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裁勇者vs民主魔王

第20章 - 非誠勿擾

大多數人,包括女刺客和歷史學者,都被魔法師那招「移山填海」嚇呆了,根本反應不過來,大家到了這一刻,才意識到如果這個女人要殺他們,他們根本無法逃走、也無處可逃。

我知道這一刻他們感受到的,是一種叫「絕望」的東西。

這也在我們的計劃之內,在「絕望」的時候,只要有一點點東西可以讓他們抓著,他們就會死命抓著不放,我們就是需要這一刻。

「因為我去新魔王城都無用,戰爭唔會結束。所以我打算係呢個刺客教場度組建政黨,然後參加下年魔王選舉。既然我無辦法同魔王展開談判,我決定自己去做一個魔王。」我說,而且確保在直播水晶球前的觀眾都同樣地感受到那種「絕望」。

「第一步,我地需要三個魔族嘅公民身份。第二步,我們會成立政黨,參加下年魔王選舉。第三步,我成為魔王之後,結束人類同魔族嘅戰爭。」我依照魔法師昨天教我的說詞繼續說。

魔族政黨法規定,只要會員三人以上,財政公開透明,就可以成立政黨;而只有政黨的成員,才可以參與各級的官員選舉。因此,如果我要成為魔王,首先需要的,是三個魔族公民的身份。

牧師這個對種族和信仰異黨頑固的傻瓜大概無論如何也不會成為魔族公民,所以算上弓箭手、魔法師和我之後,我們剛好可以成立一個新的政黨。

「我知道要成為魔族的公民,有幾個方法,第一係父或者母其中一人係魔族公民,第二係同魔族公民結婚,第三是投資移民,三年內要制造超過十個工作崗位。」魔法師一邊說,一邊用凌厲的眼神掃射著在場的人。

「所以,最簡單嘅方法就係,我地而家誠徵三個魔族公民,分別同我、魔法師同埋弓箭手結婚。」我說。

在我說完這句話的一刻,魔法師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昨天她提出這個計劃的時候,也做了同樣的小動作。

「但係假結婚移民係犯法過喎,你地咁做個公民權都唔會合法嘅!」女記者回過神來,說。

「我地唔係假結婚,我地係真係徵婚嘅!」魔法師說,說完又再一次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有無人願意?」我趁機對著在場的一千多人大聲說。

場中變得非常寧靜,也許大家還未明白發生甚麼事,也許大家也被我們破格的想法嚇壞了。但事實上,魔法師這個計劃真的是一石二鳥,既然魔族不承認我的問題是一個外交問題,我們就把問題變做一個內政問題好了。

「我係魔族公民,我可以同勇者結婚。」經過了大約一分鐘的寂靜之後,歷史學者站出來說。

「你!」魔法師大叫,她捏著拳頭,雙眼通紅,一直瞪著歷史學者。

「我係新魔王城經營圖書館已經五年,制造左超過五十個工作崗位,一早就已經成為左魔族公民。」歷史學者說。

「你!你!你!你!」魔法師不只雙眼通紅,連臉也脹得通紅了,手指著歷史學者,說話開始有點結結巴巴。我馬上用手肘撞了一下牧師,牧師立刻明白,並且對她施放了「鎮靜術」。我不明白為甚麼魔法師會突然這樣,明明結婚這個計劃是她自己想出來的。

「好,咁我同你結婚。」我對歷史學者說。

被「鎮靜術」擊中的魔法師冷靜了下來,走向了觀眾中的一隻巨魔身邊,挽著他的手臂,問:「你係咪魔族公民,可唔可以同我結婚?」

巨魔點了點頭,示意應承,魔法師回過頭來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心中不禁涼了一截。而且也不明白為甚麼她要選這隻巨魔,明明這一千多人中有不少俊男、才子或者其他更吸引的男人。

同一時間,教場的另一邊聚集了一堆女性,正要展開勝者才可以和弓箭手結婚的生死決鬥。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