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之夢

第27章 - 二十六

       創辦於六十年代的駿馬集團,早期業務已是以地產為主,到了七零時代,社會發展日趨繁榮,住宅需求更達至前所未有的高峰,適逢集團的掌舵家族,出現了一位出類拔萃的人物,成為家族裡第二代掌舵人,即現任集團主席馬俊雲。

       當年他憑藉獨到的眼光,與其時城中最大家族駱氏合作,盡投得鐵路沿線所有車站上蓋的物業發展權,隨後駿馬集團,亦因此役而令業務進入公司上市以來,最燦爛輝煌的時期,更奠定了馬氏於城中的顯赫地位,繼駱氏後,另一家被冠上"藍血"的名門望族。

       馬氏家族的名頭太響亮,城中各處根本只有巴結的意圖,那有人敢於太歲頭上動土?就連專橫跋扈的豪哥,此刻也不太相信,自己竟能親眼欣賞,綽號太陽花、以高雅端莊聞名的馬家媳婦......那段無可挑剔的婀娜胴體......

       [停......不要......]被蒙上眼罩的康嵐,不斷扭動平躺床上的身軀,冀擺脫胯下兩腿間,那些因舔舐,而襲來的癢酥......

       但奈何感到一雙大腿,分別向兩旁被展開壓緊,往上移卻碰到床頭片,雙手又遭反後銬鎖......絕望的感覺,終令她失聲哭求 : [放開我......求你......]

       這時,康嵐感到頭旁的床沿沉下,隨之而來,就是乳房被搓揉的觸感......

       [停......不......]駭得竭力掙扎的她,在喊叫的同時,猝然左邊耳窩傳來,被物件堵塞的感覺.....

       右邊被堵塞前,她聽見豪哥的命令,在臉上方發出 : [淫婦,聽住啊,沒我批准,不可掛線,否則接聽電話的人,就會知道妳的荒淫醜事!]

       是接通電話的聲音......剛醒覺的時候,聲音已然消失,換來的,康嵐聽到,是來自那熟悉、但此刻不敢面對的人 : [嵐,怎麼了?掛念我嗎?]

       瞬間,整個人彷彿定止了下來,康嵐的腦海空白一片,然而心臟......竟不受控的,劇烈的跳動不停......

       電話另一邊,又再傳來 : [唔?嵐,妳幹麼不發聲?沒事吧?]

       驀然間,像是糗事快被揭破,康嵐立圖掩飾 : [峰,沒事......我......啊......]

       猛地,一下酥麻的快感從下導來,這突如其來的刺激,令得她禁不住呻吟了出來......同時間,被搓捏的胸脯,竟湧出漸漸膨脹的感覺......

       [嵐,妳是不是不舒服?]那邊丈夫關切的語氣,完全把她心內那股羞恥,推上了巔峰。

       [我......掛念你,唔......]不能被丈夫發覺自己的淫穢,卻又不可掛線,康嵐在不敢胡亂掙扎的狀況下,抵受身心帶來的刺激 : [陪我......聊一會......]

       這時,傳來酥麻興奮的位置,感到被不止的打圈舔弄,同時,丈夫的聲音不斷遊走耳窩裡,眼睛被遮蔽的她,於黑暗中,逐漸看到一抹身影......是教練......

       心頭震驚莫名,她不能接受,此時此刻,自己腦裡所思的,竟是他......難道......自己真的是一頭淫婦嗎?

       [嘻嘻......]把頭伏在康嵐的兩腿間,不停把玩那敏感帶的Queen,昂起首笑說 : [她開始興奮,有反應啦!快把攝錄機遞來......]

      站在床邊旁拍錄一切的豪哥,立刻走到床尾處,然後將手中的攝錄機,移到Queen的頭旁,鏡頭近距離對向那微微濕潤的地方......

       Queen的手,恣意在女性最敏感的位置撫弄,她務必要把這淫婦隱藏的秘石,於鏡頭前,徹底的勃露出來。

       沒有被緊壓的雙腿,已失去抗禦的動力,只在隨着揉搓的刺激,無目的晃晃悠悠,慢慢地,充斥淫慾氛圍的房間,響起了清亮的撥水聲。

       [操妳娘!]把整個過程錄下的豪哥,抬眼看向前方,語氣竟充滿懇誠 : [這賤婦真的好淫,King,我受不住啦,可以開始操她嘛?]

       在康嵐頭旁床沿上,有個戴了白色口罩的男人正坐着,那瘦削的外形,看上去似是個小伙子。他那搓揉乳峰的手,遽然兩指頭捏緊淡褐的乳尖,輕輕地來回磨蹭,並低語 : [我的夢想,在今個夏天,終於可以實現......]

       上下的敏感帶被不停刺激,沒法抵抗的康嵐,胸脯不自覺向上挺起來,腰身自然地在擺動,而與丈夫對話的語氣,已變得急促 : [收購......順利......嗯......我......]

       霍地,她感到整個人被往下拉去,繼而是左腳推上並壓下的感受......忘了自身正遭受凌辱的康嵐,瞬息之間,思維彷彿清醒回來,意會到緊隨而至將發生的事,恐懼的情緒火速籠罩全身,正想掙扎呼喊之際......

       [嵐,媽媽又催問,何時才可以抱孫......]丈夫的聲音,再次發揮提醒的作用......

       不能讓他知道,自己正與其他男人......思緒又再陷落慌亂的康嵐,完全失去了邏輯判斷,不敢造次下,任由想像中那硬物,在自己胯下濕漉的部位,隨意蹭來蹭去......

       一生中,除了年輕時,唯一那次的妄為外,其餘時間,均是循規蹈矩,專心一意愛戀丈夫一人,從沒想過,會與其他男人......康嵐越想,心裡的罪疚感越澎湃,然而羞恥的是,越是這樣想,私處那些嬌嫩肌膚,被摩擦撩弄所帶來的酥癢,竟越是強烈......

       強烈得......在咬唇約束自己不吐呻吟的她,又再聽到丈夫的說話,感覺就似是被他追迫 : [老婆,也是時候,有我們的孩子......]

       聞聽"孩子"這兩字,一下子,罪疚的意識頓時脹至極點,佔據了整個腦門,卻同時間,一股前所未有的刺激,猛然侵入,令康嵐嘗到難以抵擋的興奮,禁不住仰後輕吟 : [啊......啊......老公,我愛你......]

       在旁代為攝錄的Queen,驚奇訝異 : [哎喲,竟然叫阿豪做老公,她真的淫到不得了!]

       戴了白色口罩、被稱作King的男人,不知何時站在Queen的旁邊,瞇起一雙小眼睛,向豪哥說 : [豪,關掉電話,誣告她掛了線,然後威嚇要懲治她,把影片傳送出去,要讓她腦裡有個清晰烙印,不聽話,一定會遭受懲罰。]

       [對!對!]豪哥停下俯臥進退的動作,回頭看向King,露齒笑着 : [你這招快刀斷亂麻真了得,不容這淫婦去細想應對的方法,有了今天這段片,嘿嘿......以後想怎樣操她,甚至把她操到成了一尾母狗,也不成問題啦!]

       [今天適可而止,不要玩太久。]King開始解脫褲頭,並一邊提醒 : [不要忘記,剛才我們代她回了馬澤霖的訊息,說今晚會一同前去吃飯,所以啊,每人一次,就好走。]

       [那我呢?]Queen噘起嘴,一臉不悅 : [我沒得享受,我不依呀!]

       已脫得清光的King,輕摸她的臉,哄逗 : [乖乖錄下去,待會回到家裡,我們好好補償給妳,讓妳樂翻天。]

       [我心痛啊......]Queen竟如貓咪似的,以臉頰去磨蹭那掌心,柔聲說 : [一會離開時,你又要屈曲在行李箱裡......]

       King看一看擱在牆邊,那個同來的巨型行李箱,然後回看Queen,莞爾一笑。在這時,豪哥的高聲喝罵,倏然傳至 : [淫婦,沒我批准,竟敢掛線!]

       被蒙眼鎖手的康嵐,快到崩潰邊緣,竟哭叫解釋 : [斷了線......是斷了線......]

       臉露嘲弄笑容的豪哥,拿着她的手提電話,在屏幕上按了數下後,跟着跳離床身,讓出位置給步過來的King……

       康嵐感到有人爬回床上,隨着就是自己的雙腿被人高高托起......是那個流氓......嗎?

       心裡疑惑間,聽到豪哥的聲音,在腳那邊方向傳出 : [賤淫婦,因為妳不聽話,我已把妳那段色情片,傳送了給人啦!哈哈......]

       [甚麼?啊啊......]大驚失色的康嵐,感到再次被侵犯襲入,不禁哇然嚎叫 : [不要......啊......嗚......放了我......]

       卻這時,耳窩裡又有聲音響起......掙扎痛哭的她,定止了下來......那些熟悉的呻吟喘息聲,是屬於自己的......還有教練......

       像是覓得逃避的地方,漸漸,康嵐整個身心,投進當年那休息室裡......那刻,是太陽花一生中,最歡愉、最享受的時光......

 

       待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