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戰

第3章 - 3

躺臥在地上的貴鬼瞥見蔣笙狂飆了,立即舉起步槍向怪物的軀殼亂射,把牠的注意力誘過來。

「幹得好!」蔣笙咬緊牙關,雙手緊握劍柄,從牠的腋下朝上砍去。鋒利的劍刃沿深啡色的表皮切割,磨破腐爛的筋肉,折斷肱上膊骨。連貫流暢的動作在堅實的軀體及四肢完美地表現出來,卻戛然停住。

劍刃牢牢卡在牠的臂上,蔣笙握不住劍把,雙手鬆脫,衝力令他直仆向前,雙腳一甩,打了兩個翻滾,倒在貴鬼身旁。「拉啊!亮!拉啊──」他趴在地下,歇斯底里地咆吼。

接下來的,就是一場拔河角力賽;一場人類與野獸之間的比併。

巨獸咬牙切齒,身上的青筋顯露無遺,利用僅剩的一隻壯臂,竭力攀爬向前,希望脫開綑綁。另一方則拚命拉扯緊繫在對方身上的所有鋼索,就連厚厚的黑色手套也快要被磨薄,手心燒得炙熱刺痛。

無論任何物種也逃不過大自然的法則。每當力量達到極限及顛峰時,崩塌亦會以超乎想像的速率降臨,就像一條已經被鎖緊的琴弦,仍然不斷地扭動著弦鈕,最終,劈的一聲斷裂開。

怪物仰天哀嗚,被撕下的左臂在月台上顫動著,黏稠的液體灑滿遍地,淒厲的叫聲響徹整個車站內。

「細寶!」蔣笙爬起來吆喝道:「心臟……心臟位置!」

靜待已久的細寶立即舉起最後的一支鐵棒,用力一按下去,箭頭直飛插入怪物的胸膛。其他小隊一湧而上,槍頭集中指向胸前的傷口狂亂地進行掃射。

怪物用盡最後一口氣,怒吼握拳,揮動右臂,轟開圍繞身旁的數名軍官。

各部隊不但沒有鬆懈及退縮,攻擊更加猛烈。巨物的軀體滿佈彈孔,深紅色的血液流遍全身,右手舉抬至半空也無力揮舞,雙腳癱軟,喉嚨哼出微弱的嘶啞聲。一副像堅固大樓的胴體,最終也倒塌下來。

眾人停止一切活動,屏住呼吸。

蔣笙緩緩地站起來,小心翼翼地湊近怪物。

牠倘存有一絲氣息。雖然發白的眼球沒有瞳孔,不過,蔣笙與牠的目光相觸,仍然能夠感到牠的敵意、仇恨和不忿。

蔣笙用悲憐的眼神瞄一瞄牠,隨即將視線移開,就像心中有愧,有所歉疚。他繞過垂死的怪物,走近月台邊,瞥了一眼漆黑的隧道,一躍跳下,腳踏在路軌上。

司徒亮拋出步槍,蔣笙一手把它接住,開啟探照燈,窺視漆黑一片的四周。他踏前幾步,發現一扇鋼門在隱蔽的凹陷處。司徒亮湊近,右手輕按下門把,用力一推。蔣笙迅速弓身竄進內,向四面八方照射勘查。黯淡無光的房間內空無一物,不過,當他扭轉頭望向另一面的牆壁,就被一副蒼白的赤裸軀體嚇一了跳。

蔣笙將光線射向物體上。牠的外殼跟人類沒有兩樣,胸部微隆,四肢被鎖鏈扣起來成十字形,身體纖幼,頭顱沉沉下垂,臉龐被一綹一綹的深啡色髮絲遮掩住。背上的一對白色豐羽翅膀,被兩條長釘吊掛在牆上,沾下了一層一層的結痂。他走近仔細一瞄,發現鼠蹊部平滑一片,既沒有男性性器官,且沒有女性的。

蔣笙拿起槍,對準鎖鏈,扣下板機。

司徒亮被突如其來的槍聲嚇了一跳,鑽進房間內,只見蔣笙跟一頭人形少女的物體扭作一團。「你……攪什麼……」

蔣笙勉強把頭轉過來,用下巴指一指向翅膀。「長釘……打斷它……」

司徒亮邊用槍托拔掉長釘,邊呢喃道:「牠是那群惡魔的糧食嗎?」

蔣笙單膝跪下,把牠輕放在大腿上,擱下自動步槍。在整間狹窄的房間內,配置在槍架上的探照燈照散出的微弱光線,僅僅能聚焦在他們的身上。

司徒亮把護目鏡及面帽一併脫掉,整理一下披散的頭髮,眼前的景象清晰起來。長長的睫毛、纖細的鼻子、幼薄的嘴唇、尖削的臉龐。五官輪廓分明,軀體散發出一種耀眼的光芒。

蔣笙緊盯著牠的面龐,感到有點眼熟,差點兒喊出她的名字。

「天使嘛?」司徒亮湊近一看。「難怪要把牠鎖起來。」

蔣笙遲疑了一下,沒有回應司徒亮,只是從褲管的外貼口袋內掏出一個細小的圓筒,扭開蓋頂,將瓶口放到牠的嘴邊。水點沿著牠那乾澀的嘴角流向下顎,半滴也沒有滲進口腔內。

他把瓶內的液體大口灌入自己的嘴巴內,然後貼緊牠的臉,四唇交接。

司徒亮被蔣笙的舉動嚇了一跳,大感詫異。「你……不用這樣子吧……」

神秘生物的嘴唇微微抖動,緩緩地把口腔內的水吞嚥下去,並張開眼簾。淺啡色的瞳孔內蘊含了無限的柔情;嘴角微微翹起,表達出由衷的感激。

門外突然一陣騷動,數名身穿白色生化保護衣的人闖入,二話不說,從蔣笙的懷裡把神秘生物搶過來,放進銀色的封套袋內。

蔣笙被眼前的狀況擾亂了思緒,只能睜大雙眼,呆木地望向司徒亮。

司徒亮有點不知所措,舉起手中的護目鏡,指一指向鏡片,尷尬地說:「可能……我沒有把它關掉……」

蔣笙站起來,另外兩名像太空飛行員的人走到他的身旁,迅速把一個氧氣罩套在他的口鼻上。

司徒亮吆喝道:「你們在幹什麼?」

蔣笙來不及做出掙扎,只感到一片模糊,雙眼闔上,眩暈過去。

「你跟牠有過任何接觸嗎?」一道糢糊的聲線向司徒亮質問道。

司徒亮瞪大眼,緊盯著銀色封套袋內的蔣笙,連忙揮手搖頭否認。「沒有!沒有!」

捕獲目標後,他們就沒有理會司徒亮,繞過他的身後鑽出房間。

司徒亮隨後竄出,嘟嚷著。「我可以把他們領回嘛?」

他的提問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只能眼巴巴望著他們的背影遠離去。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