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之城

第62章 - 大戰將至

吃小館子倒也舒服,飽嗝隨便打,說話聲音沒限制,抽煙不會被人警告,廉價冰啤酒更是隨便喝,館子老闆也不會趕客,見你獨自一人,還會過來跟你扯點閒話.

 

而剛剛跟我搭話的大爺早就吃飽喝足結帳走人了,他走前還特意過來提醒我少喝點,說是年輕人喝酒不曉得個度,以為自己很能喝,其實底子之淺,連半瓶都搞不定,最後還非要逞強,爭個面子不曉得給誰看呢.

 

當時我頓覺告花兒就是大爺說的那種人,回回都以為自己很能喝,醉倒前就像個智障一樣猛灌自己,即便嘴裡已經在說胡話了,都不曉得收杯子,每次都非要我大聲喝止他,他才露出個死樣子乖乖地放下酒杯,不一會兒就倒了下去.

 

跟告花兒比,我自有分寸,喝不得就是喝不得,我也沒覺得丟人,最後喝了兩瓶冰啤酒後就收了杯子.又說這冰啤酒下肚,心裡更是一陣涼快,再點根煙就別提多痛快了,就是喜歡煙圈在我眼前飄動的感覺.

 

一根煙抽完,我正準備結帳走人,難料外面下起了雨,雨點砸在館子門口的三級石梯上,越砸越響亮,雨裡帶風又使得雨點亂飄,幾顆雨點更是打在我的臉上,搞得我連忙往館子最裡面退去,又期望這雨別下太久,免得回去晚了,堂兄就真的不等我而去睡大覺了.

 

館子裡沒多少客人,空位子隨便占,我就占了最裡面的一張餐桌,剛是坐下就聽見門口附近傳來一陣哄鬧聲,聲音越來越近,我聽清楚後就估計這是一小群人為了躲雨而喊出來的怪叫聲,因為我跟告花兒有次為了躲雨,就很智障地發出過這種怪叫聲來.

 

"龜兒子的下雨!龜兒子的一個二個不帶傘!"一名身穿中學校服的大胖子背著已打濕的書包,率先沖進了館子裡,其噸位驚人,乍看身高略有一米八五以上,也不曉得現在的小孩吃啥子長大的,再看他說髒話的氣勢,我估計他是這一小群人中領頭的.

 

跟著沖進來的四個男娃兒也身穿中學校服,幾個人的書包都他媽的在滴水了,可想這幾個人剛剛在外面被淋得有多慘?而他們沖進來後就直接將該死的書包扔在地上,同步驟的彎腰喘氣,最後幾個人你看我,我看你,都傻笑起來.

 

"哈~~哈~~!不帶傘的都是龜兒子,誰沒帶傘?"

 

"是哪個在說屁話?但凡有一個帶傘,就不至於'全軍覆滅'成這樣子."

 

"老子昨天就看了天氣預報,今早出門前把帶傘的事忘了."

 

"最慘的還是老子,老子本來可以叫我爸開車接我回去,但偏被你們幾個狗日的拉在一路,你們幾個好賤啊!"

 

"龜兒子!你爸的那車子是輛跑車,反正也裝不完我們幾個人,你倒不如跟我們一起,有雨一起淋嘛!"

 

"...................."

 

這一切我看在眼內,覺得學生娃就應該幹這種蠢事,兒時的有趣恰恰就是蠢事幹得多,每每回憶起來總是嘴角露笑,甚至很想時光倒流,再經歷一次這樣的蠢事情,畢竟在現實社會中,真摯的笑容是越來越少了.

 

而一開始我就覺得大胖子是個領頭的,我的猜想也很快得到驗證,因為大胖子宣佈全員在館子歇一歇等雨停,順便點碗肥腸面填肚皮,期間沒人發雜音,紛紛點頭附和,我也估計這群人是在放學後瘋玩了一陣,解散回家前遇到下大雨,才逼不得已的沖進館子裡.

 

接著我很清楚館子裡不會再安靜了,幾個中學生聚在一起,你還想怎樣個安靜法?這也是很快就得到驗證,還沒等點的肥腸面被端上來,他們那桌已是鬧得快要沒了分寸,幸好大胖子提醒了一句,他們才將聲音收小了一半,然後很神經病的圍在一起低聲笑著.

 

等五碗肥腸面端上來後,這幾個中學生才正常了許多,開始規矩地低頭吃面,緊接著吸面的簌簌聲聽來怪怪的,左幾聲右幾聲的,像是約好一起吸面的一樣,聽久了就感覺吸面是吸出了一種節奏,有高音,中音,低音,很是滑稽.

 

等他們幾個開始喝湯渣的時候,外面的雨勢微了很多,埋頭走快些即可,於是我也準備離開館子出去淋淋毛毛雨,打濕一下腦殼清醒清醒,再想想這幾天該幹什麼,誰不想我剛起身一半,就被大胖子的幾句話給吸引住了.

 

"說好了!"麻辣"鬥"公爵"那天,一起翻牆翹課去看這倆狗子的比賽,不跟隊伍的崽兒就是龜兒子!"

 

"反正我沒問題,又不是第一次翻牆逃出來,最多記大過,老子也扛得起!"

 

"跟!絕對跟!這樣的大戰不是回回都有,總好過在教室裡聽課,反正也是狗屁都聽不懂!"

 

"雖然我不是鬥狗迷,但關於蹺課這回事,我還是很感興趣的,到時候帶著我去鬥狗場開開眼界,說起來身為一個陽城人,卻從來沒有正正經經的看過一場鬥狗比賽."

 

"外行人!你不懂!到時候我們進不去鬥狗場的,鬥狗場只能坐四百人左右,進去就要給錢,再說像"麻辣"對戰"公爵"這樣的大戰,一票難求,說不定資深鬥狗迷都搞不來一張票,明知道是場大戰,別個訂票的速度是我們難以想像的."

 

"那我們還搞個狗屁啊?又進去不到?"

 

"胖子有辦法,我們就聽他的."

 

"哦~?給錢疏通?"

 

"我哪有狗屁的閒錢去疏通?我只曉得鬥狗場是半封閉的,雖然頂上有蓋,但觀眾席一整圈的位置是沒有遮掩的,而且鬥狗場周圍有不少的住宅樓,只要我們選好方位爬上住宅樓的天臺上去,就能居高臨下,將擂臺上所發生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哪棟樓?選好了嗎?"

 

"早就視察過環境了,除非協會裡的人突然將觀眾席週邊封起來,否則是絕對沒問題的,這個便宜我們撿定了,唯一的不足之處就是相隔太遠,觀感上可能會受點影響."

 

"問題不大!知足常樂!"

 

"麻辣必勝!"

 

"放你的狗屁!應該是公爵必勝!"

 

"我賭"麻辣"贏!"

 

"那你會輸得很慘!你是個瞎子!不知道"公爵"的實力嗎?"

 

"......................"

 

聽後,我才真正意識到,的確是大戰將至......

 

突然決定,我會如塗令所願,留下觀戰.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