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裁勇者vs民主魔王

第54章 - 艦隊全滅

我向煉金術士使了一個眼色,只見她手一揚,那些三桅帆船的船身化成了粉末,溶到水裡; 黑船的船身則變成了一個大鐵球,不消片刻,就完全沉沒。

船上的人紛紛跳進海裡逃生,海兵們水性很好,開始往岸上游過來。

「可唔可以令海面結冰?」我說。

煉金術士點了點頭,兩手一拍,然後往海面一指,小島外幾十米的海面上,結了一層大約兩米厚,十米闊的冰環,完完全全地包圍了小島。

那些海兵們,一個一個的被困在冰內,有些人的頭部露出來,有些則整個埋在入面。我用力一跳,跳到了冰面上,當我降落的一刻,發現自己的鞋底已經裝上了細鐵釘,在冰上行走打不會打滑,還會踩出很多的小洞。

我走近一個冷得一直在發抖的海兵旁邊。

「而家你地邊個話事?」我問那個海兵。

「副⋯⋯副艦長⋯⋯如果未⋯⋯死嘅話⋯⋯」海兵一邊發抖一邊回答。

「佢係邊?」我再問。

「可唔⋯⋯可以放⋯⋯放我出黎先?」海兵答。

我用力地一腳跺向那海兵的頭,他立刻腦漿迸裂,我沒有回頭看他一眼,走向另一個海兵。

「係⋯⋯黑船⋯⋯黑船⋯⋯果邊⋯⋯」另一個海兵驚慌地回答。

我放眼望去,在數十米外,冰面下面,有一個穿著光鮮軍服的傢伙,整個人被困在冰裡。我走近他,用劍把那塊冰切割出來,連人帶冰把他帶回了岸邊。

那傢伙從外表看,明顯是一個人類,腰間配著長軍刀和匕首,非常典型的魔族軍官打扮。我示意煉金術士把他放頭附近的冰溶掉,他缺氧了好一陣子,頭顱剛露出來時咳嗽了好一陣子才恢複過來。

「你地想點?」那個男人問我,這男人即使被冰封著,寒冷刺骨,而且剛從缺氧回復過來,但說話還是中氣十足,是一個不簡單的人。

「你係副艦長?」我反問。

「係!我而家代表魔族第一、第二同第三艦隊正式投降。」副艦長說。

「好,我接受你投降。」我答。

「咁你而家快D放我出黎。」副艦長說。

「點解?」我問。

「根據魔族戰爭第三公約,交戰雙方都不可以對戰俘施以暴力,特別如各種謀殺、殘傷肢體、虐待及酷刑;又或者未經具有文明所認為必需之司法保障的正規組織之法庭之宣判,而遽行判罪及執行死刑。」副艦長大聲說。

「我唔係要虐待你,你唔好誤會,我只係想你幫我帶一個信息比魔王同埋魔族議會。」我說,然後示意煉金術士把他身上所有的冰都溶掉。煉金術士順便地把他的配刀和匕首變成金屬條,把他綁住。

被綁住的副艦長不由自主地跪在我們四人前面,但他還是把頭抬了起來,看著我,等著我說下一句話。

「你話比佢地聽,我可以好簡單咁毁滅你地艦隊,同樣地,我都可以好簡單咁毁滅整個新魔王城;如果佢唔想咁嘅話,就出黎同我談判,地點係呢個島,勇者、人類、魔族三方面,每個代表團唔可以多過五個人,我地係龍族嘅見證下好好咁傾下以後應該點做,點樣可以係唔使犧牲勇者嘅情況下,阻止全面戰爭。」我說。

「好,我可以講。」副艦長。

「青龍,你可唔可以幫我用巨鷹送佢去新魔王城?」我問。

「等等。」副艦長搶在青龍答應前說。

「你有要求?」我問。

「無,我只係唔明點解你要咁做啫。因為無論係屠殺我地幾千人嘅艦隊,又或者去搵人類、龍族黎談判,都係好難、好煩嘅事。」副艦長說。

「因為呢個係我『想做嘅野』同埋『應該做嘅野』。」我答。

「但事實上,你前提錯左,勇者本來就唔使犧牲。」副艦長說。

「你知唔知我地犧牲左幾多先行到今日呢個地步?」我用手捏住副艦長的脖子,怒吼,然後把副艦長用力地丟在地上。

「我最有資格講,因為我爸爸就係三十年前嘅勇者。」副艦長說。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