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值護屍

第7章 - 第六節:六與九的危機

「Joe Sir,咁真係無問題?」

「右邊宜家好似仲開緊戰,我哋就係留左邊走廊嘅房到,唔好亂出聲。打電話等人救喇,咁係最安全。妳試諗下,人哋有咩裝備又唔知、目的又唔知,一陣如果何恐怖份子,我一支槍點救妳出去,俾人捉埋就要上BBC新聞。梗係唔好亂走。」

「咁……點解我哋要迫埋係同一張床?」

「……總知妳係我褲袋到攞電話打……」

Joe剛才查看了左邊的病房,見其中一間只有四張病床,當中有兩個病危的患真一直插著喉管,沒有反應。於是他便帶著Lancy進來,用床舖將她掩蓋在凌亂的床上,其後將另外兩個病人的布簾拉好,Lancy的那處只是半開,留部份空間可以窺視外邊情況。

只是沒想到,醫院的病床都沒有床底空間可以隱藏,最後Joe也只好跟Lancy鑽在同一張床上。Joe正常地躺在床上裝病人,Lancy則頭向床尾,從Joe褲袋小心亦亦地取電話。Joe無法看見Lancy的動作,二人敏感的部位不時磨擦,過程中令二人十分尷尬,Lancy在抱著Joe的腳同時,總算取得他的電話。Joe卻努力不斷提醒自己……

「呢個時候要保持清醒,唔好太黃,咁會失去判決力……頂……但佢個胸真係貼實晒……」

正當Joe在掙扎的同時,他開始聽到一聲怪怪的呻吟聲,不是淫亂……而是辛苦的那種……由其中一張病床傳來……

Joe繼續帶著氧化罩,一邊偷偷望著那邊的病床……呻吟聲漸大,從燈火下照出布簾內的身體慢慢坐起來,隨著他的叫喊,被拉扯著的喉管令儀器也一一倒地。此舉令Joe看得發呆,要知道插著喉管已經很辛苦,最多也只是強行拔出插在身體的部份,但現在他竟然連喉帶機一同拉倒,可想而知有多痛……

直到高身的鐵支架也被拉倒後,將布簾掀開的數秒,Joe看到在內的人雙眼反白,瘀黑的臉色還在口中插著氣管,身上的都是腐肉遺傷,還開始咆哮起來……

「Joe Sir……電話無訊號……係咪有人係到叫?」

「……係人叫啩……」

Lancy不明,嘗試掀起被角,偷望過去。見布簾之內的黑影在掙扎,將身上的喉拔走,跌在地上。Lancy從地上所見,是帶有血肉的喉管……然後是一對滿遺傷的腳著地……她不敢再看下去。

「Joe……Sir……發生咩事……」

「……我堅唔知……冷靜啲……咩都唔好諗……」

Lancy一直在發震,但Joe亦不敢安撫著她,因為那個人已經掀開了布簾,四處找尋什麼……

勉強說是它是一個會活動的屍體,反白的雙眼沒有視力,鼻因在插著喉,似乎也沒有嗅覺,只是對聲明有反應,於是它便從聲音處找尋什麼……

……嘟……嘟……

「接通咗999喇!Joe Sir,等佢哋聽……」

可時同一時間,「它」亦聽到……並向Joe的方向慢慢走近,Joe緊握配槍卻被氣得反眼,既無法再叫Lancy不要作聲,只能繼續由她等下去?直到它走到Joe的床邊,聲音越來越清楚,「它」甚至認定了這裡有什麼

突然,Joe用腳一撥,壓在他身上的Lancy手中的電話弄倒「它」的附近地上。「它」亦追著看……

「……999報案中心……」

電話出現人聲,「它」馬上一口狂噬下去!此景令Joe心驚膽喪,不乏涼意……Lancy更因看不見四周擔心得偷泣起來。

「咁落去唔掂……」

Joe慢慢將槍移向「它」,就在「它」還在蹲在地上的同時,開槍一轟!射破頭髗後倒下來,沒有反應。

「……好彩……佢同啲喪屍片嘅設定係一樣……打頭就死……」

Joe慢慢從床上下來,槍口及眼神一直不敢移開「它」。對Lancy說:

「無事喇……喂……我哋都係唔好留係到……妳都是但攞啲嘢防下身……呢啲都唔知咩嚟……」

Lancy收拾一下手情,從另一邊下床,在布簾內打開櫃,都是病人的私人物品。

「……都……都只係得啲成人尿片、紙巾……佢部電話!有電架!」

正當Lancy興奮站起來的同時,她轉身拉開布簾想到窗邊打電話,布簾外的另一個「它」跟她對望起來。

……

「吼!」

「啊!」

Lancy尖叫跌後,Joe用手拉著Lancy的衣領,用槍戳向前一轟!另一個「它」也倒地。雖然似是安全,但當下的Lancy已經嚇得不夠再望四周……

「喂喂……無事喇……放……心……」

Joe正想安慰她,怎料從房外傳來陣陣的撞擊聲、咆哮聲,似乎圍數不少的「它」被Lancy的叫聲吸引,正趕著過來。

「喂……喂……唔係喊嘅時候呀……過去門個邊先!」

透過玻璃窗外,在走廊上已圍上數十個「它」在流連,因為失去了聲音的來源,似乎未發現是這間房中。而更煩麻的事……房門是開著的……

Lancy與Joe蹲下身不敢作聲,Lancy一直蹲著,不敢亂動,而Joe數數自己的子彈,剩下數十發,除非每槍也能一擊斃命,否則也難免要埋身肉搏,面對這種沒有常性的生物,又不知道是否被咬或抓傷會被感染,太多太多這種劇情,加上Lancy無法保護自己,Joe無法突圍。唯一可行的是靜靜地接近房門,將它關上……

當Joe移前一步,「它」們又移前一步,在一牆之隔雖聽不到對方的聲音,但彷彿大家也發現這個是唯一可以交匯的地方……突然……Joe停下來。想著:

「就算閂到門,門鎖都會有聲,佢哋一樣會癲咗咁撞入嚟。咁無咩意義……」

Joe回身一看,見Lancy手握病人的電話,再想到剛才的「它」竟然會追電話來咬。應該可以利用這方法!

Joe從Lancy手中接過電話,吩咐Lancy貼牆靠近,在外面燈光照不到的陰暗處。及後Joe嘗試隨心開段影片,在緩衝期間,一手將電話滑到另一邊牆,二人靜待聲音響起……

……

……

……

從電話中慢慢響起來的,是陣陣的水流聲、夜蟲聲、還有一段長笛獨奏的起首音樂,是著名的「莫札特古典音樂」,而且是配合了為嬰兒睡覺用的版本。結果……大家也沒有反應。

「Joe Sir……你開咗啲咩片呀?」

「……我都唔知,可能係俾個病人訓得舒服啲……所以set咗係youtube到啩……」

「咁……宜家點算呀?」

「……等……Youtube……賣廣告囉……」

第六章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