砵蘭街的薯仔沙律(上)

第30章 - 大家都愛脫清光的李麗珍

當我決定減少與Tony合作之後,便着手發展模特兒業務。
公司派人在旺角、尖沙咀、銅鑼灣一帶充當星探,找一些打扮夠In又愛發明星夢的少女入行。
我知道有人會以介紹拍廣告為名,騙財為實,那些少女往往被游說付一大筆錢去上甚麼化妝班或Catwalk班,但卻永遠沒有拍廣告的機會。
有更無良的是安排她們拍些雜誌硬照,但卻扣起她們的人工,還說甚麼狗屁經驗比金錢更重要的廢話,有少女甚至被騙財騙色更不在話下。
但這不是我烈風的Style。
我可以預見大陸的娛樂場所必然像雨後春筍般發展,反之,香港的夜總會與卡啦OK卻進入樽頸位置,經過一輪倒閉潮之後,可能只剩下幾間大集團旗下的業務可以生存。
尋求出路是唯一生存王道,正行的模特兒公司,我認為有利可圖。
首先,未必每個女仔願意做雞,但每個女仔都必定貪靚。
對,只要妳「貪」,便是我的目標,我會盡力滿足妳的貪念,我大膽要求朗哥重本投資,在銅鑼灣一級寫字樓開設公司,在雜誌賣跨頁廣告,在商場辦招聘會,請來一級化妝師阿Ding與星級髮型師King Robinson替我們的Model化妝Set頭。
火輪聽到投資金額也嚇一跳,但我對朗哥講,這是背水一戰,如果隨便開一間公司的話,我們只是千千萬萬間模特兒公司之一,不出幾個月只會倒閉收場。我們要做,就做同行最Top,這才可以先聲奪人。
事實証明我沒有錯,我們打破了模特兒以往高高在上不可親近的形像,我們專門挑選十幾歲的少女Model,攻佔了年青人市場,雜誌開始留意這批少女新力軍,這些女孩子不像從前般賣校園feel,走純情路線。反而個個肯博肯露,半邊波、露乳溝是指定動作,有些急於成名的甚至飛釘走Bra漏奶,連我也佩服她們的進取心。
公司成功引起話題,在同行中突圍而出,我、火輪與朗哥當然賺了不少,但正所謂:槍打出頭鳥。已經有人對我們恨得牙癢癢了……
「我們是淫審處的調查主任,請問邊位是負責人?」
一天,有一男一女西裝友上來模特兒公司找負責人,朗哥是幕後金主,當然不會露面,這些事務當然由我去應付。
他們說是收到投訴,懷疑我們公司涉及出售色情雜誌,所以上來調查。我聽落就覺得好笑,我一向都是攪色情活動,何來甚麼色情雜誌?我會去影龍虎豹?
瞎鬧了半天,拿走了幾張Model的照片算是交差,我當時以為只是幾張泳衣照片,有甚麼大不了?也沒放在心上,怎知幾天後的早上,我在床上收到火輪的電話,叫我落街買份報紙。
「模特兒公司掛『模』頭賣『裸』肉,天X星被淫審處調查」
這個標題低下,還附有我們公司的大堂照片。以我所知我們旗下的Model最多也只是露下波罅,拋下波皮,未去到話要拍露點相,應該都是記者佬炒作居多。火輪說這件事一定有人存心整蠱,但天大地大,怎知是誰人所為?
但還是成語用得好!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新聞一出之後,我們還在擔心朗哥會有何反應之時,我們公司的名字一夜間傳遍整個娛樂圈,報紙雜誌爭着上公司訪問,連電視新聞也見到公司的名字。
我認為這是個難得的機會不用錢又可以賣廣告,全部來者不拒,還讓記者即場訪問我們的少女Model,澄清有沒有拍甚麼淫照。
整整一個星期,我們公司的名字與Model的照片都填滿了A1與C1版。
迎接二千年新世紀,我顛覆了全香港人的道德標準與娛樂圈的生態,從前一個新女孩要入行,最穩陣當然是走玉女形像,鄰家女孩的Feel。
但我撕破了大家的假面具,從前大家愛純情的周慧敏,但更加愛露半球的周慧敏,我們愛可愛的李麗珍,但更加愛拍三級片脫清光的李麗珍。
說穿了男人就是咸濕沒甚麼值得避忌,我見了十年咸濕佬,佔了一半以上是醫生律師教師寫字樓文員大學生好老公好爸爸。
我尊敬他們的專業,也跟很多客人成了朋友,所以那些愛純情的假道學我早看穿了,有那個男人不愛波?一雙大腿中間,無數英雄競折腰。
連補習教師都要賣靚樣的今天,Model要紅得比人快,當然要出位,露小小罅算甚麼?一時間,我們公司的Model搶盡風頭,每天也有人要求加入我們公司,一個過萬元的化妝Course,火速額滿。
我們的Model開始上電視節目、拍電影、拍廣告,公司每月收入過百萬。
「錢來錢去,到老一場空…..」一日,火輪食飯時跟我說:「有沒有想過投資點甚麼,為BB將來打算一下……」

待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