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之城

第98章 - 有血有肉的工具

剛過去的兩小時裡,我決定了三件事.

 

一是給告花兒打完電話後,我不死心的將搜尋範圍擴大,花了半小時在爺爺家的附近穿街走巷的,還叫了輛車載我去了下城舊區一帶,原因是那裡野狗子比較多,心想狗子喜歡紮堆,一趟過去碰了碰運氣.

 

二是在幾番搜尋無果後,我索性連上城都不回去了,直接在下城舊區的一館子裡點了麻辣燙和一碗米飯,吃盡後就決定將去醫院看望爺爺的事延後,畢竟我心虛得很,兩次將"少俠"弄丟了,小心臟確實受不了,讓我現在瞄一眼爺爺,我都兩手直抖.

 

三是關於我跟告花兒的聯繫,那崽兒後來又追了通電話過來,態度強硬的讓我先別輕舉妄動,等他下班跟我會合後再做打算,聽後我倒是笑了幾聲,心說這弄得告花兒就像領導者似的,他在電話裡教我做事的拽語氣,讓我真想錘他幾拳.

 

接著看准了時間,當我到達告花兒公司門口的時候,也碰巧告花兒剛從公司裡頭走出來,他見著我就說道:"我剛剛又做了件偉大而又值得被人讚頌的事,那就是為了跟你金瑞大爺會一面,我想都不想就將今晚跟准媳婦的約會取消了,請別再說我重色輕友了."

 

"還准媳婦?別個女娃兒還真的稀罕你了?怕是你自作多情吧?"我邊說邊將告花兒往偏角帶,總覺得"少俠"一丟,我站在哪裡都不自在,更何況是一家正在下班的公司門口,直覺說話還是注意點好,想著陽城是小,小也有小的可怕.

 

"誒!大人談戀愛的事,你小娃兒別亂插嘴."告花兒模樣一拽,老子就想錘死他.

 

我哼了一聲地說道:"耍流氓是重罪,你自己好自為之吧."

 

而告花兒給我敬煙,他自己再故作瀟灑的將煙叼在嘴角,不急著點煙,說道:"還是說回正事吧,你在電話裡賣關子,說可能曉得"少俠"跑去哪兒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在回答前,整個人被定住三四秒,接著快速眨了眨眼睛,說道:"事發突然,我實在想不到"少俠"會跑去哪裡,彎彎角角我自認為都找遍了,何況一隻狼青鬥犬在陽城裡亂跑,城裡的鬥狗迷這麼多,為什麼到現在都沒人給我們金家報信呢?"

 

告花兒早就從我這得知事情又是覃洋那龜兒子惹出來的,便說道:"真是惱火,老子們遲早要跟覃洋那龜兒子算算帳,記得他龜兒子打小報告讓我們看不了比賽的事,老子都沒來得及跟他算帳."

 

我實在沒興趣說算帳的事,仍說著正題:"算帳這種事先別提,你注意到我剛剛所說的重點了吧?"

 

告花兒歪嘴嗤了一聲,說道:"難道"少俠"跑出城外了?媽的!不會是又跑去寶塔鎮找它爺爺"火線"了吧?"

 

我腦殼一仰,眼睛瞪得老圓,還打了聲響指,很是清楚接下要面對的困境.

 

人不見了還可以報警,而一隻準備當鬥犬的笨狗子不見了,試問我找誰幫忙去?那些關愛動物協會的成員會不會總動員出來幫我找狗子呢?最後還不是一切自己啃,上次一趟寶塔鎮下來把我跟告花兒,塗令幾個折磨得夠狠的,即便目前是胡亂猜測,但也要隨時做好再跑一趟寶塔鎮的準備.

 

兩小時前我也試著冷靜的想過,猜測歸猜測,那寶塔鎮究竟值不值得花時間跑一趟?到達後怎樣安排後續發展?是在鎮上挨家詢問嗎?那最後撲了個空又怎麼辦?回來陽城又該去哪裡找?在寶塔鎮遇到"火線"非要扣留"少俠"怎麼辦?"獵刀"發瘋又該怎麼辦?

 

還是說.....花錢請陽城晚報掛段廣告,告訴所有陽城人,老子金家丟狗子了?

 

"還等什麼?我去找車,你去買點東西給我填填肚子,二十分鐘後在前面街口等."告花兒一副領導者即將要幹大事的模樣,在手機通訊錄裡滑了滑,卻被我一手攔下.

 

"你不記得某個細節了?"我眼神尖銳地瞄了告花兒一眼.

 

告花兒一時間被問糊塗了,說道:"你啥子時候也學了這壞毛病,說話喜歡發問句,不曉得直接一點將答案說出來嗎?"

 

這回是我該遭,是我錯就從來不狡辯,說聲不好意思後,接道:"嗅覺啊!我們人基本是靠眼睛去找狗子,但狗子之間就不是這麼回事了,本來就是你提醒了我,你自己卻忘了?真的搞笑呢?"

 

"又要把塗令那崽兒請來一回?"告花兒沒了領導者的模樣,整個人瞬間就癟了,自然是拿不了主意.

 

我歎氣一聲,說道:"不用,並不是借"答案"來幫忙的問題,而是上回"麻辣"重創出局後,塗令那崽兒就有些不正常了,他那人受了打擊,恐怕......短時間裡是站不起來的."

 

告花兒用兩根手指掃了掃下巴,一副似在打壞主意的模樣,最後突然一聲喊道:"我懂了!我懂了!'時勢造英雄'!對不對?老子的"火炮"將會大派用場了,這第二次的寶塔鎮行動,就因為老子"火炮"的參與而註定被載入史冊!"

 

我心裡其實在想:為什麼在我真的需要別人幫個忙的時候,最後能幫忙的為什麼每次都是告花兒這種沒腦子的智障,為什麼啊?

 

"我反對!"我緊著眉頭,感覺整個額頭在朝著眉目間擠壓過來,似乎有種呼吸難過的錯覺.

 

告花兒不服,將嘴巴噘得老高,說道:"憑什麼反對?老子"火炮"大出風頭的機會來了,誰都攔不住."

 

我哼了一聲,說道:"但凡動一動你的腦子就曉得,"火炮"的傷還沒有百分百痊癒,我們去寶塔鎮不是他媽的郊遊,如果當"火炮"追蹤成功後,"火線"跟"獵刀"都在"少俠"的身邊那怎麼辦?我一個人喊不住兩隻狼青犬的,何況"火線"的第一主人是我爺爺而不是我,所以你的"火炮"有能力抵抗到底嗎?"

 

我喘著粗氣,只聽告花兒貼近我耳邊說道:"老子童爽帶的鬥犬,無懼任何挑戰,怕死就不當鬥犬,帶傷走一趟寶塔鎮又有何難?"

 

我將早就燃盡的煙頭狠力地扔在地上......

 

"那我寧願不去寶塔鎮,我取消這次的'行動',鬥犬有血有肉,並不是你耀武揚威的工具,懂嗎?"我刻意走近一步,我要讓告花兒知道,他龜兒子再犟嘴不聽話,就有吃我拳頭的風險.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