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之夢

第14章 - 十三

       帶着輕鬆步伐、走落沙灘前行的馬澤霖,右手挽住一個黃、藍色相間的排球,而緊隨其後,是身形高挑、職責是保護她人身安全的Ice,另外那兩男,正是麥氏兄弟,當中為弟弟的麥家祺,更掛上沙灘袋又揹了背囊,神情顯得十分狼狽。

       一馬當先的馬澤霖,來到昕喬和沈陽倆人跟前,隨之笑說 : [中午時分仍未開始練習,似乎沈先生對自己的球技相當有信心,全不放我在眼內......]

       那泛梨渦的笑容,透出一股懾人的氣勢,令沈陽不由自主立刻回應 : [不是啊!我正邀請陳小姐一同前去,只是......]

       目睹他那為難的表情,馬澤霖已估算到是甚麼一回事,旋即冷冷瞄向昕喬,語氣充滿挑釁的問 : [南島女神的妹妹,妳怕嗎?]

       怕甚麼?

       這突如其來似是尋隙的問話,一時間,讓昕喬猝不及防,不懂應對,這時她看到馬澤霖向着身後的三人吩咐 : [你們先去場地那邊,我談多一會就過來。]

       Ice微微頷首,接着瞄了昕喬一眼,便越過她身旁向前走去。麥氏兄弟更是滿臉不捨,尤其是身為哥哥的麥紹文,在起步的同時,目光仍不斷掃視馬澤霖的嬌美胴體。

       昕喬隨住步過的身影,轉身往後望去,目見不遠處豎立着兩根標誌竿,竿與竿之間架起了一張球網......那裡,是南島上,從前進行沙灘排球世界巡迴盃用的場地......曾經,亦是令南島,變得風光無限的地方......

       [陳昕喬......]卻於此時,馬澤霖說出比剛才更挑釁的話 : [妳根本不配做南島女神的妹妹!]

       昕喬不禁回身看向她,只見她左手抄住腰,露出嘲笑的眼光,在作出詮釋 : [因為妳打從心底,也認為我師父,比妳姊姊更優秀!]

       一瞬間,怒火在心底沸騰!尊敬的姊姊,竟被別人如此詆毀,此刻惱得渾身抖動的昕喬,狠狠的瞪着馬澤霖,似要把她撕碎吞噬......

       [喔?我有說錯嗎?]無懼的馬澤霖,反而擺出一副不明所以的神態 : [若不是,為何妳明明從小得到南島女神的教導,卻不去繼承她的遺志,以沙灘排球,去保衛南島的繁榮......]

       倏忽,她勾起一抹不屑的梨渦淺笑,低聲說 : [又不去查明妳姊姊自殺的真相,任何事也不敢面對、不去求證,只懂逃避,然後把所有責任推卸到其他人的身上,這樣的一個人,那有資格做南島女神的妹妹?]

       姊姊自殺的真相?不就是爸爸與康嵐纏繞上的原因嗎?頃刻之間,昕喬從忿怒,跳到滿腦疑問中,瞪視馬澤霖的眼神,更變得狐疑不安。

       [又或者......]馬澤霖繼續嘲諷 : [妳其實知道,以前維繫南島的繁榮,並不是依仗妳姊姊南島女神,而是全靠我師父,太陽花康嵐的球技......]

       不是!不是......情緒被挑撥得翻騰不定的昕喬,終忍不住咆哮 : [不是這樣呀!我姊姊為南島盡心盡力,對沙排一直堅毅不屈,她把所有技巧教授我,想我繼承南島女神這稱號,想和我一起打沙灘排球......]

       說到此,昕喬不禁淌出了淚水。

       [如此堅強自信的人......]馬澤霖的語氣,像是透出些些暗示 : [妳身為她的妹妹,竟相信她會這麼容易去輕生?]

       彷彿埋在腦海最深處的疑慮,被掏了出來......曾幾何時,昕喬回想過,以姊姊的性格,應該不會因父親和她最親密的朋友,倆人的不倫關係而了結生命......只是一切,自己不想去面對、不願去深究......

       只好找一個認為最好的理由,讓自己去逃避......

       這時,馬澤霖的說話,又響起 : [沈先生,如果事情發生在你身上,我相信以你的個性,一定會追根究柢下去吧!]

       沈陽沒有應話,只在靜靜地看着旁邊的昕喬。

       對上他的視線,昕喬情不自禁想到,他為了女兒的遺願,不惜耗上所有,鍥而不捨追尋自己的蹤影,就算明知那對牆比賽勝不了,也要付出最後家當,只為握住那渺茫的機會......

       [陳小姐,一起去練習......]沈陽拋出諾言 : [我應承妳,如有需要,我可以協助妳,去追查關於妳姊姊自殺一事。]

       已沒有拒絕的理由,此時此刻的昕喬,不但對他心存愧疚,更掀起陣陣感激,終於,她點了頭,並一邊拭淚、一邊道 : [沈先生,謝謝你......]

       沈陽隨即高興大呼 : [好!好!我們快走,時間已過了太久,我怕教練會離去.....]

       知道一會兒,將要面對康嵐的訓練,雖然在這刻,昕喬開始懷疑,姊姊自殺的原因,未必與她有關,但始終,當年她和爸爸,的確有過一段令人不齒的關係,於心裡,總有片難以磨滅的怨恨......

       想到這,她不自覺望去所居住的樓房那裡,竟看見,飽經滄桑的父親,不知在何時,很安靜的佇立在大門處。

       [喬,東西已煮好,吃點好嘛?]目睹女兒回望過來,陳健佑立即高聲喊問。

       一下子,昕喬感到,本已收回的淚水,似要從眼眶裡,再次湧出......

       在旁的沈陽,柔聲提議 : [陳小姐,我也有點餓,不如一起吃些東西,才去練習。]

       昕喬強忍淚水,向他嗯了一聲,怎料這時候,驕傲的馬澤霖,竟又作出挑釁 : [南島女神的妹妹,有沒有膽量,接我一球?]

       聽到這挑戰宣言,昕喬不由得怔了一怔,她知道,若接受,將要應付的,必定是之前目擊過,那極厲害的高空太陽球!

       只見馬澤霖咯咯嬌笑兩聱,然後頭也不回,向着前面打沙排的場地走去。

       途中,她竟然高舉左手,並豎起表示勝利的兩指......

       心中熄滅了的鬥志之火,迅速被燃燒起來,昕喬有股衝動,想跑到場地接受挑戰,但理智卻說給她知......

       這一刻,必敗無異!

 

       待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