砵蘭街的薯仔沙律(下)

第19章 - 夏晨....妳竟然是.....

一個月後。
「這款義肢是最新款的,德國製造,完全照着病人的需要度身訂製。」職員向我介紹時,遞一份簡介給我。
「我上網見過這個……」若楠說:「評價不錯,好多運動員都用。」
「係呀!穿上後還可以跑步、打哥爾夫、完全無問題。」職員補充。
「一定要最好。」我說。「價錢貴一點都可以。」
「這個已經是一般義肢中最好的,除非病人打算參加奧運,否則這個已經非常適合了。」
我望着那張小冊子上的介紹,上面有個外國男人腳上就是穿戴着這款義肢,他左右各牽着一對男女小孩,他們笑得很燦爛、很幸福地在一塊草地上走過。
這是我看過最諷刺的畫面,有人會因為擁有一隻最新款的義肢而覺得很幸福嗎?我想起父親知道自己沒有了一條腿的那個畫面,就覺得無比難過。

但出乎我預料之外,他沒有大發雷霆地質問是誰讓醫生切掉他的右腿,可能是他也知道這次意外的嚴重性,可以救回一命已經相當好彩了,所以也沒有對自己變了傷殘而太過難過。
但他還是有一件事堅持。
「我不要坐輪椅!」他很肯定的說。
我們沒有在這點上爭議,不坐輪椅便用義肢吧!這點我完全明白,我父親好聽是個硬漢,其實是個老粗,他是不想讓街坊看見他現在變了「跛佬」,起碼也可以靠一雙腿走路。

這個月以來,快餐店的事全靠火輪,阿彪出了意外之後,收購集團找來另一個姓陳的人負責賠償談判。可能他聽說我們以前是黑社會吧!他一出現便找來一個社團叔父,叔父自稱叫「虎哥」還是「夫哥」,我也想不起了,他一邊說大家都是江湖中人,又說大家出來搵食,又說大家俾下面,又說認識我們以前大佬……
火輪沒有理會他,只是隨便向姓陳的提高一下賠償價錢便接受了,那個叔父還以為是自己功勞,說砵蘭街沒有人不認識他。
但其實他的名字,我和火輪從來沒有聽過。

簽了合約之後,限時一個月要「交吉」,『風火輪』在砵蘭街只出現了兩年零三個月。

辦完手續,離開律師樓回去快餐店的時候,我跟夏晨說她要失業了。
「你不打算再開快餐店嗎?」她問。「在其它地方也可以呀!」
「很難啦!現在的租金貴得嚇死人,不是連鎖店的話,就要開藥房金行才可以交租。」
「總有租金便宜的,地方小一點也可以。」
「開快餐店再小,也得有個廚房呀!」我指指她旁邊的咖啡機。「可能要將它賣給夜冷了!」
「是這樣嗎?」她很可惜,伸手摸摸那咖啡機。
「怎樣?很怕將來遇不上像我又好人又靚仔的老闆嗎?」我想逗她笑,但其實我也笑不出來。
「不,我相信總有辦法的!」她突然又充滿信心的表情。
我不知她何來的信心,也不管她了,逕自找來一堆帳單來計數,希望能在結業前將來貨的欠數找清。

幾天後,剛剛過了午飯時段不久,大家比較清閒的時候,夏晨突然說想帶我去一個地方。
我們上了一部的士,去到尖沙咀一個新落成的商場,我跟着她進去。
「妳想請我食飯?」我問。
「嗯,一陣你就知。」她故作神秘。
「喂!等等……」我拉着她。「妳不是想拒絕男仔追求,而要我扮作妳男朋友那種吧!」
「你不要亂想啦!」她甩開我的手,逕自上了自動電梯。
這個商場很華麗雅緻,大部份是連鎖集團品牌,偶爾有些帶點格調的小店,賣的都是高消費精品。
「妳好,夏小姐。」我們來到一間空置的商舖前面,已經有位穿整齊西裝的職員在等我們。
「先生你好!」那男人向我伸出右手。「我是這商場的租務經理,我姓楊,也可以叫我Eddie。」

租務經理?

我想,我大約知道發生甚麼事了。
「我們自己先看一下,可以嗎?」夏晨對Eddie經理說。
「可以,當然可以。」Eddie推開那間「吉舖」的玻璃門,之後便站在外面,讓我們自己看個夠。
「風哥,你來過這商場嗎?」夏晨把燈亮了後問我。
「未……好像才開了不久吧!」我打量了一下,千多呎的地方,四幅白色牆,有水喉位,沒有其它了。
「這裡有幾間西餐廳,樓上有酒樓,也有泰國菜的,賣甜品的也有。」她似乎做足功課。
「賣咖啡呢?」
「暫時沒有。」
「是嗎?那就很適合妳啦!但是……租金應該不便宜吧!」
「這個……」
「妳打算一個人獨資?」我問。
「嗯?」
「還是會跟朋友夾份呢?開始創業時,還是跟朋友合資比較好,可以減輕一點負擔。」
「這個……」
「但記住要找信得過的朋友呀!否則因財失義,隨時連朋友都無得做。」
「不……不是……」
「不是?那就是妳一個人做老闆?投資可不小呀!看不出原來妳是個小富婆!要請人整沙律嗎?我就快失業啦,既然大家咁熟,人工收平少少啦!哈哈……」
「不是這樣的!」
「下?」

「我是幫你找的!」

「甚麼?」我被她這句話嚇倒了。
「這間舖,很適合你重開快餐店。」她很認真。
我想不到她竟然替我找來這樣的舖位!但我如何可以在這裡開『風火輪』呢?「夏晨,妳的好意,我心領啦!我開的是快餐店,賣雞髀豬扒牛腩飯,這裡一個月要多少錢租?二十萬?三十萬?我要弄多少份薯仔沙律才可以夠交租呢?」
「這個……不是問題!」
「錢就是很大問題。」我不知道她懂不懂做生意,但空有一番熱誠是沒有用的,而且因為父親的意外,我在經濟上已經增加了負擔,這樣的舖位根本不適合我。
「租金可以相量的。」她還是不明白。
「相量?這種大商場如何商量?」我索性打開門,叫那個Eddie進來。「呀經理先生,這個舖位可以月租八萬給我嗎?」
Eddie由原本滿臉笑容,但一聽到我這句話就像看到外星人一樣,整個人不懂反應。
「先生……」他看看夏晨,又望望我。「如果夏小姐對這個舖位有興趣的話……公司會以VIP待遇租給夏小姐的。」
我聽得一頭霧水,問:「甚麼VIP?」
「夏小姐就是我們的VIP。」經理很認真。
一時間,我們三人之間的氣氛很凝重,我好像忽略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我問夏晨:「妳是不是有甚麼還要對我說呢?」

「這商場……」她深吸一口氣,再說:「是我Daddy公司的物業,我Daddy是夏千陽。」
「夏…千…陽?」這次輪到我深吸一口氣,再問:「妳係指那個有錢佬、香港四大富豪、夏陽集團的大老闆……夏千陽?」
她點點頭,Eddie也點點頭。

在香港,差不多每五個大型屋苑或商場,就有一個是屬於夏陽集團。如果給傳媒知道夏千陽個女竟然每日出入砵蘭街,還要在一間快餐店冲咖啡,每月賺九千八百元人工,加上不定時被兩個廚房佬偶爾「抽水」的話,我相信一定是頭條新聞。
「點解?點解妳還要來快餐店打工?」我很疑惑。
「風哥,我們可以坐低慢慢傾嗎?」她以一張很誠懇的臉問我。

待續..............

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