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之城

第40章 - 賴著不走

堂兄依然穿著一隻拖鞋走出客廳,嘴裡唸著:"藥水放哪裡了?明明白天的時候看見還在的呀!"

 

我說明"少俠"只是擦傷,實在找不到也沒關係,而堂兄沒空理我,在客廳裡左翻右翻,大小抽屜看了個遍,終於在電視機的一角暗處找到了藥水,說要親自給"少俠"塗上,我便起身給堂兄讓了位子.

 

"你們又牽這狗子去私鬥了?"堂兄不清楚我跟告花兒整天經歷了什麼,不過他的疑問也很正常,這客房裡不就躺著一隻因私鬥而受傷的狗子"火炮"嗎?

 

我有點被問啞了,剛巧從客房出來的告花兒幫我接話:"我的哥,別亂猜了,"少俠"這狗子為了明年的參賽一直在高強度訓練,身上有點擦傷很正常,剛剛也是練得太累,好像是暈了過去."

 

"我就是問問而已,你崽兒也不必編故事,反正你的狗子"火炮"還在養傷,你崽兒就不要帶其他狗子出去私鬥,覃洋那種傻兒就不要理太多,沒幾個狗子經得起你們這麼玩."堂兄說完又很快給"少俠"擦完藥水,還讓我將藥水帶回去,他會另買一瓶給"火炮"留著.

 

我道了謝,也覺得沒必要為此時的情況跟堂兄解釋太多,就喝著告花兒遞來的冰凍啤酒,借機歇了一會,期間還關心著"火炮"的情況,告花兒就說"火炮"在未來一星期內都不能起身亂走,怕是崩裂了傷口,要臥在窩裡直到傷口初步癒合.

 

我又向告花兒確認是否等"火炮"傷好之後,就開始正式訓練"火炮",全力為著明年初登鬥狗大賽的舞臺而準備,告花兒回答很是堅定,並提前定下目標,說是"火炮"第一年就讓它拿冠軍是不可能的,最初想法只要能熬過三輪就滿足了.

 

"熬三輪?我看能不能熬過一輪都是未知數呢."我心裡唸道,這想法半字沒提,擔心打擊告花兒,而是將話題轉去另一個方向,說道:"你...有擔心過第一輪抽籤抽到"答案"嗎?"

 

"哈~~!如果真的抽中"答案",簡直是天助我也!我的"火炮"從來不虛哪個,塗令那崽兒說不定要向我求饒."告花兒一口幹掉半罐啤酒,他應該是在堂兄這裡過夜了,再是我很肯定告花兒說的都是虛話,他不可能不忌諱"答案"的實力,畢竟"答案"在他面前顯過幾次身手,而他的狗子"火炮"目前在什麼級數,我相信他心知肚明.

 

不過告花兒想挫挫塗令的銳氣這想法,我很是贊同,塗令那崽兒就是要受點教訓才行,都是因為他囂張看不起人的性格令人非常反感,弄得他的狗子也有樣學樣,不知規矩,若不是我及時叫停"火線",他的狗子早就歸天了.

 

喝完第一罐啤酒,堂兄才從臥室出來,走出客廳就喃喃自語著:"媽的,我拖鞋怎麼不見了一隻?"說完又進去客房找,沒過幾秒就在客房吼著:"童爽!你狗子把老子的拖鞋咬斷了,你明天去賠我一雙."

 

告花兒在客廳偷笑,又看了看時間提議我就在堂兄這裡歇一晚,還在現場教了我一招應付狗子半暈不醒的辦法,於是我見告花兒從廚房扯來一塊灌香腸,直接將灌香腸放在"少俠"的鼻尖前,沒過五秒"少俠"那笨狗子就醒了.

 

我說著這招精彩,還表示我需要回家去好好歇一歇,順便一提能否另外將"少俠"留在堂兄家住一晚,聽這告花兒就不願意了,說道:"你回去歇我沒意見,但麻煩你將"少俠"一起帶走,如果這狗子又瘋起上來,這裡沒個它的熟人,我肯定是控制不了."

 

我沒為難告花兒,再歇了十多分鐘就帶著"少俠"離開了堂兄家,告花兒喝了酒也就沒敢送我,交警在這時間段也會周圍埋伏,所以我在冷清清的馬路邊好久才等來一輛,最後把"少俠"送回了爺爺在上城的家.

 

我打算在爺爺家留一晚,等白天再回家去,這樣就會避開我老爸的囉裡囉嗦,況且我說過今天就回去禹都,但在外頭奔波了一晚,我行李還留在家裡,老媽本來也是短信不停問我為什麼還不回去禹都,加上老爸看見行李原封不動後肯定又是'思想工作課'一大輪,我挨不住這樣的'長篇大論',就決定關掉手機,在爺爺家留一晚了.

 

在沒調鬧鐘的情況下睡得就是毫無壓力很是舒服,等我醒來都差不多過十一點了,接著隨便在爺爺家翻了點東西吃,又給"少俠"喂了糧換了水,重新塗了點藥水,再簡單地將爺爺家收拾了一下,就出門回我自己家了.

 

回去途中告花兒短信聯繫我,說他自己滾回去電訊公司上班去了,要是回禹都就通知他一聲,約個時間出來燙火鍋再走,而禹都的室友傅濱也趕了個熱鬧,發短信又詢問我哪時候回禹都,只是我遇到的煩心事太多,短時間內腦殼裡確實沒有回禹都這個概念,於是我幾句敷衍了過去.

 

等到了家門口,以我所知的這時間段,我爸我媽兩口子肯定是去火鍋店開門準備做生意的,誰知我一進家門,見著老爸坐在沙發上看午間新聞,老媽在廚房也不知忙著什麼,好像在切東西洗菜什麼的.

 

這兩個是生我養我的人,兩幅臉色都非常難看,很沉很暗...

 

並且,這意外的出現讓我小心臟震了一下,我低頭不語地從客廳走過,直接忽視了老爸的存在,我也敢肯定老爸會在我走過去那一刹說話.

 

"禹都有工作也不回去上,回來這幾天天天在外面跑,肯定是這裡玩那裡玩,你想跟童爽那種小角色混在一起,我就看看你會有多大個出息."

 

老爸的這種類似對白已經說過了一千次一萬次,我讀小學時他說過,讀初中時他說過,讀高中他說過,最後我堅持要去讀藝術學院他又說過,直到我讀完藝術學院為了生計暫時改行去物流業掙點錢,他又是說過幾百次.

 

我覺得老爸想要我上進的想法是沒錯的,他的問題就在於腦殼裡裝的東西太舊,而且理解不來每個人有每個人的不同,才導致他這些年跟我的關係越來越疏,而告花兒在他心裡面就是個帶壞他兒子的雜痞...

 

我立在房門口,想回幾句嘴,卻見老媽從廚房端了一盤涼菜出來,改了臉色笑盈盈地說道:"先別說了,先別說了,都先嘗一嘗我弄的涼菜麻辣豬耳,老金過來啊,娃兒你也過來,吃中午飯了."

 

我是一下紅了臉巴,知道自己此時一說話就會哽咽,一定會的......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