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之城

第70章 - 跑腿

翌日,我派了兩項任務給告花兒.

 

第一讓告花兒拿著我給的鑰匙,趁空閒去爺爺家幫我打個望,畢竟我現身也不方便,再說他那狗屁工作可有可無, 神奇到中途離開公司整整一小時都絕無問題,是以讓他幫我看看"少俠"最近的情況.

 

而告花兒對上次"少俠"在休息站發瘋一事心有餘悸,再三向我確認"少俠"是否沒再犯病過,等問個十幾遍後才肯放過我,便歇下氣來,其後聲稱這事立即去辦,我看當下時間才早上十點半,應說剛剛開工不久才是.

 

真是夠滑稽的,告花兒這工作崗位如同虛設,怪就怪在月底票子照發,而最可恨的細節我一直不願提及,就是像告花兒占著這般"自由"的工作崗位,領的票子只比我少一百塊,要知道老子在禹都累死累活,幾乎天天加班,最後才他媽那麼點可憐錢.

 

"早曉得,老子也少拿一百塊錢,就待在告花兒上班的公司裡,錢少但起碼夠自由,汗都不用流,難道不爽嗎?"我嘟囔著,臉色肯定是不討喜的,而我也曉得,我抱怨的都是氣話,我沒準備去迎接那種死氣沉沉的未來,在思想上絕不跟告花兒結夥.

 

再是告花兒對第二項任務很是不解,非要打破砂鍋問到底,難以理解為何我要派他去鬥狗場附近溜一圈,為的就是看看沿途有沒有鬥狗迷在討論"巨艦"和"超級"這兩隻強勁新秀,更聰明過了頭的提醒我可以上網去,在陽城討論區的鬥狗版塊裡看看線民們的想法.

 

我深知告花兒畢竟是一張徹頭徹尾的白紙,鬥狗圈的暗角細節,他根本就不懂.

 

我解釋很有耐性,說道:"討論區裡的所謂鬥狗迷都是半桶水,說的東西沒營養,而一般十個留言裡就有七個是來抬杠的,要摸清鬥狗迷都在討論啥子,就必須去鬥狗場一帶,很多資深鬥狗迷經常在那邊附近聚集,加上"麻辣"跟"公爵"的比賽就快舉行,我敢肯定鬥狗場附近會更加熱鬧."

 

告花兒自然是相信我的所說,畢竟我爺爺是曾經的冠軍級練犬師,但有項細節還是被告花兒挑了骨頭,他崽兒說道:"塗令還真是有魅力,有可能是隨便說了兩隻狗子的名字,就讓你聽上心了,你就沒懷疑過這事情是塗令那崽兒逗你的嗎?"

 

我是真不記得告花兒跟塗令因何事而心裡有刺,也有可能是雞毛蒜皮之類的狗屁事情,反正告花兒看不慣塗令那崽兒,早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而我也沒有刻意偏向哪頭,我只覺得二人經常通過我來隔空嘴仗,令我很是厭煩,就說道:"這樣吧!你辦完這兩件事後,就去跟塗令那崽兒打一架,兩個人打舒服了再把話說開,免得你回回在我面前說起塗令就陰陽怪氣的,像個婆娘一樣."

 

告花兒還真像個婆娘一樣地"哼"了一聲,後才趕出去辦我交代的事情,我算著時間看准點後,估計告花兒已經到達了爺爺家,就立刻手機聯繫告花兒問問情況,想不到的卻是告花兒那龜兒子還在麵館吃酸菜牛肉麵.

 

"出了公司剛爬了幾步梯坎,就莫名其妙的餓了,你說奇怪不奇怪嘛?"

 

"老子有點懷疑那公司究竟是不是你開的?都肆無忌憚成這個樣子了?沒規沒矩嗎?"

 

"不曉得啊?我出來的時候就跟經理說我要出去,經理也沒擺臭臉,還讓我回公司的時候幫他稱一斤雞蛋糕,他要帶回去給兒子吃."

 

"當我怕了你,你才是大爺行不行?那你啥子時候才行動去辦事呢?"

 

"著什麼急嘛?我點的面都還沒有端上來."

 

老子的後腦勺就像被人重擊了似的,突如其來的劇痛,接著是頸椎部位也好像被人死死掐住似的,偏下腦袋都不能,這些現象我再熟悉不過了,每當我被人氣得要嘔血的時候,我就會承受這樣的痛苦感覺.

 

很快,電話那頭的告花兒告訴我他那該死的酸菜牛肉麵被端了上來,急匆匆地掛掉電話,我心說等告花兒吃完後就差不多正午了,我好害怕這龜兒子突然說要回公司睡會兒午覺再重新出去一趟.

 

幸好告花兒沒那麼做,否則他必將死在今天.

 

再是告花兒先從爺爺家那帶回來的消息就說到,"少俠"沒有半點異狀,跟往常一樣看見生人走近就飛快躲進狗窩裡,看體型也好像長了身體,成年犬的味道越老越濃,而上次發瘋撞車窗而弄的割傷也沒大礙了,連細疤都沒一條,我聽來很是放心,隨後讓告花兒別停歇,跑一趟鬥狗場.

 

告花兒在電話那頭打著哈欠,說道:"你不睡午覺嗎?"

 

我使得說出的每個字都極具重量:"你別管老子睡不睡午覺!你今天敢回去公司睡午覺的話,老子倆個的友誼就盡了!"

 

告花兒很少跟我犟嘴,也瞭解我的性格,這崽兒自然是曉得老子認認真真警告過的話,是絕不能踩過界的,否則老子說到做到,從不拖拖拉拉,再說老子要是跟告花兒他絕交的話,沒了我在其身邊,他身在家鄉,就像守著一座孤城.

 

而被我認真警告過的告花兒也來了精神,很快在鬥狗場附近溜了一圈,一通電話過來為的是向我彙報情況,我看了下時間,才發現這崽兒在鬥狗場附近溜了差不多一個半小時,想必混入鬥狗迷的人堆裡,一定聽到了很多'有趣'的情報.

 

"你不可能逛了這麼大一圈卻啥子都沒打聽到吧?快從實招來!"

 

"怎麼會?我童爽是那樣毫無辦事能力的人嗎?聽著......你必須將接下來的三件事聽好!"

 

"別逼我提刀,好嗎?"

 

"咳~咳!別打岔!聽著......確實有"巨艦"和"超級"這兩隻鬥犬的存在,聽說也確實兇猛,好幾個資深鬥狗迷在私下討論,說這賽季"公爵"的王者地位恐怕不保,這次的總冠軍肯定是年輕的新王,"巨艦"和"超級"的機會最大,至於四強角色嘛,大家都覺得會是"巨艦""超級"絕對各占一席,其他兩席位要麼是"女巫"和"飛艇",要麼是"地雷"跟"激光",你想想看,這幾隻都是去年和今年的新秀鬥犬,所以我也覺得......是時候要改朝換代,另立新王了!"

 

"那些資深鬥狗迷確實都這麼認為?"

 

"我撒謊就是龜兒子!"

 

"還有呢?"

 

"第二件事情就是......我聽來說是張寬跟劉國友這倆大老闆開始不咬弦了,陽城鬥狗競技的發展說是即將會"大地震",我聽後還蠻憂心的."

 

"呃~~?這事情我其實早就聽過了,這次倒回來陽城卻一直慌神忘記說了,詳細的我會遲些告訴你,不過我覺得你的憂心是多餘的,好好的等"火炮"養好傷,然後加緊訓練,專心準備明年第一季的比賽才是第一大事,其他的狗屁事情先別管."

 

"也好~~也好!"

 

"最後呢?"

 

"哦~~~!最後這事情才是重點之重,就是......我剛剛發現在鬥狗場附近的臨江路上,有家弄柴火雞的館子應該很不錯,今晚我倆個去嘗一嘗?可否?"

 

"可否???我可否你個龜兒子!!!"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