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之城

第81章 - 麻辣VS公爵(四)

一般在擂臺兩邊的閘門打開後,以避免參賽鬥犬的亢奮情緒難以控制而導致事故,比賽協助員需要先用一根帶有繩套的鐵管將鬥犬的頸部套住,再慢慢將鬥犬從擂臺上牽出來交給各屬的練犬師.

 

而且鐵管足有兩米長,故意讓人跟鬥犬拉開距離,這樣一來,即使鬥犬真的要放肆撒野,再怎麼也能讓拿著鐵管的協助員提前退步逃離,再說這種防範並非虛設,以前就真的發生過鬥犬在暫停期間仍保持戰鬥狀態難以抽離,趁協助員不注意就朝別個的手腕咬了一口.

 

幸好這次的擂臺外並沒發生這樣的事情,兩邊的練犬師都通過指令收住了"麻辣""公爵"兩隻鬥犬的情緒,這見"公爵"倒是沒過大的反應,遠看去好像在爭取時間歇著氣,只是另一邊"麻辣"的情況就有些糟糕了.

 

我踮腳仰頭,親眼見著"麻辣"的額頭上仍在冒血,而上前來幫忙的醫護專員示意"麻辣"的練犬師將"麻辣"要絕對穩定好,後再看看額頭傷患的情況,經過十幾秒的觀察後,醫護專員從急救箱裡拿出一個汽水罐大小的玻璃瓶,用醫用的小勺子在玻璃瓶裡挖出半勺膠膏.

 

這膠膏我並不陌生,以往"火線"比賽受傷後也被塗用過,其止血功效極佳,雖這補救並非長遠之計,但至少能讓受傷的創口在數小時內絕不冒血,除非發生極大動作將創口扯開了,否則此時讓"麻辣"塗用這膠膏,是唯一的辦法.

 

也是令人佩服,"麻辣"那狗子連聲都不吭一句,任憑醫護專員怎麼處理著自己額頭上的創口,它都沒有任何表情,你看不出來這狗子是剛剛對戰完累了一身呢?還是被"公爵"深藏不露的實力所驚得了呢?它甚至沒有蹲下,狗腦殼仰得高高的,弄得醫護專員都有點不知所措了.

 

另一邊廂的"公爵"按照規矩的被另一組醫護專員檢查了下巴,看樣子是沒任何大礙,接著是爭取時間補水抹汗,它的練犬師更是揉著它的四肢,親自再檢查一下身體各個部位,就怕哪裡有點小傷被看漏了.

 

一分鐘後,負責"麻辣"那邊的醫護專員向值班裁判示意救療已結束,而值班裁判則立即口頭通知兩邊的練犬師,提示比賽會在三十秒後重啟,請儘快幫各自鬥犬收拾狀態,當閘門準備重新打開放鬥犬進去擂臺的時候,練犬師就不得再提出任何要求了.

 

兩邊都不是第一次參賽,規矩能懂能守,值班裁判也只是走了流程而已,而觀眾們見暫停即將結束,比賽重開,就索性在觀眾席上又哄鬧了起來,兩邊陣營鬥著喊口號,越喊越大,互不相讓,引致其餘觀眾看起了熱鬧,心說這兩陣營氣勢也確實夠大,如果你是第一次進場看鬥狗比賽,興許就會被兩營互鬥的畫面嚇得直瞪眼睛.

 

我則不喊不叫,即便"公爵"鬥的是"麻辣",我也沒興趣為任何一邊加油,反倒是中立的角色越來越清晰,我想看的是一場高手過招的大戰,而不是場內喊喊口號,狗子們在擂臺上忽略戰術,心急火燎,一頓亂咬.

 

短暫空閒間,同樣在前排的告花兒直接致電過來,開門見山地問道:"哪邊勝算比較高?我認為是"公爵",除非"麻辣"突然間有奇跡般的表現."

 

我嗤了一聲,直覺這就是告花兒較為門外漢的想法了,回道:""麻辣"吃的虧並不大,額頭上的血洞被膠膏堵住了,應該可以堅持一會兒,再說這是高手之間的較量,輕輕幾下是不可能高下立見的,畢竟你很少看過"麻辣"和"公爵"以往的比賽,我敢發誓再給你提個醒,這倆狗子的真功夫還沒有使出來,你就別太著急忙著畫句號了."

 

告花兒哼笑一聲,說道:"也就是說好戲還在後頭嘍?不過我猜到塗令那崽兒的臉色一定很難看,他長期引以為傲的'麻辣後系群'天下無敵的信念可能就要崩塌了?也不曉得那崽兒最後會不會哭呢?"

 

聽後我就朝前排塗令那邊看了一眼,發現那崽兒依然動靜不大,腰板挺得老直,背負著雙手,看去的方向一直沒離開過擂臺之上,見此我提醒電話那頭的告花兒也看過去一眼,告花兒看後又說道:"糟了!糟了!這崽兒不會真的被打擊到了吧?我印象中他這樣站著很久了,腦殼都沒偏一下."

 

我見比賽快重啟,就連忙敷衍幾句:"先別管塗令那崽兒,看完比賽再說,你也給老子認認真真的看,看看能不能從中學到一些什麼,往後加料設計用在"火炮"身上,千萬別浪費老子讓給你的那張票."

 

畢竟是比賽重啟了,告花兒也急著看擂臺之上,在沒回覆我的情況下還直接掛掉了電話,老子小心臟被傷到就來氣了,瞪了一下告花兒的背影,再將心思和情緒重新放在比賽上,又見閘門剛剛被打開,兩隻鬥犬"麻辣"和"公爵"又重新上了擂臺.

 

碰的一聲,閘門被關緊了.

 

"公爵"最先有了動靜,其動靜驚得在場所有人"哇"了一聲.

 

回想最開始的"公爵"很被動,但此時經過暫停歇氣後,這狗子似乎被悄悄指定了新戰術,當閘門剛是關好後半秒,它就發力躍前朝"麻辣"奔去,這下雖讓"麻辣"有驚慌之色,但神情只維持了一秒左右,繼而不顧"公爵"來勢頗急,狗嘴全張的迎了上去.

 

只是"公爵"一下閃身極快,連我都看不清"公爵"是怎樣將全身調向左邊的,這直接令到"麻辣"刹不住腳,奔過頭後就等於後肢已經暴露在"公爵"的眼前,而就當人人以為"麻辣"會又吃一記之時,沒想到"麻辣"這狗東西出了奇招.

 

"麻辣"的應對理解是這樣的,既然身後暴露,無法防守已成事實,那就索性不停留加速前奔,等於將準備攻擊自己後肢的"公爵"甩在了身後,倆狗子的距離瞬間被隔開五米左右,最後"麻辣"在擂臺盡頭卸力轉向,露牙吐舌,露出一副似乎在嘲笑"公爵"的狡猾模樣......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