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之夢

第18章 - 十七

      從沙灘步去內街盡頭,只是十多分鐘的路程,但康嵐坐在這間位於街盡頭處的茶餐廳裡,等待身在沙灘那邊的人前來,已不知過了多少個分鐘時候。

       康嵐坐着的位置,是可透過大門那一面的落地玻璃,清楚看到巷的另一邊、對向茶餐廳的那座練習教室......

       從前,她就是在那裡,和號稱南島女神的摯友,一同練習......

       美好的時光,回憶總覺短暫,悲傷的結果,縈繞卻是永恆......

       痛苦的烙印,燙在心頭上,不滅不褪!

       [阿嵐......]走到康嵐身旁的肥胖中年女人,是茶餐廳的東主 : [佑叔那個孻女,不會來啦!妳不用浪費時間等她......]

       康嵐向她微笑點頭。儘管讓人感覺是對這勸說不以為意,但流露出來的高貴氣質,還是令人不得不親近。

       肥胖女東主一屁股坐落康嵐的對面,繼續發表 : [那個小喬,於冰冰死後幾年,就離開南島,不曾回來看過佑叔一眼,這次啊,若不是為錢,相信也不會回島上!]

       不予置評的康嵐,優雅地拿起茶杯,呷了一口檸檬水,跟着問 : [小燕子,妳一直在南島上,守住發叔這間茶餐廳,難道從沒想過去市區發展嗎?]

       [當然有啦......]小燕子偏着圓滾滾的頭,一邊回憶、一邊答 : [只是每當有這想法,我就念起冰冰的話,說做人不能忘本,南島是幾代人的根,我們這一代,要守護上一代的辛勞,所以,她信誓旦旦說過,永不會離開南島,更要以自己的力量,令島上繁榮安定......]

       康嵐那對修長眼睛,閃過了一抹愧疚。記起那時候,自己也曾豪言,誓與摯友一起以沙灘排球,守護南島的繁榮......

       似是捕捉到這一閃即逝的眼神,小燕子道出安慰 : [冰冰自殺一事,不要放在心上啦,況且妳根本不是南島的人,她走了,妳要離開南島,很合情合理,沒甚麼可責怪妳。]

       [謝謝妳......]多年的鬱結,得到這番諒解,感動言謝的康嵐,卻有點欲言又止 : [只是......]

       [妳與佑叔的傳言?]肥頭大耳的小燕子,竟是觀貌察色的高手 : [哎呀,冰冰當年有同我提過,說妳喜歡佑叔已很久,她從沒有介意過,而且,妳和佑叔,是在佑嬸病逝後,才開始......]

       臉頰泛現緋紅的康嵐,聽到她繼續說 : [所以啊,南島女神的離世,與太陽花沒有任何關係,妳與冰冰,永遠都是好朋友、永遠都是南島的傳奇!]

       這位當年也算是頗親近的朋友,此時說出來的理解,竟是如此溫暖,沉靜高雅的康嵐,也差點湧出淚水 : [冰冰自殺前,曾傳了一段訊息給我......]

       小燕子一臉好奇,向前湊去,低聲問 : [她說甚麼?]

       可能是秘密藏在心底太久、又或者此刻心扉被打開,所以康嵐吸了一口氣,便毫不猶豫說 : [那晚,她傳來那段訊息,是要我好好教導昕喬,繼續將沙排發光發熱......要昕喬,成為南島女神,守護南島......]

       但......沒有做到,那時候,甚至連去實踐的意圖,也沒有......昕喬現在變成這樣,是自己的責任......而他......孤獨一人,落魄至此,絕對也是因為自己,沒把事情......說清楚......

       [其實啊......]這時,小燕子說出頗震驚的話 : [冰冰割腕自盡前一晚,我是有與她傾談過......]

       實在始料不及,氣質典雅的康嵐,也禁不住臉露訝異驚奇的神情。

       小燕子又偏着頭,邊回想邊說 : [唔......我記得,那晚她與雄叔......啊,還有阿文,她們三人一同離開練習室,跟着冰冰獨自過來,點了個晚餐來吃,我還坐低陪她聊天......]

       康嵐心頭十分緊張,有點失儀的問 : [冰冰有說了甚麼嗎?]

       努力地回憶往事的小燕子,想了片刻後,答 : [沒說甚麼特別,只是......我覺得,當時......她的樣子好像很倦......啊!對了......]

       康嵐不自覺一手抓到小燕子的手背上。她要知道,摯友死前,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她全身都是汗水......]小燕子說出來的,卻是無關痛癢 : [我還說笑問她,是不是剛剛在練習室裡,教雄叔倆父子,怎樣打沙灘排球......]

       聽完這番往事,康嵐頓感失望,隨之苦笑了一下,並放開小燕子的手。

       [唉......]似是要盡訴心中情,小燕子自顧自說 : [真的想不到,第二晚......冰冰就......她就自殺......而且還在公園裡割腕......]

       的確,堅強自信的南島女神,怎麼可能會去自毀生命?康嵐曾一直認為,是因為佑嬸的病逝,加上當時自己與他的閒言閒語,才會令好友走上自殺一途......

       但當徒兒知悉這事後,竟覺事有蹊蹺,故乘着收購南島這方案,順道入島調查,說不但要查明真相、並要還師父一個清白......

       而且,自己亦是時候,去履行故友臨終時的託付。

       [仍等嗎?]小燕子站起身,笑說 : [我沖多杯檸檬水給妳。]

       頷首道謝後,康嵐聞到手包內,響起了手提電話的震動聲,隨即掏出來,看到電話屏幕顯示着一段訊息 : 師父,陳昕喬已答允練習,正步去妳那邊,哼!她竟然接到我的高空太陽球!!!

       讀完這段訊息,康嵐感到一陣欣喜,因自知徒兒的實力,而沒接觸沙排已很久的昕喬,竟能擋下她的發球......

       那足以證明,沙排的熱魂,仍蘊藏在這位妹妹的體內,從沒消散!

       [想甚麼呀?滿臉笑容喲?]仍未走開去的小燕子,朝着康嵐手中的電話,探頭探腦的問。

       猝然,康嵐站了起來,沒回應問題,只是笑着說 : [小燕子,我要走了,多少錢?]

       [不用給啦!]小燕子挑起眉,臉帶狐疑 : [阿嵐,妳不等小喬呀?]

       康嵐搖了搖頭,然後一邊行去、一邊微笑說 : [謝謝。]

       小燕子隨她離開的背影看去,目見落地玻璃外,正有一男一女站立着......

       康嵐推開玻璃大門,立即聽見那男在喊 : [康小姐。]

       [沈先生,你好。]步到倆人面前的康嵐,對個子不高的沈陽禮貌招呼後,便向他旁邊的妙齡女郎望去......

       與已故的冰冰太相似,尤其那雙靈動的烏亮大眼睛 : [喬,好久沒見......]

       昕喬垂下頭,似是不想與康嵐的眼神有所接觸,更忽然舉步,獨自往練習室那邊行去......

       目擊她的舉動,康嵐無奈苦笑,隨之回望沈陽 : [沈先生,準備好了沒有?]

       沈陽的視線,盯住了正打開練習室大門的昕喬,語氣十分堅定 : [由小萱去了天堂那一刻,我巳準備好了!]

 

       待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