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之城

第86章 - 並不是第一次見面

等我在門口抽完煙,見著鬥狗場內的觀眾都散盡了,清潔人員已在清洗打掃場內的彎彎角角,特別是擂臺地板上那"麻辣"滴下又幹透的血跡,正被清潔人員用力地擦拭著.

 

隨即我的歎氣聲也很無力,而鬥犬在擂臺上重創撒血的情況我見過多回,仿佛是許久沒回來陽城看比賽了,這下親眼見著"麻辣"敗得如此不堪,心裡頭多少有些發涼,不過我也深信這事習慣後就好,一切終將回歸自然.

 

身旁的告花兒也歎著氣,為的是香煙抽完了,吵著要去便利店添包新煙,還慫恿我一會兒去吃臨江路那邊的館子吃柴火雞,不行的話就去吃紅燒鱔段,再不行的話就去老田那裡吃燒烤,反正今天這館子是搓定了.

 

而我早就豁出去了,很清楚在鬥狗場裡至少有十幾個人都曉得我進場看比賽了,這些人跟我爺爺都是鬥狗界相識的同行,偶爾也去我家的火鍋店用餐,如沒意外,我老爸老媽會在四十八小時內得知我還在陽城的事實.

 

但徹底曝光也自有好處,終於能肆無忌憚的在陽城走完上城再走下城,想去哪裡搓館子就去哪搓,再也不用吃著膩透的肥腸面,就連回覆告花兒也不用思考太久,知道告花兒幾次三番都說過柴火雞好吃得很,就決定去試一試柴火雞.

 

告花兒高呼萬歲,高興得像個得到棒棒糖都能手足舞蹈的稚童,還主動說要請客,我見這有人請客自然心裡飄了飄,輕說也要宰告花兒五百塊左右,決定一會兒進去館子就問什麼菜品最貴,連柴火雞都要兩種口味,誓要告花兒在結帳的時候頓覺自己身上好像掉了塊肉.

 

接著我跟告花兒先去便利店各自添了包煙,結了賬正要走出便利店之時,門口就有個男人正迎面走進,我感覺對方瞄了我一眼,我自然用眼角瞄了他一眼,一秒過後,我跟那人都將眼睛睜得老圓,幾十個詞語都湧到嘴邊了,偏偏激動得說不出來話.

 

"怎麼?你認識?"告花兒在問話的兩秒裡,已等不及地撕開香煙的封口膜紙,先給我遞了根煙,自己嘴角再叼了一根,只是礙於還在便利店裡,就沒準備把煙點上,最後他還打了個眼色,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

 

"認識!認識!想不到這麼快又碰面了,你好啊!劉公子!"我連忙遞煙,誰知劉公子收掉驚訝的臉色,話都來不及說,率先給我遞來上次我說抽來極好的那金裝高級香煙,也很識趣的給告花兒遞了一根煙和一張名片,只是告花兒有些反應不及,尷尬一笑,接了香煙就點頭道了謝.

 

這嘴裡有煙,而且還是金裝版高級煙,自然一秒都耽擱不得,必須儘快點上,於是我向劉公子示意出去便利店門口將煙點上,告花兒那崽兒像個傻傻的跟屁蟲也跟在後面,三人就在便利店門口左側不礙人的地方吞雲吐霧起來.

 

"剛剛的大戰結果覺得意外嗎?"

 

劉公子沒有半句屁話,連重遇後最基本的客套問候都直接省略了,他自然是明白,像我這種跟鬥狗競技有關係的人,此時出現在鬥狗場附近,就算是不進場觀賽,也會是那種在場外八卦場內一切動態的人,於是開門見山,問起我對比賽結果的感受.

 

我靠在便利店外面的玻璃牆上,說道:"意外倒是不覺得,這戰果完全能理解,"公爵"畢竟是新王,這事實能解釋一切,只是想到"麻辣"重創後可能會影響後面的競技生涯,說句心裡話,多少都覺得很可惜."

 

劉公子嗯了一聲,說道:"用不著去為那些受傷出局的鬥犬們感到可惜,那些狗子從治療到養傷到康復療程,還有伙食方面等等,就享受著極高的待遇,有的練犬師還要專門聘請小工阿姨貼身照顧自己比賽受傷的鬥犬,所以就說那些狗子幸福得很,至於後面的競技生涯會不會受到影響,這問題說實在的,上得了擂臺比賽,人跟狗都要有個心理準備,凡事想開一點."

 

我來不及回答,卻見告花兒將劉公子遞去的名片看了幾眼,說道:"這幹產品推銷的人就是說話精細到位,你還別說呢,我恰好想買輛小車,預算在十萬以下,不曉得劉公子可不可以介紹一些車款來?"

 

我咳嗽一聲,瞪了告花兒一眼,說道:"能不能讓我們先把鬥狗比賽的事說完,你這窮酸模樣還預算十萬以下呢,你想養輛車也可以,先把抽煙和搓館子的習慣戒掉,騰出來的錢給車加油,懂嗎?"

 

"呃?那...我再考慮考慮,或者將預算降低至五萬以下?"告花兒抽完劉公子遞給的煙,不歇氣的又點上自己剛剛添的新煙,而劉公子興許也覺我這朋友告花兒是個'腦殼有輕微毛病'的人,就那麼輕笑一聲,實在不敢把反應做得太大.

 

"抱歉這位朋友,公司有規定,安排我負責的專案只接待八萬以上的車款,但我可以將你的需求轉交給我的其他同事?"劉公子撈票子的本性就這麼顯現了,對此我沒意見,只是稍微提醒一句:"我這朋友買車這問題先不說,既然都這麼碰見了,肯定要接上剛剛的話題,說說鬥狗的事情."

 

劉公子看了眼手錶,快言快語:"碰見了是緣分,要不我們三個找個館子,坐下慢慢聊天喝酒抽煙吃小菜?"

 

"吃柴火雞!吃柴火雞!"告花兒墊起腳尖,右手夾煙,左手直接舉了起來,模樣就像主動舉手要上講臺答題的小學生一樣,很難想像若是今天他吃不到柴火雞,這崽兒會不會發瘋拿刀子砍人呢?

 

對此劉公子沒意見,我甚至是愛死劉公子的這個決定了.

 

於是二十分鐘後,我們三人徒步來到專營柴火雞的館子,坐下就點了兩種口味的柴火雞,一種是原味,一種是麻香味,再加三碟開胃涼菜,一碟鹽巴炒花生,冰啤酒又被安排了十瓶,最後才各自點起了煙.

 

煙倒是抽了四五口了,隨後劉公子更主動的給我和告花兒倒酒,邊倒邊說:"來來來!先喝點冰啤酒'漱漱口',不夠再整點白的."

 

告花兒見又煙又酒的,柴火雞也能吃著了,確實是來勁了,只是令我激動的地方卻不是這些,我就想跟劉公子聊聊鬥狗的事情,就像最初在大巴士上跟他剛認識的那樣......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