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之夢

第36章 - 三十五

       忐忑不安確切地浮現馬澤霖的臉上,在Joey的記憶中,好像只見過一次。那年,屬於高中時期,與同校的馬澤霖既是好友、亦是沙灘排球校隊的成員,印象中,那天回到學校,遇上她時,憂鬱已毫不掩飾在她黝黑的臉龐上綻放,直至去到課餘的沙排活動,也沒有半分褪去的跡象。

       Joey憶起,當時還發生一段小插曲,有兩個和自己差不多年齡的女生,突然出現校隊操練的沙灘上,指名要挑戰Grace,而她,自然爽快答允,並將所有不快情緒,全不留情宣泄落那兩女生的身上......

       還記得,給人感覺高不可攀的Grace,於賽後竟找上自己,到她家裡傾訴失戀的事,或許,是因為那場小插曲,剛好和她組成一隊,敗得那兩挑戰者無地自容吧。

       除了那次失去初戀的事件外,Joey在往後,也沒從她臉上察覺憂愁,卻料不到,今天這刻,竟再次目睹這種讓人擔憂的神情,而且還要在不相干的人面前,完美地表露出來......

       [Grace,有心煩的事嗎?]對麥雄來說,這是給馬澤霖弄清誰是掌權人的時機 : [妳說出來聽聽,或者我可以幫上忙,始終南島這裡最大的,是我。]

       馬澤霖挑起眉,冷靜如昔 : [也沒甚麼,可能南島女神是我偶像一事,傳遍千里,最近竟有人向我兜售一份身體檢測報告,聲稱是南島女神的,還索價不菲......]

       聽到這番話,麥雄的臉色竟一沉,旁邊剛拿起酒杯的麥家長子,更似是震動了一下,杯裡的紅葡萄酒搖晃起來。

       [葉斯醫生。]馬澤霖瞄向麥紹文,嘴角旁露出梨渦 : [來兜售的人,說是他的女兒。]

       忽然,坐在Joey身旁的女律師,站起來,俯視斜旁的麥雄,並說 : [葉斯醫生,正是家父。]

       驚訝的神色,在麥雄的臉上稍縱即逝,而麥紹文則滿面詫異,看向Wing Ip,顯然他沒有父親這麼老練。

       Wing笑了一笑,正要開口再說話,那邊的佑叔已搶先喊問 : [冰冰的檢測報告?馬小姐,這......究竟是甚麼一回事?]

       他知道擺放微型攝錄機這事,不能在其他人面前提起,但關於過逝女兒的身體檢測報告,卻在此刻才聞聽。

       馬澤霖的眸子滑到尾角,瞄了旁邊的昕喬一眼,然後看向佑叔 : [陳先生,我只知是一份報告,內容沒有閱覽過,不如讓負責這份報告的醫生-----他的女兒說給你知。]

       佑叔眨了眨眼,定定的看着昕喬,禁不住問 : [妳......是一早已知道?]

       昕喬沒有望向父親,只是一貫的作風,低頭沉默不語。

       目睹女兒這種神態,答案已呼之欲出,此刻佑叔的心底,似是被搗成片碎,撕裂的感覺,終令他清楚明白,原來她對自己的憎恨,竟如此的深,彷彿置身漆黑的海洋裡,看不清盡頭,深不可測。

       [我爸爸......]Wing清了清嗓子,說 : [是當年南島女神最後奪魁,那屆世界巡迴盃的禁藥突擊檢測團裡,其中的主管醫生......]

       猝然,她轉身移離餐桌,並在眾人背後邊行邊說 : [而我賣給Grace那份報告,正是爸爸當年在賽後,替南島女神檢查身體的原本那一份......]

       甚麼?昕喬心中一凜,感到不安,抬起頭盯着正步過來的Wing,顫聲 : [那報告,不是得一份嗎?甚麼叫原本那份......]

       Wing來到她與佑叔倆身後站定,托了托臉上的眼鏡,續道 : [當年,爸爸將本屬南島女神的身體檢藥報告,與那時另一隊中某位的互換掉......]

       [妳說甚麼?]昕喬整個身挪轉後,震驚得難以置信。

       [被換去的......]Wing的視線,沒放向昕喬,而是落在她旁邊抖動的脊背上 : [是當時與南島女神和馬太競爭冠軍盃的星洲隊,隊中那位國寶級沙排球手,外號虎獅擊的饒淑萍那一份。]

       饒淑萍,女性,星加坡華僑,沙灘排球殿堂級人物,以躍身重擊發球及扣球聞名,其球速之快、力量之強,每每令對手如遇上猛獸般,不能抵擋,因而有虎獅擊的雅號......

       她是星洲三大國寶之一,但,亦是星洲之恥,因為在南島女神最後奪冠那一場賽事,她被驗出血液裡,有禁藥成分......

       令國民更唾棄的,是那一屆,她吃了違禁藥,竟還要敗給對手!

       [妳不要胡說......]昕喬根本不相信這些話,但奇怪的,身體竟有發軟的感覺 : [吃禁藥是那個饒淑萍,不是我姊姊......不是我姊姊......]

       目見昕喬的境況,坐在她斜對面的沈陽,掀出憐香惜玉之心,忍不住說 : [無憑無據,葉小姐妳不要信口......]

       倏忽,他住了口!因他想到,那份原本的藥物檢測報告......若不是真有其事,馬澤霖又怎會拿出來說?但......為何要在晚膳上提出?而不在私底下交給小喬?想到這裡,他不禁瞄向麥雄......

       難道南島女神的死,真的和他有關?

       感到被沈陽盯住,但麥雄沒放上心,更似在享受不夠格的紅酒,一臉事不關己的模樣,然而那瞇起來的眼睛,卻是牢牢注視眼前的馬澤霖-----好一個慧黠厲害的女人,但脫光所有衣服後,還不是任由男人馳騎馴服的蕩娃!

       靠向Joey耳旁說話的馬澤霖,心思仍在康嵐那兒,沒去為意對面射過來的淫褻目光 :  [Joey,我還是有點擔心師父,妳可不可以幫我去外面沙灘,看看她仍在不在?]

       Joey點了點頭,輕聲說 : [放心,若沙灘上不見,我撥電給她,然後約她一起回酒店。]

       馬澤霖展露感激眼神,Joey微微一笑後,站起身準備離席,卻同時,那邊的佑叔亦直了起來,身體在哆嗦,語氣帶點激動 : [夠了,我不想聽這些誣衊我女兒的謊話,逝者已矣,過去的就讓它過去,不要再提......]

       [對,這些往事提來幹麼?]放下酒杯的麥雄,凝視着馬澤霖的嘴巴,舔了舔唇,說 : [Grace,我應承妳,這姓沈的喜歡留在南島到何時,也沒問題,絕不會再有人敢去騷擾他......]

       踏出了食館的Joey,最後聽到的,是麥雄這句話。已沒去細聽屋裡的對白,她跳落幼沙上,環顧沙灘一遍,卻看不到任何一個人影,正欲掏出手提電話,打給康嵐之際,卻無意瞥見不遠處的沙排場地,其附近的沙地上,好像有些衣物在擱置......

       好奇心驅使下,她朝着那些懷疑是衣物的東西步去。

       漸漸接近,Joey確定,沙地上那數塊布料,真的是一些衣服,而且,還有一雙高跟涼鞋......

       狺狺......狺狺......倏然,狗隻的吠叫聲從遠而至......

       Joey沿聲看去,不禁笑了起來,衝奔過來的,正是之前那尾發情的柴犬。

 

       待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