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之城

第50章 - 再遇

我總覺得這些天發生的一切,像是一種啟示,面臨一大堆疑惑,卻滿是想不通想不透,仿佛有些東西一直在提醒我,該回家了,回家去做該做的事.

 

比如我都已經離開陽城了,卻冥冥中還要安排讓劉公子跟我相遇,然後聽劉公子說起事來,又送給我一大堆問號,幾樣前事都令我抓破了腦殼,後事卻還在排著隊的來.

 

劉公子看出我的焦慮,再遞來一根高級煙,不要臉的我又將煙接了下來,點煙後也不知道開什麼話題,因為心裡早就煩得一塌糊塗,差點尷尬的要說聲'天氣真好啊'之類的蠢話,來打破此時的安靜.

 

再者,我見劉公子也閉口了,很明顯能說的東西都說完了,就算還有彎彎角角的東西,我敢肯定這崽兒一定不會說,誇張點講,在劉公子打算跟我搭話的那時起,他就已經掂量好了那些說,那些不說.

 

好奇心我是有的,但也沒必要逼著劉公子說,因為人人都有個底線,劉公子剛開始就說明將其他人牽涉進來實屬不理智,於是我只顧著抽煙,更有種心態就是,我巴不得劉公子不要再說了,我生怕說多了又添一大堆問號,那樣非把我煩死不可.

 

高級煙抽掉了一大半,,我見著劉公子的身體小動作是想要回去大巴上,因為大巴司機已經吃好飯回來開車門了,所以我急忙忙地將香煙剩餘的一小段抽乾淨了,最後跟在劉公子後面朝大巴車走去.

 

"誒~~?金先生!金先生!"

 

金這個姓氏不算大眾,不像得滿街都是李王陳劉張那樣,所以但凡在公共場合有人喊'金先生''小金''金崽兒'等等稱呼,我就敢肯定那人叫的是我,必須是我啊,沒有之一.

 

能叫出我的姓氏,說明應該就是遇到了認識的人,這見我已經走到大巴車門前,聽見有人喊後就轉身回去,奈何休息站停車場的四周都是下車溜達的乘客,我第一時間還真不曉得喊我的人在那裡?

 

我只是曉得,那是女孩的聲音,一口禹都口音.

 

"金先生!這裡呢!"聲音又起,我一下就看准了方向,果然是一個女孩在喊我,等女孩再走近一些後,老子腸子都悔青了,覺得剛剛應該假裝聽不到,還不如跟著劉公子回車上去.

 

"還記得我嗎?金先生,前幾天我們才見過面的."

 

"當然記得你啦,段球球小姐!"

 

那禹都晚報的記者段球球跟她的同事突然出現在我眼前,我也不知道害羞什麼,臉巴竟漲紅起來,不過臉巴上的漲紅散得也快,我的呼吸節奏也很快恢復了正常.

 

由於段球球是晚報記者,接著我第一反應就覺得是不是段球球一直在跟蹤我?否則我跟她在高速路的休息站都能再遇到?世界再小也不至於小成這樣子吧?

 

我再看了眼這段球球,依然是穿著清爽,兩邊素眉,白白淨淨的皮膚,短髮剛剛過肩,小模樣細看下很是俏麗,我也依然想試一試捏她的臉蛋子.

 

"金先生?怎麼不說話啦?"段球球在我臉前擺著手,我晃神後才曉得自己空白了十幾秒.

 

然後我心想著段球球肯定要追問爺爺受傷的事情,就先發制人地說道:"我家裡老人的事你就別再追問了,問了我也不會回答,你有時間倒不如去告訴那些關愛動物協會的成員,這地球上什麼時候沒有了賽馬和鬥牛,陽城就不會再有鬥狗."

 

段球球被我的先發制人弄得吃了一驚,跟她的同事對望了幾秒後,才說道:"金先生,我..."

 

"誒~?請不要叫我金先生,這一叫好像我老了十歲一樣,我叫金瑞,叫我全名吧."說完我又估計了一下段球球的身高,參考我自己的高度,我覺得她應該在一米六五左右,心說女人有這般身高也差不多了.

 

接著段球球的回道:"好吧,金瑞先生,我們能不能借一步說話?"

 

這讓我嗆了一口氣,咳嗽起來,心說這段球球還真有點意思,是在耍我嗎?

 

再是,我見大巴車司機還沒發車,我就帶著段球球和她的同事走到車屁股的一角,說道:"不要以為換了個安靜的地方,我就會說狗子咬人的事情,門兒都沒有."

 

此時的段球球沒急於回話,而是看了下時間,說道:"你坐的大巴車應該快開了吧?這...大巴車是去禹都的,正巧我跟我同事也要回去禹都交差,我們自己有輛小車,不曉得你願不願意坐我們的車一起回禹都呢?"

 

"等一等?你們開始進行誘騙行為,騙我上車後再控制住我,讓我將狗子咬人的事情一一說出來?這...這也太無法無天了吧?"我是真的有些小情緒了,而且還掏煙點著後幾大輪的狂抽.

 

我也見著段球球身邊的同事在偷笑,我無名火又是旺了一些,而段球球卻說道:"就我跟我同事兩個人想要控制住你?這也太不可能了吧?而我的意思是....你的大巴車應該快要開了,我們這裡....也有點事想跟你瞭解一下,兩邊時間根本配合不了,加上反正你也是回禹都的,恰好我跟我同事開了車,倒不如一起回禹都,順便就跟你瞭解一些事情."

 

說實話,我大可以忽視段球球的存在,將她的一切言語當屁話,我只管上大巴車回禹都就行,但不曉得怎麼回事,我突然很想跟段球球一起回禹都,那同事的存不存在已不重要,我只曉得能跟段球球坐在一個車裡,應該是非常舒服的事情.

 

然後也是巧了,這時候的大巴車司機在車門前喊人了:"陽城去禹都的車要開了,沒上車的搞快點."

 

我已說了我是急性子加強迫症,催不得逼不得急不得,這聽見大巴司機一喊,心裡頭就有點亂糟糟的了,又問著段球球:"不是要追問狗子咬人的事情吧?"

 

段球球搖著腦袋,說道:"至少這回談話的主題不是."

 

我"嗯"了一聲,抿了抿唇,就讓段球球跟那同事在原地等我一會兒,我也很快回到了大巴車上跟劉公子說了一聲,告知我臨時改了行程,要換車走,還終於鼓起勇氣跟劉公子說了聲:"你的高級香煙很不錯!謝謝了!"

 

接著我又跟大巴司機知會了一聲,免得他點人數發現少了一個,就此不知怎辦,而大巴司機還說了句:"是你自己要提前下車的,不包退票,事後不接納投訴."

 

我懶得回應,下了大巴車後就跟著段球球他們一路走去休息站另一邊停車站,那裡停的都是小車,我也很快鑽進了一輛老爺款舊車的後車廂,這屁股都沒坐熱,在副駕駛位上的段球球就轉過頭來說道:"陽城有人在威脅我們,不讓我們繼續調查狗子咬人的事情."

 

我曉得了,我似乎躲過了劉公子,以為少一件煩心事,卻沒躲過段球球......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