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至那天,我們不會再見

第7章 - 06

06

翌日,祈風宇陪我吃了早餐後就回家了,而我就繼續留在家裡,瀏覽各類型的招聘網站找工作。
這一個月來,我已經把求職信和履歷發到很多醫療機構,但它們好像全都石沉大海了。
香港是不是不缺營養師啊?
「唉。」我面對著電腦,默默嘆了一口氣。
怎麼辦呢,我的家人和親戚們從小到大都對我有很高的期望,一直都想我成為專業人士。在外國讀書那段日子尚算順利,拿到了營養師牌照,但誰知道這麼多年後回到香港,工作會這麼難找。
這時,我的手機響了起來,我看看屏幕,竟然是裴仲澈。
我猶豫了數秒,接聽了電話。
「喂?」
「Jodie,是我。」
「找我什麼事?」
他沈默了一會兒,「沒有,只是想跟你正式說聲對不起。」
「還是為了那件事?」
「嗯,那時的我真的是瘋了,真的很對不起。」
他的語氣聽起來很認真,不過就算他是裝出來的,說實話我已經不再那麼在意那件事了。
我深呼吸了一下,「好,我原諒你。」
他似乎有點驚訝,「真的?」
「雖然有點尷尬,但都過了那麼多年了就算吧。」我道。
「謝謝你。」
我們都靜默了一會兒。。。
最後裴仲澈打破了沈默,「你最近還好嗎?找到工作了嗎?」
我不好意思地回答:「還未找到。。。」
「你大學讀什麼學系?」
「營養學。」
「啊,我有親戚也是營養師,剛開了自己的營養食品公司,她最近想聘請幾個營養師幫忙。」
我喜出望外,「是嗎?」
「嗯,我可以幫你聯絡一下。」
「謝謝你啊,突然幫了我個大忙。」
「沒什麼,就當是陪罪吧。」他說。
我聽到他這麼說,還是有點尷尬,讓一切好像發生得太突然太快了。
可能他聽到我這麼久還沒回應,他接著問:「我。。。可以約你吃頓飯嗎?」
他要約我吃飯?他應該是真心想要和我修復關係的吧?
而且,他剛剛算是給了我一個工作機會,我拒絕的話好像不太好吧。
「嗯,好。」我答應了他。
「那你今晚方便嗎?」
今晚剛好沒人約我。
「可以啊,在哪裡吃?」我問。
他靜默了一會兒,然後道:「中環那裡的西班牙餐館如何?」
中環?那裡的物價很高企呢。
裴仲澈彷佛知道我的擔憂,他連忙補上一句:「放心吧,我請你。」
「哈哈,謝謝你。」我放下了心頭大石。
「那我先打電話訂位,我們約7:00好嗎?」
「好。」
然後我們便掛了線。
中環的西班牙餐廳。。。
我用電腦搜索了一下,中環有好幾間西班牙餐廳呢,不知裴仲澈指的是哪一間呢?
「叮。」手機的短訊鈴聲響起,我拿起手機,看見裴仲澈傳來的短訊。
「訂了7:00, Espuma餐廳 。」
想不到他這麼快就訂好了。
「那我們約幾點在中環等?」
「我可以來接你呀。」
我注視著屏幕,一瞬間不知道如何回應。
然後,隔了三十秒,我才輸入:「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我再補上一句:「6:45直接餐廳門口等吧?」
發送訊息後,我舒了一口氣。
對了,我應該跟祈風宇說一下。
我打了電話給他,他很快便接聽了。
「喂芊芊?」
「嗯,我今晚不跟你吃飯了,我約了中學同學。」
他靜了一兩秒,然後有點失望地道:「喔。。。我還想帶你去吃韓國燒烤呢。」
「你早點跟我說嘛。對不起。」我也有點失望了。
「沒關係,我們下次再去吧。你今晚約了誰啊?」他很快就調整好自己的情緒,有點開心地問我。
如果我說我跟別的男生出去的話,那麼他一定會生氣的。但是,如果不說,那就是隱瞞著他了。
其實我跟裴仲澈清清白白的,跟他說應該沒關係吧。
「是裴仲澈,你不認識。」我回答他。
「是男生嗎?」他問,我隱約感覺到他的醋意。
「是,不過只是朋友,還是最近因找工作才聯絡的。」我如實告訴他。
他沈默了一會兒,「你吃完飯我來接你。」
我告訴了他餐廳的地址,說差不多吃完飯打電話給他。

晚上六點五十分,我依地址到達了中環Espuma餐廳,發現裴仲澈已經在餐廳門口了。
「嗨。」我上前跟他打了個招呼。
他轉過身,他比以前高了許多,身穿整齊昂貴的西裝,讓我差點認不出他。
「嗨,很久不見。」他道,他的樣貌和微笑跟以前一樣那麼好看。
侍應隨即帶了我們去我們的座位。
我們坐的位置碰巧可以依稀看見對面大廈的會議室,看見裡面有人在開會議。
我看著他們,感到有點有趣。
「在看什麼?」裴仲澈問,循我看的方向望去,然後也笑了。
「別看著他們笑了,他們這個時間還在開會很慘的。」
我反駁道:「你不是也在笑嗎?」
他把視線從窗外收回,看著我,「我在笑你。」
我反了反白眼,然後拿過餐牌閱讀起來。
「想吃什麼隨便叫吧。」他說。
我看了餐牌好一會兒,有很多食物看上去也很棒,讓我決定不了吃什麼才好。
於是我決定問對面的他:「你有什麼推薦的菜式?」
他一邊翻著餐牌,一邊說:「這個酥皮意粉是我最喜歡的,其次有牛肋骨,還有這個薄餅。」
「好,那就叫這些吧。」
「想喝什麼?要不要試一下這個特飲?」裴仲澈指著餐牌上那個很大杯的雜莓特飲問我。
我從沒看過這麼大杯的特飲,覺得十分新奇,於是便點頭同意了。

然後裴仲澈招來侍應,向他點餐後,便繼續跟我聊天。
原來他跟我一樣都是由外國回流回來香港,現在從事金融業,正在準備接手他父親的公司。
說著說著,我們的食物來到了。
每款菜式都十分精緻,讓我不禁令出手機拍照。
「想不到你也是讓手機先吃的人呢。」他見我用手機調教著不同角度為美食拍照,笑著說。
「因為這些菜式的賣相真的很美,而且很新奇,很值得拍下來留念啊。」終於為美食拍好了照片的我說。
「如果下次我們再來,可以嘗嘗別的菜式。」
下次?我看了看裴仲澈,他的眼神特別認真。
我笑了笑,然後拿起刀叉,「來,我不客氣了。」
我輕輕了帶過了話題。總不能答應他吧?
不知道為什麼,我還是對他還有點戒心,可能是太久沒見,而且又剛剛才解開了誤會。

之後的一個小時,我們一直談著在外國的生活,發現其實大家對某些事情都有相同的看法,亦了解大家在國外生活所遇到的困難。
經過這段短短的時間,我對他的戒心開始慢慢消除,不像剛剛見面那時候那麼小心眼。

最後,我們尚算愉快的吃完飯,他拿出信用卡付款後問我:「我開車送你回去?」
我不好意思的搖搖頭,道:「我男朋友來接我。」
他驚訝的瞪大了眼睛,「啊,真的?」
我紅著臉點點頭。
如果我沒看錯,他的臉上浮現了失望的表情,不過一瞬即逝。
「那好吧。我陪你到樓下。」他說。

我們乘升降機到了地面。
「你先走吧?」我對他說。
他點點頭,「好吧。」
我看著他打開私家車的門,正當他準備鑽入車內的時候,他突然轉過身,對我說:「能和你重新認識,我很高興。我們很快會再見的。」
我聽了,心裡有種說不出口的感覺。
我微笑著回應:「我也是。」
他滿意的笑了笑,向我揮了揮手,「拜拜。」
「拜拜。」
他上了私家車,然後便駛離了。
我看著他的車逐漸消失在視線內,直至完全消失,然後舒了一口氣。

「芊芊!」過了不久,祈風宇出現了。
我招了招手。
「你等了很久?」他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
我搖了搖頭,上前牽起他的手,「五分鐘罷了。」
「那個男生呢?他留下你站在這裡等我?」他問。
我不解,「不然呢?你想見到他嗎?」
「我當然要見見他啊,因為他好歹也約了我的女朋友出來。」他皺著眉頭說。
我忍俊不禁,挽緊他的手臂,「他真的是很普通的朋友啦。」
看到他的臉上回復了笑容,我便放心了。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