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之城

第79章 - 麻辣VS公爵(二)

閘門緊閉,倆狗子各自遊步於擂臺的一邊,姿態都像極即將沖向獵物的猛獸,壓低著身子,越來越接近對方,此時也能感覺得到場內沒任何雜音,連倆狗子的低嗷聲都聽得一清二楚.

 

接著最先發動攻勢的是"麻辣",那狗子後肢一蹬騰空躍起,看落點極可能是"公爵"的身後方,不難猜到是因為"麻辣"在體型上吃了虧,正面攻擊"公爵"的前肢絕對討不著好,便以身後方作攻擊點,"公爵"礙于體型壯大緣故,要防守身後實屬難事.

 

這見"麻辣"快落地之際,"公爵"閃身也極快,狗子側身一避,狗腦殼很詭異地朝"麻辣"攻來的方向一伸,當下狗嘴已是全張,這明顯是要殺"麻辣"一個措手不及,而"麻辣"下一秒已落地半個身子,就等於後半身被暴露了出來.

 

但"公爵"隨即張嘴咬了空氣,"麻辣"扭身極快,將後半身收好後,竟是乘勝追擊沖前頂撞"公爵"的下巴,而"公爵"雖已在急忙退步擋招,終是慢了半拍,最後也確實沒防住這一擊,下巴再被頂撞後,後肢竟有些打偏,可想"麻辣"這下衝擊力有多大?

 

"麻辣"咧嘴張牙,再一躍,是想將"公爵"逼到圍欄處待宰,而"公爵"並不是剛出道魯莽亂撞的新秀狗子,即便吃了一記卻迅速調好狀態,利用擂臺的空間朝自己右側躲避,決定先將跟"麻辣"的距離拉開,等有了足夠空間,才是回擊的好時候.

 

此時的擂臺邊,"麻辣"的練犬師發了指令,瞬間讓"麻辣"放棄這次的攻擊,那狗子收了速度,恢復側身移步的狀態,跟練犬師一樣的在觀察"公爵"的迎戰狀態,而三米外的"公爵"沒等來自己練犬師的指令,卻一副自己很清楚該怎麼做的模樣.

 

再是"公爵"還沒展現出攻擊的欲望,確實讓場內觀眾吃了一驚,這三屆總冠軍一味的在防守,還被傷了一記下巴,敢肯定觀眾們想看到的畫面絕非這些,只要"公爵"決定跟"麻辣"近身對攻,才能挑起現場觀眾的激動情緒,因為能進場觀戰,無非就是求個爽字.

 

不過我很是清楚,屬於大丹犬的"公爵"身型高大,其咽喉位置正對著"麻辣"的嘴巴附近,也就是說如果"公爵"近身惡鬥,那麼"麻辣"大可以張嘴就將它的咽喉收在嘴下,這行為實屬不智,根本沒可能去跟"麻辣"近身對攻的.

 

況且"麻辣"也並非近身對攻的好手,更主要是"麻辣"的後肢以前被傷過,舊患難醫,如果要近身對攻的話,負責杵地保持重心的後肢絕對堅持不了二十秒,再當後肢發力失衡後,重心就會打偏再摔倒地上,狗肚子徹底暴露出來,最後就只能等死了.

 

於是就造成此時觀眾沒了耐性,倆狗子卻表現出穩穩當當的姿態,當少數觀眾開始發出噓聲時,倆狗子完全沒有受到影響,繼續怒視著對方,再看倆狗子的遊步似乎也章法初現,極可能是練犬師在平時打造出來的戰術之一,看仔細了就曉得這步法是被規定了的,鬥技細節極其講究.

 

當眼見倆狗子在擂臺上要展開第二回對抗時,最前排的塗令給我發來短信,我在還沒有點開就曉得那崽兒是趁機會吹噓著"麻辣"的強勁鬥技,更將剛剛"公爵"的下巴吃了一記拿來做了些文章,簡直很欠揍的視"公爵"為無物,無知的認為只有"麻辣"才有能力笑到最後.

 

本來礙於門票的事情,我想給塗令留點面子,但最後我想了想就覺得還是氣不過,且沒空閒打字回覆,就直接發了語音資訊:"今天過後,你們'麻辣後系群'就他媽等著被瓦解吧!"

 

狂妄無知的自大狂,我一向喊打,這種人的存在實在令人心煩,我喘了幾口粗氣才平復了情緒,注意力重新集中在擂臺上,又見"麻辣"跟"公爵"的第二輪對抗早已開始,"麻辣"按照最先的戰法,不停沖左沖右,為的就是將"公爵"的後肢收在自己的嘴下.

 

而"公爵"仍在一次次退避防守,一邊靠著張足了的狗牙擋住"麻辣"一次次的試探求機,再後肢就像擺舵一樣,再怎麼移動都能讓前肢作為盾牌,穩穩的收好了後肢,頓時我心裡就有種不好的預感,心說"公爵"的反擊肯定會在三十秒內出現.

 

且若是我領鬥犬出戰的話,我會在現時情況下命令"麻辣"將節奏放慢,大可以放棄攻擊後肢,去嘗試攻擊"公爵"的前肢,因為攻擊久久無果的最後結局,往往都是被反殺,此時只能快速換招,當對手還沒來得及反應,自己先求變,往往就會有意外驚喜.

 

"該收了!該收了!媽的!還在想著攻擊後面?"我咬牙切齒的輕聲唸道.

 

其實,我應該要幸災樂禍才對,因為"麻辣"即將要吃虧了,就等於塗令要被打臉了,見塗令被打臉,我心裡就會美滋滋的,往後就有足夠調侃塗令的資本了,腦內一下剛想完,就突然聽見一整圈的觀眾席發出強烈的哄聲.

 

只見"麻辣"的右後腿被反咬,萬般掙脫不了,可幸反應及時,很是想以牙還牙,它扭身張嘴想要攻擊正前方"公爵"的前右腿,奈何"公爵"仗著自己的體型身高的優勢,在嘗試仰著狗腦殼,非但讓"麻辣"半點碰不著,更想直接將"麻辣"提起來.

 

試想"麻辣"被提了起來,就等於整身離地,即便"公爵"狗嘴只有一張,但要傷害"麻辣"的方法卻有十幾種,比如此時瞬間中,"公爵"發力飛奔著,"麻辣"整身離地,擂臺再寬也經不起高大腿長的大丹犬飛奔十幾步,所以接下來的畫面大家都心裡有數......

 

"公爵"決定實而不華,死死咬著"麻辣"的右後腿,開始在準備甩起狗腦殼來.

 

這一甩開,除非"麻辣"後肢有足夠力量,能撐住迎來的立點再卸力落地,否則它必定會撞在圍欄上,遭殃的可是最脆弱的脊骨,這脊骨一傷,就只有兩個結果,要麼等練犬師示意投降棄賽,要麼就直接在擂臺上等死,等被對手活活地啃咬至死.

 

是以,我怨恨自己剛剛閃了神,也確定錯過了什麼,完全沒看見"麻辣"是怎麼失守的,卻聽見旁邊一位觀眾搖著腦殼,自顧自地說道:"同一個攻擊動作進行太久,就會鬆懈出現漏洞,"公爵"就抓住了那麼一下的漏洞,就一秒不過,"麻辣"就被反咬了,這策略有問題啊?"

 

聽完,我看了看"麻辣"的狀態,突然哼笑一聲,唸道:"有問題是肯定的,但這狗東西還輸不了."

 

場內又響起強烈的哄聲,皆因"麻辣"落地了,它並沒受到撞擊.

 

我更是驚歎自己在兩秒前所看見的一切......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