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之城

第85章 - 小羊羔

"你的意思是說我跟金瑞應該去當小丑嗎?再說這是我跟金瑞的小矛盾,你突然加把嘴又幾個意思?龜兒子這三個字被你叫出來真是難聽死了."告花兒不滿塗令也不是一天半天的事情了,再說塗令剛剛那幾句話聽來也怪不舒服的,就弄得告花兒瞬間忘記了剛剛還在跟我吵嘴的事情,而將'攻擊點'移向了塗令.

 

而塗令畢竟也受到"麻辣"重傷出局的打擊,不排除在言語上會有發洩的嫌疑,雖說以前也聽過這崽兒說些狗屁話來嘲諷我跟告花兒,但像這回讓我跟告花兒去當小丑一說,恐怕任誰聽了也直覺不舒服,所以我覺得告花兒的動怒是可以理解的.

 

只是告花兒決定沒完沒了,我還相信假如我沒在場的話,告花兒那崽兒就幾乎要動手了.他說得口沫四濺,用'龜兒子'三個字不停組成各式各樣的句子去回擊塗令,這開頭聽一兩句還覺新鮮,但聽多了就略顯滑稽了,弄得塗令那崽兒憋笑憋得無比痛苦.

 

反正我是沒心思笑出聲來,並不是告花兒的一言一行不惹笑,而是我比較關心塗令在剛剛話中已說得很清楚了,這崽兒有件事情要告訴我跟告花兒,我也想過但凡是塗令主動說出來的事情,可聽價值都是極高,說不定這次又會帶來"火線"和"獵刀"的消息呢?

 

"龜兒子!我在說你呢!你能不能將注意力轉來我這邊?"告花兒沒完沒了繼續著,他又在不滿塗令將注意力放在了我的身上,而我也大致曉得塗令為什麼會將視線擺在我身上,再勸停告花兒收掉嘴皮後,我就直截了當的問著塗令......

 

"不是說還要事情要跟我們'分享'嗎?有屁快放!還有剛才比賽進行期間,你幾次都轉身過來盯著我看,究竟是幾個意思?回回都這麼神秘兮兮的,你以為自己很酷嗎?"這話說出來很容易,卻不知為何偏偏弄得我有點上氣不接下氣了,連忙點了根香煙通一通喉嚨,連吸了三四口才好了些.

 

一旁的告花兒倒也聽話,被我一勸,說停嘴就停嘴,還跟我一樣的點了根香煙,投向塗令的眼神盡是不屑,竟他媽很神奇的跟我極速'和好'了,手肘還故意碰了碰我,輕聲說道:"老子最看不慣這崽兒故作高深的狗屁模樣,"麻辣"出局他心情肯定也不好,還裝個什麼狗屁冷靜呢?"

 

"看穿,不說穿,世界更美好."我輕聲回道,轉眼見著塗令換了一副眼神,就是那種一旦看見我跟告花兒擠在一起輕聲說話的時候,就會投以好像看著兩個智障在他面前做小丑戲的眼神,這眼神我跟告花兒很是熟悉,都看了十多年了.

 

而告花兒回回都忍不得這種眼神的存在,直覺這是一種侮辱,這崽兒正想重新對塗令開炮之際,我連忙抓住告花兒手膀,急匆匆地對塗令說道:"你要賣關子,我們就不等了,吊了別人的胃口後,自己又他媽不說話,這是幾個意思呢?"

 

我很清楚,塗令再怎麼耍酷裝深沉,也掩蓋不了他因"麻辣"出局而落下的極壞心情,到最後我也佩服這崽兒的忍耐力,在所謂'麻辣後系群'的領軍者遭到如此慘況之下,他不但抽空閒嘲諷我跟告花兒之餘,還依舊保持他平時的那張冷峻面容.

 

就此,老子不拍手掌都不行了.

 

估計是等了十幾秒,塗令才主動走前一步,依舊是看著智障的那種眼神,將我跟告花兒各自瞄了一眼,最後說道:"當我知道你被人耍了,就想多看你幾眼,想看看你被蒙在鼓裡的那種狀態,那樣子真是可笑,這種樂趣要局外人才能瞭解,你懵然不知的表情還真像個小羊羔."

 

告花兒朝我靠了靠,輕聲說道:"媽的!他又在貶低你."

 

我噓了一聲,輕聲回道:"你給老子閉嘴!退回去!"

 

告花兒聽話得很,退回去就自顧自的抽煙,還三秒內就瞄了塗令五六眼,學足了塗令平時那看人不屑的眼神,複製又貼上的回敬給塗令,只是塗令一向沒閒心理會告花兒,一直將注意力擺在我身上,這弄得告花兒氣得幾乎要原地爆炸了.

 

"麻煩把話說清說直,老子沒閒心猜來猜去,我被誰耍了?那龜兒子又耍了我什麼?"我沒對塗令的所說感到震驚,因為我更關心於"火線"那狗子的下落,這見塗令的所說幾乎確定跟"火線"沒半點關係,於是從心理上,我感覺不大.

 

塗令似是也瞭解我反應不大的原因,先得意地擺擺腦袋,再說道:"你就沒仔細追究過一個問題嗎?鬥狗會在開賽前才急忙忙的拉起帆布將整個鬥狗場圍起來,這說明是有人臨時打了小報告啊,很可能是非常誇張的舉報一部分鬥狗迷為了撿便宜,在鬥狗場附近的廉價酒店訂下房間,為的就是近距離觀看鬥狗比賽."

 

"覃洋?是那崽兒打小報告嗎?"告花兒的智商突然天馬行空起來.

 

但隨著塗令輕輕將腦袋一點,這說明告花兒天馬行空的智商用對了地方,我則實在是反應不大,心說自己為了躲家裡人,本就不該來看這場大戰,再說這不該曝光都已經曝光了,事已至此,驚呼和憤怒都已失去了意義.

 

除非是因為覃洋打了小報告這一事,最後弄得我踩了一腳的狗屎,那麼這就另說了.

 

"難道是你們得罪了覃洋?否則他也不會無緣無故的去跟鬥犬會打小報告,弄得金瑞逼不得已的要進現場觀賽."塗令舉動很是奇怪,這崽兒把話說到一半時,已經在往大街那邊走去,似乎他剛剛走過來就是要等個時機,說出我被人耍了的事實,隨便看個笑話就可以滾蛋了?

 

等我想回話,已見塗令的背影在四五米開外,心裡叫恨後只好作罷,轉身對告花兒說道:"我想過了,覃洋那龜兒子!無非就是不滿意我跟你當時在酒店門口嘲諷他,在美女面前讓他沒了面子,這龜兒子的!遲早有天會惹大禍."

 

告花兒拍著我肩頭,說道:"就這麼算了?"

 

我無奈地擺擺腦袋,說道:"比賽都看完了,現階段實在沒必要去追究什麼,更重要的是你,你千萬別私下去找覃洋,因為上次私鬥的事情都沒說得清楚,我不想再添什麼狗屁的煩心事了."

 

告花兒做著OK的手勢,又向我遞來一根香煙......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