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之夢

第10章 - 九

       大門,終於打開。

       魚貫而入的居民,多數的手上也拿着一份文件書,並在一片略帶不滿的絮語聲伴隨下,依序悉數站到廟堂之上。而當中的昕喬,看到祀壇前的各人時,心中立即感到意外又驚訝......

       竟然......那個賤女人......康嵐站在那裡!!!

       昕喬不禁偷瞄身旁的父親,以為會目見那些百感交雜的神情,卻奇怪,看到的,是一副從容平靜的臉孔,沒有絲毫喜怒哀樂......

       [喬,那位馬小姐,在向妳揮手打招呼。]父親忽然側身提醒,嚇得她馬上看回去祀壇那邊......

       果然,馬澤霖正朝着自己方向揮手,滿臉是親切笑意。

       點頭回應後,昕喬再悄悄瞟視康嵐,見到她,竟向住自己頷首微笑......

       這女人,為何一點愧疚心也沒有?

       氣憤難平的昕喬,這時聽到麥氏長子在大聲說:[大家先靜一靜!先靜一靜!]

       待眾人安靜後,麥紹文繼續道:[今晚開這大會,主要目的,是想了解大家,對於被駿馬集團收購,意向究竟如何?亦因此,衝着家父的面子,今晚好榮幸,邀請到這計劃的主要負責人,駿馬集團馬家二千金......]

       在旁的馬澤霖,已跨了出來,作自我介紹:[大家好啊!我叫馬澤霖,也可以叫我做Grace,長話短說,我只想問大家一句,一家團聚重不重要?]

       那邊廂的麥雄,惱得七竅生煙,本來劇本安排,是先由他作主導,引領擁有業權並已答允收購的居民,交出簽署了的意向書,然後在羊群效應下,再讓馬澤霖出場,去遊說其他猶豫不決的人......

       然而,這富家女卻自把自為!

       憤怒中的他,緊盯着這狂妄女子,恨不得即時要將她生吞活剝,納為私奴......

       [麥主席!]馬澤霖猝然轉身,向幻想中的麥雄,高聲詢問:[你來說,一家團聚,究竟重不重要?]

       氣勢迫人而來,心裡有鬼的他,彷彿無從選擇,只得回答:[重要......當然重要。]

       馬澤霖報了微笑,然後回返身,抄腰對着居民們大呼:[我看見這裡,都是年過半百的叔叔嬸嬸,相信大家也有兒有女,可能還有孫吧!但為何......]

       忽然間,她停止了說話,接着環顧眾人一遍,才柔聲問:[你們的兒女、孫子,幾乎沒一個在?他們不是住在南島嗎?]

       各人沉默不語,氣氛顯得十分凝重,這時馬澤霖踏前了數步,來到一位髮絲斑白的女人面前,捉住她的手,問得很是關懷:[嬸嬸,妳的子女呢?]

       那女人望着馬澤霖,有點難以為情的答:[他們......明天要上班,所以沒來。]

       馬澤霖點了頭道謝,接下行進人群中,又抓着一個老伯的手,重複再問:[伯伯,他們呢?]

       老伯的聲音有點乾澀:[我沒有和他提起這事。]

       [伯伯,你想得太多啦!]馬澤霖凝視那老伯的眼睛,彷彿看穿了他內心的糾結:[不要深究他知道收購這事後,會不會因為錢而對你好,只要那時的一刻,感到他是孝順,不就可以了嗎?]

       聽到這番話的老伯,雙眼登時閃出光采,接着泛現淚光,笑問:[我沒有帶筆來,馬小姐,妳有嗎?]

       [叫我Grace,或小霖。]馬澤霖指着佩戴圓幼框眼鏡的Wing,說:[她是律師,任何事也可以問她,包括借筆。]

       滿臉皺紋的老伯,掀起燦爛笑容,馬澤霖亦笑意盈盈牽着他的手,緩步來到圓桌旁。

       Wing亦同時步至,並遞上名片,自我介紹:[我叫Wing Ip,是一名獨立律師。]

       老伯接過名片後,Wing便打開桌上那個公事包,並問:[老伯伯,怎樣稱呼你?]

       待老伯說出名字、和目着Wing從公事包內,掏出了一份文件,馬澤霖就回轉身,大聲叫喊:[一式兩份的意向書,大家手上一份、公事包裡一份,只要簽了名......]

       這時,她又再一次,掃視場上居民一遍,然後繼續道:[你們就可以得到,一筆相等於現持物業的兩倍金額價錢,跟着離開南島,去市區置業,與子女一家團聚!]

       就似是一根直中紅心的矢,狠狠射進各人最深底的心願處。

       [對!南島已沒希望......]一名銀髮老者,一邊一拐一拐的走前、一邊以沙啞的聲音喃喃:[我要離開這裡,去找我的兒子,和他一起生活......]

       一些早前已答允麥雄,願意交出意向書的居民,亦紛紛步出,向住圓桌位置行去。

       仍在原地佇立的昕喬,目着一個一個的老居民,逐漸移到馬澤霖那兒,心內登時有股既空虛、又揪痛的感覺湧出,彷彿南島於這刻,已經失去......

       姊姊已不在,難道連與她過往生活的快樂點滴,也要消失嗎?

       [不要......不要......]緊張起來的昕喬,竟抓到父親的衣袖上,衝口而出:[爸爸,阻止大家,不要讓他們賣走南島......]

       爸爸這兩個字,對昕喬的父親來說,實在期待太久,他忍着淚水,情不自禁的說:[妳終於肯喊我一聲爸爸......太好,真的太好......]

       昕喬自己也想不到,竟會在這關鍵時刻,把一直藏於心底、卻難以啟齒的稱呼,破冰似的自然地說出,然而,凝視着父親的臉孔,她還是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已原諒了他......

       同時間,她看到父親拽住他身旁的老街坊,求道:[阿華,不要簽,南島是我們的根,我們要保住南島......]

       阿華甩開他的手,然後說:[佑哥,清醒些!不是因為錢,你女兒今天也不會回來吧?你不賣,明天你女兒就走,不再理你啊!]

       在旁聽見這番歪理的昕喬,立時臉紅耳赤,的確,在未回到南島之前,她對那收購價,是有心動過......

       [不是!]昕喬的父親-----佑哥,在疾聲咆哮:[喬不是因為錢回來,她是為了南島!為了留住大家過往的快樂!]

       然而,無論怎樣吼叫,大部分人也鬼迷心竅似的,只是團團圍住馬澤霖她們,在問長問短,卻沒有一個回頭相應。

       啪、啪、啪......

       忽然,有似是球類碰撞牆壁的短促聲響起。

       熟悉的聲音、久違的感覺,昕喬知道,有人在“對牆”......

 

       待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