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之夢

第34章 - 三十三

       天空上,被淹沒的星光藏匿了閃爍,黑沉沉一望無際,雖有遼闊的海浪,優雅地哼唱悅耳的旋律,但隨風撲來的寒意,仍帶有孑然無倚的寂靜。

       對康嵐來說,這種孤獨感,更多來自那求助無門的恐懼......

       在前頭信步而行的麥家孻子,陡然停下,轉過身的他,笑着向後面的康嵐問 : [嵐姐姐,為甚麼?]

       抱緊胸的康嵐,低着頭,亦停下腳步,沒有作出任何回應,只是全身在發抖。

       麥家祺朝她步去,並再問 : [嵐姐姐,為甚麼妳要傳那段片給我?]

       垂下首的康嵐,感到他回了身,驚恐得立即往後退去,顫聲喃喃 : [不要過來......]

       [我不明白。]麥家褀乖乖停定,沒有強行 : [妳既如此害怕,為何又要伴隨同行?又傳送了這些私藏給我觀看......嵐姐姐,妳究竟想怎樣?]

       [我......我......]康嵐囁囁嚅嚅,那因由,根本無法啟齒。

       走出食館後,麥家祺不是去尋找別處進餐的地方,而是要康嵐陪同到沙灘上。在海浪前來又後去的音色中,倆人在幼沙上漸行漸遠,當寂寥的感覺籠罩時,失魂落魄的康嵐,才醒覺沙灘上是杳無人蹤......

       已懼怕繩索的她,湧回警戒心,卻又不敢徑自離開,只有悄悄放慢步伐,疑神疑鬼地拉遠和麥家褀的同行距離......

       [嵐姐姐......]麥家祺回返身,望向前面不遠處,說 : [小時候,我最喜歡的,就是看妳和冰姐姐,在那裡打沙灘排球。]

       康嵐抬起頭,目見兩根標誌竿豎立在前方,隨即驚覺,原來不知不覺間,已步到從前打沙排、並用作比賽的場地處......

       瞬間,一生最愉快的時光回憶湧現!在那場地,與摯友互相鼓勵、扶持,彼此孕出靈犀的信任,在每場比賽中合作無間,共同揮灑汗水,努力追逐青春的夢想......

       那時,真美好。直至冰冰自殺死去,一切也完......

       想到,破壞這些所有的元兇,原來就是自己,康嵐的淚水,不自覺的,從兩邊眼角,迅速地湧出淌下......

       倏忽,從朦朧淚眼中,瞥見場地旁,那些層層排列的石級,有一男一女,如情侶般依偎坐在最底的一行上......

       康嵐登時駭得雙腿發軟,牙關在劇烈打震......啊啊!是那對可怖的流氓情侶呀!

       [麥二少,這麼巧啊......]那邊的豪哥,已在揮手喊叫 : [同女朋友來沙灘溫馨漫步呀?]

       麥家祺沒有理睬他,回身對康嵐說 : [那傢伙很討厭,嵐姐姐,我們走,一起去吃飯......]

       卻目睹她淚眼婆娑,而且滿臉煞白,盡是惶恐不安的神色,不禁吃了一驚 : [嵐姐姐,妳怎麼了?沒......沒有事吧?]

       這時候,突然有訊息傳來的聲音響出來,康嵐被嚇得渾身一震,自然反應按到放了手提電話的褲袋上......

       不是自己的發出......她目睹,麥家祺拿出了手提電話在看,那臉容,漸漸地變得繃緊......

       [他......]麥家祺抬起頭,睜大眼瞪着康嵐,語氣充滿不確定 : [他傳了......妳之前傳送給我的那段片......過來......]

       康嵐還未作出反應,豪哥的聲音已咫尺傳來 : [二少,喜歡這段色情片嘛?]

       麥家祺回身,臉上滿是狐疑的表情,看着差不多來到身旁的兩人,戰戰兢兢地問 : [你......你為何會有......]

       [是頭淫婦給我的......]當二人步到他旁邊時,說話中的豪哥忽然誇張地訝叫 : [哎呀?就是她!那頭淫婦就是她呀!]

       挽着豪哥的Queen,捂了嘴配合那段話似的 : [真的是她!引誘我男朋友去酒店愛愛的淫婦......]

       頓了一頓後,望向麥家祺,驚奇詢問 : [竟然是二少......你的女朋友?]

       這消息,似乎來得太震撼!麥家祺睜圓眼,再次回返身,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怔怔的盯住康嵐在看......

       目見那瞠視過來的眼光,康嵐全身不受控的抖過不停,費解的,是腦海裡,此時竟浮出被侵犯的過程......那時,漆黑一片,不能視物,只靠想像,去幻想任何人......

       Queen的陳述,又再傳來 : [她啊,那些淫水氾濫成災,弄到床單一片狼藉,還要阿豪連續幹她兩次,才心滿意足......]

       [呀呀呀!!!]康嵐雙手抱着頭,蹲下身,哭泣嚎叫 : [不要講......嗚嗚......求妳不要再講......]

       為甚麼......為甚麼那時......會覺得興奮?抱頭痛哭的她,感覺自己十分骯髒,正如那對流氓所說,自己徹頭徹尾......就是一頭淫婦!

       嚎哭中,康嵐透過淚花,乍見一雙腳立了在面前,隨即感到頭頂一下痛楚,整個人被猛力拽起,並聽到惡魔的嗓音在耳旁響出 : [淫婦,我數三聲,把上身的衣服全脫掉,否則,後果自負。]

       甚麼?髮頂被拉扯而痛極的康嵐,情緒仍未平復,頭腦還在思考發生何事,已聽見惡魔開始倒數 : [三!]

       康嵐注意到,前面不遠處的麥家祺......和他旁邊正訕笑的Queen,同時,她又聽到 : [二!]

       想起來了!若不遵從這對情侶的命令,那些被攝錄的污穢醜事,就會傳送出去......

       [一!]

       康嵐駭得花容失色,失聲尖叫 : [脫!我現在脫!]

       [好!]豪哥放開髮絲,推了她上前,笑着吩咐 : [賤淫婦,開始表演。]

       於敞地的沙灘上,要在其他人前卸脫衣裝,垂頭闔眼的康嵐,不停地飲泣,那雙抓到衫底的手,不止顫震,遲遲不作捲衣行動......

       [明白了。]如鬼魅的豪哥,又再威嚇 : [原來妳喜歡淫事傳千里,嘿嘿,那就先讓妳家婆鑑賞一下......]

       [不呀!我脫!]驚恐不堪的康嵐,咬一咬牙,迅速把衣衫捋起,越過頭顱脫下。

       那邊的麥家祺,看得目定口呆,而在他身旁的Queen,猝然全身靠落,並把手按到他的前褲襠上,輕聲細語 : [嗯,二少,只是解去上衣,你就這麼興奮啦?]

       脹大隆起的位置,被指尖輕柔地來回撫摸,那微微壓下的觸感,縱有布料作隔阻,還是令其主人,湧出難以抑制的興奮,加上臂膀導來的軟綿感覺......

       這一切一切,血氣方剛的麥家祺,根本抵抗不了,但將這些無限放大的,是眼前的康嵐,於髮絲散亂下,在幹着那一邊解脫乳罩、一邊以手儘量遮掩胸脯的動作......

       吁......很想......與嵐姐姐交合......

       [想征服這淫婦嗎?]彷彿洞悉了一切,Queen在他耳窩上呵氣 : [麥家二少,不要裝模作樣啦,快些過去表演吧!]

       充滿挑逗性的說話,弄得麥家祺面紅耳赤,然而在片刻後,他悠然掀起嘴角,低聲喃喃 : [騷貨。]

       接着輕輕地掙開Queen的束縛,朝向已凋落的太陽花,開步邁去。

 

       待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