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之城

第75章 - 大便宜?

覃洋被我跟告花兒懟得大屁都不敢放,最後灰頭土臉地牽著那長相精緻的妹兒離開了偏巷,也不曉得是不是沒了興致,或是牽著妹兒改去其他酒店,反正我跟告花兒對此是抱以最真誠的'歉意'.

 

"聽說敗了別人的興致,是要遭報應的."告花兒壞笑著,斜了我一眼.

 

"老子不管那麼多,反正覃洋票子多,讓那龜兒子去別的酒店開總統套房吧."我同樣壞笑著,最後難以自控而笑出聲來,隨即將告花兒也逗笑了,我們說不清好笑在哪裡,但看見覃洋那狼狽的孬樣子,心裡就是萬般的痛快.

 

接著告花兒陪我在酒店門口抽了根煙,倆個盡聊著一些狗屁話,告花兒說著陽城最近新開的館子有哪幾家,很想去試試味,而我則說著往年在禹都打工的狗屁事情,聊著聊著,聊到第三根煙才在酒店門口分了手.

 

告花兒轉身回家,他背負著雙手,指間還夾著半根煙,煙圈在四周亂舞,這背影確實很帥,加上告花兒本來就是高個子,擁有一雙大長腿,估計哪個女娃兒看見了,分分鐘也心甘情願的上當,即使告花兒是個腦殼有病的智障.

 

等告花兒走出偏巷,我才直步進了酒店,而入住手續辦得出奇的慢,我忍不住地打著哈欠,視線開始模糊,眼皮子像是貼著鉛片,想睜著眼睛也越來越吃力,幾乎連澡都不想洗,就想快點滾上去三樓,打開客房後來個魚躍沖頂的動作,一下降落在軟鋪上,什麼都不想碰,老子就想這樣睡過去.

 

最後我不記得自己是怎樣上去三樓的,我也很奇怪自己的疲倦爆發得有些離譜了,基本上這全天都沒有太大的動作操勞,卻在深夜十一點都沒到的時候,就瞌睡得不能自已了,說得嚴重點,我甚至懷疑過是不是哪個畜生對我下藥了呢?

 

再說意料之外的事,酒店的軟鋪舒服得不像話,我昏睡至第二天的十點左右才清醒過來,又很快感覺到酒店外面和客房走廊外都有嘈鬧的雜音,街外的雜音我控制不了,但走廊的雜音很是煩人,我借著起床氣的一股悶勁,沖過去打開房門剛想開罵呢......

 

"媽的!這層要開派對嗎?"我沒反應得過來,只是看見跟我住的客房並排同一方向的所有客房都打開了門,每個房間都有人進進出出,老子差點以為這些人是開個房間上來打麻將的,於是費了十幾秒才回過神後,我才想起了一些事情......

 

我當然很清楚這些房間裡人是在幹什麼,因為上回酒店的員工就跟我提起,說是三樓右邊這排的房間突然在短時間內被訂得差不多了,而這些人訂房間的原因嘛?據我跟告花兒大膽猜測,皆跟我一樣,全是沒票進場看大戰,就只能在酒店的最佳位置,即三樓右邊整排的房間窗口上"偷看"大戰.

 

而且據我估計,每個房間裡的人應該也不少,聽動靜也聽不出個名堂,我索性洗漱完畢後就在走廊裡走了兩轉,每經過一個房間門口都快速瞄一眼,兩轉走下來後粗略算了算,每個房間裡都有五個人以上,右邊這排客房共十套,想想看也是夠熱鬧的.

 

我也懶得去想這會不會太高調的問題,心說鬥犬會的人都在忙著開賽,基本上沒空閒上來酒店管這些事情,再說鬥犬會真的是派人上來了,大不了就狡辯到底,相信鬥犬會的人也不能把我們怎麼樣,人多鬥人少,你見著什麼時候會輸過?況且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被鬥犬會逼的,憑什麼覃洋那小雜種就能搞來五張門票,而我們這些窮二代窮三代連一張票都買不到?

 

要說這購票系統毫無毛病,我是第一個不相信.

 

再是當我回到客房後,連忙推開重重的半邊窗戶,仗著今天晴空萬里,望過去擂臺那邊一點也不費勁,不足之處就是擂臺其中一角被遮住了,但這無損我揣在懷裡已久的好心情,心說這至少比那幾個中學生要強吧?他們隔著的距離是上百米,只能靠望遠鏡來'偷看'比賽,而我身處之地只距離擂臺二十米內,一眼望過去毫不費工夫.

 

重新鎖好窗戶後,我就聽見肚皮咕咕叫,想下樓直接在偏巷裡找家不起眼的館子吃碗麵條,在途中接到告花兒的致電,那崽兒此舉是要通知我,說他自己會在三十分鐘後進場準備等開賽,還順便問著我這邊的情況.

 

"看得一清二楚,多虧了這辦法,讓我不用買票就撿了個大便宜."我邊說邊走出酒店,又不敢走太遠,就直接在酒店隔壁的一家小館子坐下,點了碗土豆絲麵條,一籠包子,和一瓶可樂,之後沒跟告花兒屁話太多,叮囑他千萬不要因為看一場大戰都在觀眾席上興奮得失控,在這種場合裡出醜賣怪的始終不好.

 

填飽肚兒,見距離開賽時間還早,便懶洋洋的模樣在小館子裡歇了半天,抽了兩根煙後才捨得回酒店客房,而當我剛出三樓電梯就聽見走廊裡的嘈鬧聲更有點急躁的味道了,那已經不是一種很正常的聲音了,仔細聽了一圈,那絕對是在罵人,三樓右排所有的房間裡皆有罵聲傳出.

 

"媽的!遮住了!怎麼會突然遮住了呢?真是敗興!"

 

"看不成了!走走走!回家了!"

 

"哪個龜兒子安排的好事?捶死他個龜兒子!好不容易訂的房間,這下房錢都打水漂了!"

 

"是不是老子們人太多又太吵,過於高調了?就被鬥犬會的人注意到了啊?"

 

"狗日的!好不容易請了半天假,現在看個狗屁喲!"

 

"..............."

 

幾乎每個房間裡傳出的罵聲我都聽了個大概,當然我也清楚此時發生了什麼事情,沒等我做出應對措施,就見告花兒致電過來,那崽兒在電話那頭開口就說:"麻煩了!鬥犬會的人不曉得是發了哪樣的神經,突然在開賽前宣佈比賽延遲半小時,為的就是找來幾大塊十幾米長的帆布,將整個鬥狗場遮起來,現在是無論遠近,外面的人都看不到擂臺上的情況了!"

 

聽告花兒一口氣說完,我也走到了客房的窗戶前,看見鬥狗場果真被幾大塊綠色帆布遮蓋了起來,於是我暗罵幾句,很不客氣的詛咒著鬥犬會的那些人,連那幾塊帆布都被我詛咒了一番,詛咒它們遲早被人扔去骯髒的垃圾場.

 

再說這'偷看'的計畫無法進行了,這樣就直接宣判,我繼續耗在酒店的房間裡,已屬於徹底的浪費時間了,於是我費了些時間讓自己冷靜了下來,按著步驟先退了房,最後在酒店門口回電給告花兒......

 

"喂?告花兒你崽兒已經進場了?"

 

"對啊!已經進場了,我們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搞來一張門票的,恐怕......"

 

"你別慌,我不會讓你出來再把門票轉給我的,你安安心心等看比賽就好,至於我這裡嘛?我或者想到了一個很狗屁的方法."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