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裁勇者vs民主魔王

第15章 - 團隊管理

我知道看守俘虜這種工作對於牧師來說是比較吃力的,如果不是狂戰士死了,我根本不會指派牧師做這種工作,而且他要看管的,是一個非常熟練「相位魔法」的女刺客。

「相位魔法」可以令使用者隨時轉換去一個平行的異空間,除了其他生物不在之外,異空間內一切的事物都和這個空間一樣。所以魔法師用蜘蛛絲綁著她後,如果她發動魔法去到異空間,在那邊她還是會被蜘蛛絲綁著; 在那個只有她一個人的空間內,她根本沒可能擺脫由我們魔法師製造出來的蜘蛛絲。

同時地,如果她發動相位魔法,我們也會立刻發覺蜘蛛絲內的人會不見了,那就可以再綁緊一點,確認她沒有逃離的可能。

女刺客應該自少就被訓練「相位魔法」,憑籍頻繁的轉換去監視和突襲目標。我不知道她是怎麼趁亂瞞過牧師的,我更不知道她是如何擺脫那些蜘蛛絲的。

通常遇上這種情況,一般團隊領導者會直覺地怪罪有錯失的伙伴,即是沒有看守好的牧師和沒有綁好的魔法師。但我不會這樣做,這是沒有意義的,他們的能力我比誰都清楚,責罵並不會令他們能力上升,也不會令人反省,只會令他們討厭我罷了。

而且事情就是會這樣發生,有時候會不太順利,有時候我們都會失手。

「唔緊要啦!我地而家出發去搵歷史學者。」我拍了拍牧師的肩膊,然後說。

「對唔住,如果我留心D,佢就唔會走甩。」牧師說。人類就是這樣,你怪責他,他會覺得你推缷責任;你安慰他,他反而會把責任承擔過來。

「等等!我反對去搵果個女人!呢個擺明係陷阱黎!」魔法師說。

「咁唔通我由佢殺死歷史學者?」我問。

「你都知道,女刺客只係唔想我地繼續向新魔王城進發,所以先佈呢個陷阱,要我地兜遠路,甚至比佢殺死。只要我地繼續行程,佢一定會返黎跟蹤我地。」魔法師說。

「無錯佢係一定會返黎,但係唔代表歷史學者會無事喎!」我說。

「我都覺得要去救佢,如果佢因為咁比女刺客殺死,咁我就有責任。」牧師插口。

「佢同藍龍定左契約,好快就會死嫁啦,而且佢自己都知自己事,根本可能唔使等到五日後,聽日藍龍就黎攞佢命。」魔法師說得有點激動,一直用腳跺地。

「頭先佢話佢仲有兩年半命喎。」我說。

「佢話,如果佢『本來仲有五十五年命嘅話,而家得返兩年半』,個五十五年係假設黎,你睇佢個樣,至少三十幾啦!係咪真係有五十五年都未知啦!」魔法師說。

「咁樣講有D過份,佢話晒都係上一個勇者嘅伙伴。」我說。

「但係上一個勇者就團滅,死剩佢一個!你點知佢係咪呃你?你兩個都係見到女人就乜都唔理。」魔法師說完,雙手交疊胸前,嘟起了嘴。

「我嘅原則係,我唔會容許有任何一個人因為我比人殺死,加上我真係想知道佢講嘅『真相』,所以我要去救佢。」我說。

「你講乜都得嫁啦!」魔法師一臉不悅地說。

「其實我都好清楚,呢個係一個陷阱黎,就係因為咁,我先需要你,我需要你強大嘅能力黎幫助我。」我衝前,執著魔法師的手,說。

魔法師一時回不過話來,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於是我放開魔法師的手,再次搭住了牧師的肩膊。

「當然,仲有要靠你黎保護我地兩個。」我對牧師說。

我知道,我最強的地方,不是我那招每幾分鐘才能用一次的劍法,而是我身邊這些百年一遇、萬中選一的人才。

於是,我們三人,還有一大堆記者和觀眾,就出發回到獄血河邊,再沿著獄血河往上走,向著獄血河的源頭,火焰山出發。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