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裁勇者vs民主魔王

第102章 - 結束開始

會議結束已經十年了,這十年內,我統一了黑風山東面的人類領地,然後在歷史學者的幫忙下完成了歷史上稱為「勇者立憲」的運動。

這個運動並不是幾個人坐在會議室內相討憲法的詳情那麼簡單,過程中,我親手殺了數以百計反對立憲的貴族權貴、而貴族們也用暗殺、恐怖襲擊和全面戰爭來回應。

之前我從來沒想過,在戰爭結束後,我雙手上沾滿的鮮血居然比我遠征魔族時更多,如果我沒有練成那招「黑洞之劍」,我相信我殺的人會更多,因為我而死的同伴亦會更多。

每次使用「黑洞之劍」,我都會看見更多可能的未來,讓我作出選擇時可以得到更多的資訊,但同時間地,亦令我了解到所謂「無限」個可能性,究竟是甚麼意思。

所謂「無限」,就是當我想迴避某一個後果而作出某一個選擇的時候,往往會出現另一個我不想要的後果。而那個我不想要的後果又會影響著我下一個選擇。

我體會到,這個宇宙總會找到方法應付我,我亦開始明白藍龍之所以那麼嚴格地守護著時間線,不讓任何人改變歷史的原因,因為改變過之後,感覺好像總會有更壞的事發生,但更糟糕的是,改變過後,我已經回不去原本的時間線了。

「勇者立憲」運動經歷了七年才告一段落,這個期間人類領地的人口下跌了十分之一,但總算平靜下來,議會也開始運作,反對派作為政黨存續了下來。

憲法規定每十年會舉辦一次勇者決鬥大會,任何人都可以參加,單對單決鬥,優勝的人會成為勇者。但勇者其實沒有甚麼實際權力,主要國家立法、行政、司法都有獨立團體負責,立法由議會負責,行政由內閣負責,而司法則由法庭進行。

所謂勇者,只是一個圖騰,讓國民心裡安樂,各個團體要向勇者滙報,勇者可以提供自己的意見,但團體可以不用理會。

雖然憲法黑紙白字寫著,如果這三個團體因為任何理由未能正常運作,勇者有權重新大選,或者委任短期的代理團體,但實際上,勇者還是甚麼權力也沒有的虛君。

全國建立了超過四百間魔法學院,大多教授可以用於生產的紅魔法和青魔法,也有一些專門學黑魔法和白魔法的學院。某程度上,魔法已經比我出發遠征魔族時更為普及,當然,和魔族還有一段距離。

黑風山中間打開了三條主要幹線,中間建立了兩國各自的貿易城市,貿易是一種很神奇的東西,明明我給你一樣東西,你給我一樣東西,中間沒有東西多出來,但生活卻會因此越來越好,兩國的人民也很樂意見到貿易日益繁盛。

魔法師國被煉金術士改造,變成了一個由厚金屬外殻包圍,完全與世隔絕的世界。異世界人士在裡面建設了各種設施,包括睡眠用旅店、魔法作物農場等等,老闆似乎在裡面獲益不少。

我把母親大人接回來豐饒國居住,她對目前的生活非常滿意,但卻總是對我不瞅不睬,我理解她認為我對其他家人的死有責任,但這不代表我心裡會不難受。

龍骨塚成了禁地之中的禁地,由黑龍和校長保護著,白龍在條約中加插了保護龍骨塚的條文,如果我去找校長報仇,就是違反條約,會引來整個大陸的毁滅。

世界好像終於從混亂中穩定了下來,我不知道魔法師、牧師和狂戰士對於這世界會有甚麼看法,老實說,我很掛念他們,有時我也會叫藍龍帶我回去看看他們。

好吧,我承認,不是他們,是她。

而我最常回去的,是我們在刺客教場出發去阻止海嘯前的那一個夜晚。我們剛剛發現原來我們相信的一切,無論是挑選勇者的標準、勇者團成立的原因、魔族與人類的戰爭、我們想要的和平,一切一切,原來都是謊言。

「我唔知,我怕我諗完一堆野等你去揀,但最後其實無一個選擇係『正確答案』黎嘅。」魔法師當晚掩著面對我說。

「人生,本來就無『正確答案』。或者咁講,我地幾個聚埋一齊,做同一件事,就已經係『正確答案』。」我在魔法師背後抱著她說。

每一次我回去,我都會發現更多的細節,更多當日我沒有留意的東西。

例如那天天色很好,天上的星星多得好像要用光芒掩蓋黑暗一般,非常美麗,為甚麼我當天沒有好好的和魔法師看一下天上的繁星呢?

又例如,那天我們三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好好的大哭了一場,而那一次,已經是我們最後一次可以這樣放開心胸,抱在一起了,為甚麼我當天沒有好好珍惜那一刻呢?

有太多太多竹的例如,有太多太多的為甚麼。

當我沉醉在回憶這一切一切的時候,突然,有四個人破門而入,其中持劍的一個人衝上來,用劍尖指著我的喉嚨。

「勇者,你投降啦!」那人對我說。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