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戰

第4章 - 4

漆黑的空間內泛起一點點亮光。

白晢的臉龐、清澈的眼神、真摰的笑容……

咚!──咚!

蔣笙驟然瞪開雙眼,凝視著雪白的天花板,不遠處傳來金屬撞擊硬物的鏗鏘聲。他撐起身坐在縐褶的白布上,盯著眼前的深啡色長鬈髮及眼熟的側臉輪廓,腦海立即浮現出一個影像。「你是……」

原本正在整理醫療器具的女子,聽見背後傳來的話語,隨即扔下手中的剪鉗,猛然轉過身,雙手插進白袍的口袋內,渾圓的棕色瞳孔瞟了一瞟蔣笙,輕蔑道。「當不了情侶,就連朋友也做不成嗎?」

蔣笙嘟噥道:「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凱琳。我只是……」他遲疑半晌,最後決定把說話吞回肚子裡。「……對不起……」

「你可以走了。」王凱琳的語調不帶一絲情感。

「對我……做過了什麼的化驗和測試嗎?」

「你的腦袋。」她簡短地道。

「腦袋?!」

「走到一處密閉房間內與一頭被鎖上的不明生物擁抱纏綿。就是發現牠擁有一丁點的少女特徵,立即跟牠接吻──」王凱琳一口氣罵過不停,被自己的唾液嗆了一嗆。

「她完全處於虛脫的狀態啊!」蔣笙努力為自己辯護。「況且她只是一名少女──」

「少女?!」王凱琳打斷他的說話,扯高嗓音咆哮道:「既沒有男性的性器官,且沒有女性的……你認為牠是屬於哪一種性別呢?」

蔣笙不吭聲。

凱琳吐出一口大氣,讓自己的情緒平穩過來。「你還是離開這裡吧。」

「這種妖鷺……你們發現了多少頭?」蔣笙問。

「你真的什麼也不知道……」她輕蔑地睨了一眼。「還是你忘記了你的狂人長官賀軍煌的訓示呢?」

「嗯。」蔣笙點一點頭,沒有做出什麼回應。

凱琳雙臂交疊在胸前,語調變得有點譏諷。「對喔,我也明白的。誰會在意你這個特種部隊的小頭目呢?」

蔣笙垂下頭。「對不起……」

王凱琳凝視著他的失落神情,感到有點悔疚。不過,她沒有打算對他表達任何歉意,只是把嗓音調控一下,減少戾氣。「這幾個月的行動中,在太子、深水涉、何文田的車站內也捕獲到這種妖鷺。香港沿線也是首次發現牠們的蹤影。牠們的體形大小及樣貌各異。共同之處就是表面上不存在性器官……」她戛然止住,猶豫片刻。「你需要知道這些,已經足夠了。」

蔣笙仍然保持緘默,雙眸凝視著披在雙腿上的白色薄毯,眼神空洞,腦海裡漸漸浮現出那張臉龐。

「怎麼樣了?」王凱琳用疑惑的眼神盯著他。

「我可以……」蔣笙嘟囔著。「……跟你約會嗎?」

「什麼?!」王凱琳喊叫道。

「就是說……」他抬起頭來,微笑道:「你最喜愛那間的餐館。」

凱琳呆木地凝望著他,靜默了半分鐘,怒氣再次湧上心頭,一手抓起短櫃上的襯衫及長褲,然後扔到蔣笙的臉上,舉起手,指向門口,咆哮道。「立即離開!」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