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之城

第95章 - 牽狗外出遇傻X

我在街邊的小商鋪買了兩個包裝蛋糕給"少俠",期間我命令"少俠"乖乖地在店門外等著,那狗東西很是乖巧聽話,就蹲在門口不敢亂動,一直在留意著我在店裡的一舉一動.

 

而進來買東西的客人嫌"少俠"擋了道,卻也不敢吼它,只好側身跨步進了店裡,我見此很是抱歉,趕緊付了錢就領著"少俠"往醫院方向去了.接著"少俠"一邊跟在我身邊就一邊用嘴接住我拋給它的蛋糕,沒幾口的功夫就將兩個包裝蛋糕消完了.

 

其實我剛剛也給自己買了包核桃酥,喂完"少俠"後便掏出一塊核桃酥讓自己也吃起來,哪成想貪嘴的"少俠"向我投以渴求的眼神,這狗東西連我的核桃酥也想吞幾口,不過最後我忍住沒給,輕吼一聲,將"少俠"的小激動給壓了下去.

 

再是我將"少俠"往醫院領去,皆因我又有個大膽的想法,便是趁著我去住院樓看望爺爺之前,就故意命令"少俠"必須要留在醫院大門口附近,當然我也會在遠處暗中觀察,目的就想看看這狗子能將我的命令理解到何種程度.

 

很快到了醫院大門前,我沒作停歇,便很奇怪地對著"少俠"說起了一串人話,清楚的告訴"少俠"我要離開一會兒,期間除非是遇到了特殊情況,那在我回來前都不能離開醫院大門的附近範圍,否則要接受懲罰.

 

這個測試整整進行了半小時左右,我心說自己也是夠變態的,那麼認真的去跟一隻鬥犬較這種勁,而"少俠"的表現也很好,據我在近一百米外的隱蔽處觀察,"少俠"一直在大門前走來走去,期間有路人要摸摸它,它更是謹慎得不得了,閃身一下就躲開了.

 

在測試的最後十分鐘裡,"少俠"更是規矩地臥在一處不擋道的地方,很是安靜地觀察著大門附近的一切,期間路過一只有頸圈的家犬,"少俠"見了就霍然立起身來,沒急於攻擊,而是朝那只家犬低吼三聲,家犬便灰溜溜地逃了.

 

見此我心裡咯噔一聲,驚歎"少俠"的成長速度非常的快,除了剛剛在院牆上猶豫不決不敢跳下來以外,其餘時間的它似乎也慢慢有了點'鬥犬'的味道了,總不至於像以前那樣了,見著生人都抖著身子想找地方躲,所以說這變化之大,絕對有理由讓我陷入了一陣思考......

 

"始終有著鬥犬的基因,迎來成熟期也很正常嘛,但是....這也有點像'一夜開竅'的感覺,或者說...趁我不在的時候,"少俠"這笨狗子被某些人引導過."我輕聲唸道,這疑問我也只是略略提起,根本就沒心思去細想,再說結束測試在醫院門口接回"少俠"後,我又遇到了一道難題......

 

覃洋那龜兒子牽著"大王爺"朝我這邊走來,那龜兒子的時裝觸覺很是詭異,他家裡那麼有錢,名牌服裝大可以幾車幾車的買,卻非要穿些花裡胡哨的衣服褲子,想將自己弄得前衛些卻又整不出那種味道,最後就把自己扮成了一個智障.

 

再是那龜兒子明顯是看見了我,他得意洋洋的臭模樣很是招恨,看來他從沒在乎過自己為了私怨而去給鬥狗會打小報告的事情,他自己的卑鄙行為讓幾十個鬥狗迷看不了比賽,他卻當作是雞毛蒜皮的狗屁事情.

 

老子從不虛覃洋,管他龜兒子家裡有多少個銅臭,我更是要跟他打個招呼,但有樣細節我必須注意著,就是"少俠"跟"大王爺"之間的距離,而所幸覃洋將"大王爺"扯得很緊,即便那狗東西已是看見了"少俠",在低嗷作亂,我也其實不必擔心太多.

 

反倒是我見著"少俠"變化之大,直接以低嗷回敬"大王爺"後,竟是一陣欣慰感動,心說果真是留著鬥犬戰士的血液,最關鍵的是"少俠"它沒有虛場,起碼有勇氣跟"大王爺"在第一時間裡'打嘴仗',回想以前那愚笨膽小的"少俠",便曉得此時情況的出現,已很難能可貴的了.

 

接著我打算不跟覃洋囉嗦,直接說實話探探道,如果這龜兒子心虛的話,那我絕對會第一時間就能察覺得到:"喂!還多得你給鬥狗會打小報告,陰差陽錯的讓我有機會可以進場近距離看比賽,真是感謝了!"

 

我留意到覃洋嘴裡"嘶"了一聲,然後嘴巴閉不像閉,張不像張,呆滯了足有兩三秒,這情況就說明他已經把自己出賣了,我隨即也證實了塗令的話,覃洋這龜兒子真是做事情掉腦子,我跟告花兒嘲諷他即使再怎麼不對也好,他都不應該去跟鬥狗會打小報告,因為其後果牽涉到了太多太多的鬥狗迷了.

 

然後覃洋的回答也說明這龜兒子是個小人,他說道:"哼!都不曉得你在說啥子?請不要給我亂扣帽子,你不在意自己的身份,並不代表我也不在意."

 

我不屑地哼了一聲,說道:"你很在意的所謂'身份',其實是你老爸給你的,包括你這麼多年來花出去的每張票子."

 

覃洋聽後竟理直氣壯起來,說道:"你說這些話,是因為嫉妒吧?因為你自己永遠也擁有不了."

 

我噗嗤一笑,確實不想將這話題帶下去,免得這龜兒就趁機細數自己會繼承多少家產大業,再很幼稚的嘲笑我永遠也得不到他會繼承的一切,於是我另開話題,主要還是想耍一耍這龜兒子:誒?"'小王爺'還在養傷嗎?搞得你只可以牽'大王爺'出來,以前不是牽兩隻鬥犬出來嗎?那樣子才威風呢!"

 

哪曉得覃洋將腦殼仰起來,面對著我還自以為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說道:"品種優良就是與別不同,'小王爺'的傷早就痊癒了,正在為明年第一季的鬥狗大賽而準備,兩名退役的練犬師被我花錢請了回來,對'小王爺'進行著一個星期五次的高強度訓練,不像得童爽那狗子恢復得那麼慢,雜種狗始終是雜種狗,跟我的多伯曼犬完全沒得比."

 

我又哼了一聲,說道:"用你的腦子好好回想一下,或是下次見著童爽的狗子,再睜大眼睛好好看一看,童爽的狗子會是雜種狗嗎?那是......巴斯特牛頭梗,你個腦殼有問題 的傻X!!!"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