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裁勇者vs民主魔王

第80章 - 時間差異

我終於走到了籠子旁邊,我用劍反覆地劈向籠子門上的鎖,發出「鏘!鏘!鏘!」這樣單調又重覆的聲音。

青龍和煉金術士都沒有再說話,看著地上那堆混在一起的血漿和腦漿,還有散落在周圍的碎頭骨,我們三人都很清楚,牧師已經離開我們了,就這樣,當年和我一起出發的四人之中,就只有我一個還活在這個世上。

「鏘!鏘!鏘!」門上的鎖被劈出了一道又一道細小的裂痕。

「煉金術士、青龍,當我打開完呢個鎖之後,我地就各行各路啦,跟住我呢個勇者嘅同伴,最後結局都只係得一個。」我一邊劈那個鎖,一邊說。

「我作為一個龍族,生活左咁多年,學到嘅野就係,事情未必會照你所想咁發生,但你唔可以因此而責備自己。」青龍說。

「鏘!鏘!鏘!」門上的鎖結構還很堅固。

「我唔係責備自己,我好冷靜,我講緊事實。」我說。

「等等!等等!我被吸左去第二個世界呢段時間,你地究竟發生左咩野事?」青龍問。

我粗略地說了一下我們綁架並誤殺胖漢傀儡國王、然後被師父迷暈的經過,然後繼續用手上的劍劈著那個門鎖。

「下?幾分鐘可以發生咁多野?」青龍說。

「幾分鐘?」我問。

「係呀,我打開完果個裝置,之後吸左落一間房度,係間房度我睇左一段仔投影魔法,講D人類用『魔免武器』驅逐龍族咁。然後呢,佢就再吸走我,我去左一個同呢個世界相當唔同嘅地方。」青龍說。

「即係同我地睇嘅係同一段投影魔法。」我說。

「所謂內容解鎖丫嘛,咁我再被我吸左過去,果邊係一間好大嘅房,中間有一張好大嘅會議枱,然後兩面都係玻璃做嘅牆,可以望出去外面。我行埋去玻璃度,先發現原來呢間房係一幢好高嘅塔上面,而附近又有好多呢種好高,然後用玻璃做牆嘅高塔。」青龍說。

「呢個就係最高將領佢地嘅世界?」我問。

「我估係啦,總之所有野都好唔同,我下意識咁諗住用魔法睇下附近有咩生物嘅靈魂可以幫手,然後我發現,我完全用唔到魔法。更恐怖嘅係,我想由人型變返做龍型都唔得。」青龍說。

「鏘!鏘!鏘!」鎖上面出現了一條明顯比較大的裂痕,我一邊繼續聽青龍的解說,一邊集中向那條裂痕劈下去。

「所以個投影魔法講嘅野係真嘅,係果個世界,根本無人可以用魔法。然後過左幾分鐘,突然係房中心就出現左一道藍魔法門,有三個人穿過度藍魔法門衝左入黎,我通過度門見到你,就無理佢三個,衝返過黎啦。」青龍說。

「即係話,果個世界時間經過嘅速度,同我地呢個世界唔同?」我問。

「我唔知喎,呢D藍魔法問題要問藍龍先知。」青龍答。

「OK,總之就你果邊過左幾分鐘,但呢邊已經過左兩日。」我說。

「我諗我大概明啦,即係話其實兩個世界已經斷左聯結好多年,但你師父嘅家族咁多年以黎都一直搵緊通返去果個世界嘅方法,然後因為你做左勇者,所以佢先有齊咒語同藍龍骨,最後通到過去。」青龍說。

「嗯。然後佢地帶左果個世界嘅武器同埋魔免石頭黎,打算佔領我地呢個世界。」我答。

「但係佢地剛剛為左避開魔法師嘅『冰霜箭雨』,而家走返過去果個世界。由於係果邊係用唔到魔法嘅,要開門,只可以係呢邊開。」青龍說。

「係咪即係話,只要我地呢一邊無人開門,最高將領同師父就永遠都會留係果邊?」我問完這問題的同時,那個籠子上的門鎖終於被我破壞了。

煉金術士奪門而出,向我撲過來,張開雙臂緊緊地抱著我,我可以感覺到她的身體在抽搐,然後我的胸口在頃刻之間,已經沾滿了她的淚水。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