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值護屍

第4章 - 第三章:百變警察

Joe調查案發現場不久,便帶著Lancy到剛才的公園坐下,本想好好地了解一下Lancy的事,可是周圍的人也不時盯著二人,令他們混身不自在。

「嗱呢單嘢就咁嘅……」

「將軍!你老味……」

一位下棋的老伯氣勢地罵面對手。Joe Sir再說:

「……你老味……唔係唔係,你老豆嘅死,好明顯就係自殺……咁我哋警方……」

「通殺喇!話知妳十八廿二!通通見紅喇!」

一位玩排九的莊家大勝。

「……我哋警方呢都循例上……都要問一問妳……講返個事發經過……」

「報到!哈哈哈!」

一位在玩十三張的老人家大喜。

「……經過,聽唔聽到呀?」

「你講咩話?Joe Sir?」

「反對共產黨!我愛大香港!」

Joe Sir深感無奈,最後跟她說:

「……我哋換個地方再講……有無咩好介紹?」

Lancy帶著Joe Sir去到一間快餐店,這裡也是人生人海,但不同的時可以找到只有他們二人的坐位。

「不如咁,大家都咁熟,我叫你Lancy喇?好無?」

「係……」

「發生咁嘅事,其實我都覺得好不幸,但係我好希望妳明白,我哋做警察係有一定嘅程序同規距,唔可以亂嚟,我係幫緊妳……」

Joe Sir在解釋的同時,感受到身邊有一位太太在等他們的坐位。而這時Lancy回應著:

「我真係唔知點解阿爸要咁做,雖然我知道佢係好激進,不過都唔會因為一份施政報告而自殺架……」

Lancy淡淡然說著,Joe Sir被那位太太的視線影響,分了心,沒有聽Lancy的說話。

「……我?係咩?咁……好難講,話唔定真係意外……」

「……其實我所知嘅都講晒比另一位Madam聽,我仲有無咩要做?」

Joe對那位太太不悅起來,借機會說:

「好多架!我有好多好長嘅話題要講,今晚都未必走架!係今晚呀!」

太太馬上指罵著Joe:

「白食係到坐,返公園喇!阻住阿姐睇雜誌……」

雖然她用力去罵,但自己卻急急離開,令Joe無法反駁。

「今晚?Joe Sir,我今晚仲要返夜班,可唔可以第二日先再落口供?」

「嘩……妳鍾意喇,宜家好似係妳死老豆唔係我喎,咁係呢個Moment我都唔想迫妳嘅……」

Lancy洩了口氣,垂著頭。Joe見狀,考慮到自己本來已經太沒人性,她剛剛失去父親,還想借機會追求她,還是留待下一次先繼續。

「好喇好喇……咁妳宜家食啲嘢先,食飽啲,個人精神啲先去開工囉,好無?」

Lancy點點頭,正想離開坐位。突然有一位約十五六歲的男生過來,捉著她的手。

「Lancy姐姐!」

Joe即時捉著那男生。

「喂!死靚仔!想騷擾証人?」

那男生不斷叫苦,Lancy急著阻止。

「唔係呀……我識佢架……佢係我細佬個同學……呢位係Joe Sir。」

Joe放開那名學生,留意著他身上還穿著校服,但所用的腰帶是幼身的金屬鍊。

「Lancy姐姐,見到妳就好喇!我有功課唔識,但又無人教到我,我想妳教我。」

Joe不悅起來:

「唔識功課就更係問阿Sir架喇!」

那名學生興奮回答:

「咁……Joe Sir?你係咪可以教下我?」

Joe聽後一臉愕然。

「靚仔……你玩嘢呀……」

這時Lancy緊張搶著回答:

「等我教,我幫你……」

Lancy讓那男生坐著,自己站在一邊,耐心教授那男生的功課。Joe滿不耐煩,見自己在這裡沒有見樹,不如為Lancy買份下午茶餐,等她可以邊食邊教。Joe站起來。

「喂……Lancy,比廿蚊嚟。」

「吓?」

「我幫妳買嘢食呀……妳坐係到教佢喇……」

Lancy不懂反應,在銀包抽出一張五十蚊給Joe。

「呢到食Tea,最平都要五十蚊架……」

Joe搶了Lancy的銀包,發現原來她身上只有一張五十元紙幣,連信用卡也沒有。

「嘩……咁妳用五十蚊食咗Tea,今晚邊有飯食呀?算喇……我請妳喇……」

Lancy微微點頭道謝。

「靚仔!請埋你喇,當係我誤會咗你,同你道歉,食咩?」

那男生想了一想,馬上說:

「刺身拼盤!加一板海膽。」

Joe盯了他一眼,但男生還是用天真無邪的眼神回望著自己。

「試問快餐店……何來刺身?何來海膽呢?」

「隔離間日式居酒屋有呀!」

Joe吞了根口水,再說:

「我哋不如試下尊重一下呢間餐廳,食返呢到嘅食物?雞翼薯條好嗎?」

那男生有點失望,回道:

「又係你話道歉……一啲誠意都無……」

Joe失笑起來,想了一想:

「其實我唔想令你失望即,因為個間舖頭好快會閂門。」

「咩呀?佢哋有晚市架!」

「你唔信嘅我即刻過去叫佢哋閂門都仲得……雞翼薯條好嗎?」

男生一臉無奈。

「加多杯紅豆冰!」

「好喇!」

Joe本是苦笑,但見Lancy也一同微笑,心中暗喜。

Joe走到收銀處,盯著時間,已經是五時二十分,還是趕快落單。看到每一個下午茶餐的價錢也接近五十元,深深嘆了口氣。而當中一個名為「特大份薯條雞翼餐」,從相片中看到一碟薯條堆放得溢出來,有極多的感覺,想到應該可以分給二人共用。結果付了比起其他茶餐更貴的價值,買了一份餐。

「多謝你七十八蚊。」

Joe邊等食物邊計算,將一份餐分給二人用,比起買兩份約五十元的套餐更加化算。可是當職員將餐放在櫃面時,Joe看見所謂的「特大份薯條」,是將數條較粗的薯條放在一隻湯底碟上,而且還沒有滿瀉出來。雞翼也只有兩隻,體積如麻雀……

Joe遲遲不敢相信這是他的餐,直到職員跟他確認,Joe才勉強問:

「呢一份兒童餐你話係我買嘅『特大份薯條雞翼餐』?」

「係呀,先生!多謝你嘅幫襯。」

雖然那位有善的職員為他說明多一次,但Joe還未能接受現實。

「等等先,你可以搵到隻細過我隻手指尾嘅雞翼我都算,咁係你哋眼中,何謂『特大份』,得幾條咁算咩?」

「啊,你誤會咗嗱,特大份嘅意思係我哋用特種嘅長幼身薯仔,原個炸出嚟比客人,呢種製法係內蒙古同西藏之間嘅邊境鄉郊中,百多年嚟嘅製法,再加返佢哋秘製嘅甜辣醬,口感一流!」

Joe聽得目定口呆,眼角看到廚房內的員工將一整樽蕃茄醬加入辣醬不斷地攪拌,令他失笑回答:

「秘製……特大份……」

Joe搖搖頭,將身上的証件拿出來,刻意按著職位的部份。

「我係商業罪案調查科,宜家有關一宗商業詐騙案想搵你哋負責人同麻收集一啲証據返去警署調查。」

Joe一邊說著,一邊指著特大份薯條。

二人互相對望,沒有話什麼,職員馬上大量推出薯條,並以筒裝上。

正當Joe滿意地轉身,抱著一筒薯條離開之時,發現Lancy及那男生已經離開。

第三章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