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之夢

第12章 - 十一

       瞬息,昕喬熱淚盈眶,因感到,像是尋回遺失已久的關懷,這擋在前的脊背,就是從小時候,保護自己的那棵大樹,無論何時何地,遇到任何事,也會為自己遮風擋雨......

       此時,她聽到父親這樣說:[你們撫心自問,究竟應不應該把南島賣去?而我,就和我女兒一樣,絕不會賣!]

       砰!突然間,一下震耳欲聾的巨響,從圓桌那邊驟起!

       眾人旋即被吸引過去,看到以拳擊桌的麥雄,在大喊:[陳健佑,你做你的,不要在這裡影響大家的決定!]

       跟着,他又指向沈陽,連珠炮發:[臭化子,你的甚麼遺願,與南島何干?你要打排球,就自己去找人,竟敢來這裡搗亂!快些把他攆出去,快呀!]

       [南島女神是我女兒的偶像。]直了起身的沈陽,望向陳健佑那處,似是對他身後的昕喬道:[那年,我和太太,帶了女兒來南島,看沙灘排球世界巡迴盃,她認識了妳......]

       說到這裡,之前挾他的那數名壯漢,又來到他身旁。然而沈陽沒有理會,只是大聲疾呼 : [她很重視那天妳對她的承諾,但賽事完後,妳卻忘了她,沒帶她去見妳姊姊,她以為,妳覺得她不夠資格,做南島女神的徒弟......]

       昕喬的記憶,終徹底回到那年的盛夏。她記起,姊姊一生中,最後擊出的鬼影變幻球,直打落敵隊的場地上,完賽的笛聲亦隨即鳴起......

       [贏了啦!萱萱,我姊姊又贏啦!]十二歲的昕喬,興奮得跳了起來,然後越過旁邊的小妹妹,向沙灘衝奔而去!

       那刻,她只想擁抱姊姊,分享勝利的喜悅,卻遺忘了,對小妹妹的諾言,沒去留意那失落的眼神......

       此時此刻,昕喬完全記起了,那眼神,是有淚水在包圍。

       [雄叔,可否先讓他說完?]出乎意料,這次發聲要求的,是康嵐。

       馬澤霖亦再次抬手阻止,並帶些命令的囗吻,向麥雄道 : [阿麥主席,也不差那一時三刻吧?既然他已來到這裡,就讓他說完下去。]

       想到那份價值一億元的包薪合約,自傲的麥雄,氣得只能沉默不語,不得不低頭。

       [後來,她拚命去學習沙灘排球......]沈陽盯着昕喬,彷彿在自言自語 : [但我卻不斷阻止她,甚至經濟封鎖......]

       突然,他向下跪去,還淌出淚水,泣問 : [為何我不去了解她?為何要直到她得了腦癌,我才懂得去關心?]

       昕喬跨前,忍不住開口問 : [你女兒......萱萱她有腦癌?]

       [這個排球,陪伴了她很多年......]沈陽沒有回應她,只是垂頭凝視手中的排球,喃喃自語 : [在病逝那晚,她寫了這行字在球上,送了給我和太太,同時對咱們說......]

       頓了一頓,他又抬頭望着昕喬,續道 : [她一生最大的願望,是想成為妳的師妹,和妳組隊,在南島的沙灘上,好像南島女神與太陽花康嵐倆人,打沙排比賽,迸發耀眼光芒。]

       好感人肺腑的故事,全場ㄧ時鴉雀無聲,昕喬更捂住了嘴,流下盈眶的淚水。倏然,感到肩膀被輕按,她自然向旁看去,是爸爸......

       彷彿,鐵鑄的心一下子被溶化,昕喬情不自禁,靠落了父親的胸膛上。

       [馬小姐......]沈陽慢慢的站起,回身向馬澤霖道 : [或者,我阻礙不到收購南島,但妳可否,給一點時間,教我打沙排,然後讓我去完成,我女兒唯一的遺願......]

       這一刻,馬澤霖切切實實覺得,自己是劃過南島的流星,剛好有一個人,在星下許了願望,而自詡為流星的她,又怎能拒絕凡人的祈求?

       在此時,星願娛樂集團的Joey,走到馬澤霖的身旁,於她耳邊悄悄提醒 : [Grace,不要節外生枝,收集意向書要緊。]

       的確,現在是代表家族集團,來做正事......

       想到這,馬澤霖掀起泛梨渦的笑意,然後盯住沈陽,說 : [就一星期。如你ㄧ星期後,對牆的下數,可以勝過我,那麼,我應承你,可以延後半年,才進行收購南島這方案。]

       甚麼?難以想像,這富家女會給予ㄧ個如此機會,在旁為之愕然的Joey,片刻後不禁苦笑,馬澤霖,她就是這樣捉摸不定......

       臉色陣青陣紅的麥雄,更是如墮冰窖,他害怕,那份薪酬合約,會否告吹?他禁不住朝長子打了個眼色,領會後的麥紹文,立刻說 : [馬小姐,南島的事,怎能被一個外人影響......]

       馬澤霖揚起了手,望向麥雄,冷笑了一下,道 : [我說一不二,一切沒變。]

       然後又再看回沈陽,說 : [不過,我不會做你的教練,要找人教,你就自己去找。]

       沈陽旋即瞄望昕喬,然而她立刻搖頭拒絕 : [不能,我太久沒打排球,實在幫不了你......]

       [我來教你!]

       已被眼前的事挑起好奇心的居民,全部也看去那發聲處......

       [我叫康嵐,就是當年的太陽花!]說話的,正是康嵐。

       訝異的沈陽,顫着聲道 : [對......妳是太陽花康嵐,和當年的樣子,幾乎沒變......]

       馬澤霖看着師父,忍不住咯咯嬌笑起來......

       康嵐瞪了徒弟一眼,接着再說 : [但有一個條件,就是......]

       看向昕喬,指着她,語氣堅定 : [陳昕喬,妳必須一起練習,再打沙灘排球!]

       這個賤女人,她究竟想幹甚麼?

       充滿不解的昕喬,此刻,她更不明白,為何自己的心,竟在燃燒......

       不是仇恨的怒火,而是熱血,一股被鬥志點燃了的熱血!

 

       待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