砵蘭街的薯仔沙律(上)

第10章 - 情若無花不結果

自從那次一分鐘事件之後,我和阿菲之間那無形的冷冷的隔膜消失了。
但我沒有像以往對付那些潛質PR般對待她,沒有猛在她身上用錢,沒有送她手袋首飾,因為直覺同我講,阿菲跟那些女孩不同,對付她要用另一種方法。

火輪除了跟我說過,這世界有女孩天生是做雞材料的「原雞論」之外,也說過有些女孩是後天發掘出來的。
在這一點觀念上,我的想法一直跟師傅有分歧,我仍然相信這世界上的每個女孩每個也希望自己是白雪公主,有個很富有的爸爸,有個很疼愛自己的媽媽,可以穿靚衫着靚鞋,睡在又大又軟的粉紅色床褥上,擁有吃極不肥的24吋腰,怎樣也不會黑的皮膚,有個很靚仔很有錢很愛自己的老公……
對,這當然只有童話故事才會存在,但我們少時候,誰不相信童話故事呢?
一個女孩由憧憬自己是個白雪公主,到有天要張開大腿來賺錢,我認為不能簡單說一句「佢天生就做雞」來解釋一切。
就正如Amy,如果她沒有這樣的家庭,她會踏上這一條路嗎?
我會認識到她,甚至跟她做愛嗎?
我覺得這一切的安排除了是命運,也是緣份。

我相信阿菲不是個天生的PR,但人總是自私的,我知道如果她肯做的話,一定是個高鐘明星級PR,這對我這個剛剛替朗哥做事的姑爺仔來說,絕對是「省招牌」之作。
我很需要她做我烈風旗下的首席PR。

只可惜師傅除了教我用錢去打動女孩之外,沒有另外教我一些浪漫方法。那個時候我看很多港漫,其中一本很受女孩歡迎的叫「情若無花不結果」,都是些老老土土的情情愛愛故事,公司的小姐很喜歡看,可能是因為現實得不到的東西,想在漫畫故事中找到吧!
我在卡啦OK的休息室找到很多本,想在裡面找一、兩個追女仔橋段,用在阿菲身上。我問一個女孩,通常喜歡男仔穿成怎樣去約會,她揭了幾頁漫畫,然後指着一頁對我說:「着成咁啦!斯斯文文。」

那天我穿了一套白色西裝,買了一打紅玫瑰出現在波士頓門口。
「風哥!你今日做新郎呀?」周老闆—見我就問。
「Fashion嘅嘢,你識條鐵咩?」 我沒空跟他說,只想找阿菲。
「她去送外賣呀!」周老闆說。
「下!她不是只送我的外賣嗎?」
「她說自己要送,我也沒辦法!」
就這樣,我像個新郎哥般站在波士頓門口二十分鐘後,見到阿菲出現。
「你…….」她正想開聲。
「不用問,我是等妳的,老闆說妳可以收工了。」
「但……我有地方要去!」
她要去的地方,我猜一百次也不會猜得到---香港公開大學。
「我不知道,原來妳是個大學生。」我和她上了一架小巴,在小巴上我問她。
「也不算是……是一些文憑課程,畢業了才有証書。」
「妳讀甚麼?」
「社工。」
「那也算大學生呀!」
「嗯….. 你今天有地方去?」
「就是找妳啦。」
「那為甚麼穿成這樣?」
「《情惹無花不結果》!」
「下?」
「不要說了,被人整蠱。」
「不是呀,幾斯文呀,好過你平日那樣着。」
「真的?」
「真的。」
那—刻,我內心出現了一種奇怪感覺,彷彿真有機會跟阿菲拍拖一樣,但我很快要自己清醒過來,因為我想起火輪說過的姑爺仔第一天條。

來到學校門口,她將那一打紅玫瑰交回給我。
「返學不方便帶着它們。」她說。
「如果我知道妳要返學的話,我會買曲奇餅的。」
她笑笑便轉身走進學校,有幾個可能是她的同學見到我,低頭細聲講大聲笑。
我正想將那些玫瑰掉進垃圾筒,然後回家換衫之際,阿菲叫了我一聲。
「喂!」
「怎樣?」
「你等我呀!兩個鐘頭後我就落堂,我不想你浪費了那些玫瑰和你的西裝。」

結果,我就這樣去到旺角一間遊戲機中心打了兩個鐘頭機,期間被所有人當是傻佬。
我終於明白火輪為甚麼叫我直接用錢打動女孩的心了!
我回到學校門口時,阿菲已在那裡等我。
她接過那些花後,問:「講真,你試過幾多次?」
「甚麼幾多次?」
她舉起那些玫瑰,說:「就是送花這回事!」
「第一次,亦是最後一次。」我當時是認真的,果然,也真是最後一次。
「多謝!」她輕輕的笑了一下,我知道那是真心的道謝。

那晚之後,我有時間的話,也會接她往吃晚飯或返學,有次吃完飯,跟她往廟街一帶閒逛時,我好奇問她讀社工究竟即是讀甚麼,有書讀的嗎?她就從自己的袋內找了一些筆記簿給我看,但我對這些沒興趣,反而被其中一本封面有隻貓圖畫的書吸引。
「這是甚麼書?」我拿上手看,我見到封面寫上三個字《我是貓》。
「是夏目漱石的《我是貓》。」
「夏目漱石?男人?日本人?」我除了一堆日本AV女孩的名字比較熟悉之外,男人名就只聽過近藤真彥。
「嗯,他以一隻貓的角度,來看人間很多以為很自然卻很荒謬的事。」
「例如呢?」我問。
「例如…..」她接過那本書後說:「例如一個外賣妹,卻想讀書做社工,將來可以幫到人。」
「這不算荒謬。」
「你真的認為有可能?」她第一次很認真望着我問:「她只是一間快餐店的外賣妹!」
「更加荒謬的事我也見過,而且,我還知道這間快餐店的薯仔沙律很好吃。」
我倆都笑了。
「你想同我上床?」她突然這樣問。
「下?」我反應不來。
「就這裡吧!」她捉着我的手,然後走進一間時鐘酒店。
這裡我很熟悉,已跟很多女孩來過,但被一個女孩帶着,還是第一次。

待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