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之夢

第17章 - 十六

       從感光而調整亮度的變色鏡片透視出去,昕喬感覺,站在發球區的馬澤霖,還是一樣的光芒四射,看久了,會令人內心自然湧出不戰而降的想法......

       端線界外前的她,擺出的,仍是側面低手發球姿勢。昕喬期望,她打出來,是剛才擊昏了沈陽的高空太陽球......

       因為,她只見過,馬澤霖這種發球。她實在沒信心,能夠接下其他沒見過的......

       前後開立、分開距離約比肩稍寬的雙腿,在微微屈膝並略內收,昕喬把腳跟輕輕提起,整個身體的重心稍稍傾前,彎肘的兩手,保持放鬆,半握拳舉於腰側腹前......

       肩膀沒有上聳、下巴壓低、眼瞳往前上方注視,緊緊盯住馬澤霖掌中托着的、那黃、藍色相間排球......漸漸,昕喬聽不見任何聲響,四周變得很寧靜......

       不!還可聽到一種!就是於體內流動,那久違了的沸騰熱血!

       當馬澤霖拋起球時,昕喬已肯定,將要面對的,正是自己所期待......

       幼沙隨着馬澤霖的躍起,捲作嬝嬝塵煙,那向上揮擺的纖手,借助彈跳與腰肢的扭動,強而有力地以腕處,直打中排球上,黃藍兩色間的擊球點。目擊這一切,昕喬那鏡片後的瞳孔,猛然閃出銳利亮光,緊追逐往天空斜斜高飛的旋轉,如影隨形地抓穩不放!

       這一刻,那縷藏在身體已久的熱魂,掙斷枷鎖,吶喊咆哮!

       果然,連對手是不懂沙排的沈陽,她也會獅子搏兔般使出全力,何況自己是南島女神的妹妹?而且,自己還戴上太陽眼鏡、故意選擇面對陽光的場區,作出這些彷似宣戰的挑釁......

       昕喬沒算錯,驕傲的馬澤霖,真的開出了,最厲害的高空太陽球......

       逐漸化作黑點的圓球,直向雲霄衝去,就在抵達太陽線下,奇怪的事,猝然發生......

       那黑點,於昕喬牢牢注視下,竟消失了!?

       肯定,是因為猛烈的陽光包圍下,錯覺以為消失而去......但明明已戴了太陽眼鏡,不受刺目的光線影響,為何球......還可以......突然不見?

       怎辦?

       瞬間,昕喬剛充斥的信心,開始動搖......

       [喬,用心,去感受一切。]

       這時,姊姊的聲音,倏然在耳邊響起!

       對!以馬澤霖的個性,她一定會力臻至善,打出完美的發球......所以,球的墜落點,必定剛好在端線前......

       只是......會落在界前那處?

       驀地,昕喬憶起被球擊昏的沈陽......自傲的人,最受不起別人的挑動,所以,她故意把球的落點,擊到沈陽的頭上......

       這時,那消失的黑點,於鏡片上,再次出現......

       今次,一定也是墜落到自己的頭上!

       作出這樣判斷的昕喬,略為移位,迅速將雙手於兩膝間的前上方,伸直併攏,兩掌則以右托着左的方式重疊,而在上面的兩根拇指,平行緊靠,手腕並微微下壓,準備迎接那高空太陽球......

       忽然,有一段片斷,在她的腦中閃現......剛才的馬澤霖,曾怒瞪辱罵沈陽的麥家長子......而且,她有擔心沈陽的傷勢,似乎感到後悔.......

       這富家女,雖驕傲,但不是一個壞心眼,所以......

       不容細想,昕喬再次移動,極速步回之前所站的位置......估算正確,黑點漸漸變回旋轉的黃藍交錯,直朝身旁的端線前撲落!

       已伸直併攏的手臂,向上擺出,墜下的球,剛好擊中手腕以上約十公分的地方。

       陳昕喬,接下了馬澤霖的高空太陽球!

       現場的氣氛,十分平靜。球,從手臂處向斜彈高,於網前、跌落昕喬所選的場區上。

       昕喬,仍保持雙手接球後,在胸前擺直的姿勢......此刻,她的心情很激動,從前姊姊教授沙排的一切,一下子,彷彿又於眼前重現......

       [喬,這一球,妳接得很好。]

       是姊姊嗎?昕喬沿聲看去,說話的,原來是來到跟前的爸爸......

       只見陳健佑把手放到女兒互疊的掌上,輕輕按下,並說 : [好好練習,去完成那小女孩的遺願......]

       在父親輕觸下,眼淚盈眶的昕喬,宛如被割斷了繃緊的神經,全身登時鬆懈下來,整個人不由自主向後退去,差點失足跌倒地上......

       [陳小姐,小心點......]走了過來的沈陽,及時扶住了她。

       昕喬向他點頭道謝,然後往馬澤霖那邊望去......

       看到,動人的黝黑肌膚,沁出鐵青的臉色,那自信的光芒,感覺,已沒有之前那麼耀眼......

       麥氏兄弟同時奔到馬澤霖的旁邊,其中的麥紹文更作出安慰 : [Grace,那姓陳的只是運氣好,剛巧接到妳的球,再來一次,肯定她連邊都沾不上......]

       馬澤霖揚起手,阻止他說下去,跟着高聲向沈陽喊 : [沈先生,你記住,你只得一個禮拜的時間,請認真練習,因到時,我絕不會手下留情!]

       [馬小姐,放心,我會好好練習的。]沈陽清了清嗓子,亦高聲回應 : [但我想問,難道給我少少時間,練好沙排,然後與其他球手打一場比賽,完成我女兒的心願,對貴集團來說,有很大影響的嗎?]

       馬澤霖沒有回話,只是哼了一聲,接着朝昕喬瞪了一眼,就轉身離去......

       此時,心中的屈辱感,迅速湧起,怒得漲紅了臉的她,暗自決定,誓要報這一戰之仇!

       而Ice等三人,自然的尾隨馬澤霖行去。忽然間,走在最後面的麥家祺,邊行邊轉過身,並把視線停留在昕喬的身上......

      很奇怪,對上這目光,昕喬的心裡,無故掀起異樣的感覺......

      一股......解釋不到的感覺。

 

      待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