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之城

第30章 - 大便宜

我確認了一次,明顯是三角眼,鐵青色,看樣子不足三個月大,一身軟毛,連耳朵都還豎不起來,自然沒有成年犬那般威武的架勢,小狗東西只顧歪著腦袋看著我,似乎想過來跟我討玩的模樣,頗為呆萌.

 

話說"小金剛"的後裔眾多,鬥犬界只有"火線"打出了名堂,而其他不成氣候的都送人當了普通家犬, 所以我並不稀奇此時看到了一隻狼青幼犬,而是這狼青幼犬跟"火線""獵刀"混在一起,多少說明這狗子來路不淺.

 

而"火線""獵刀""少俠"幾隻狗子卻是出奇的安靜,看不出來有攻擊我們的準備,特別是我親眼看見了"少俠"的'變化',其神態多了分英氣,堅毅的眼神似要永不退縮,盯著"答案"的眼神就像吃定對方一樣,這變化之大讓我一時消化不了.

 

就此,我逼自己再仔細瞧一次,終於肯定那狗子就是"少俠",但跟平時喜歡窩在狗窩裡,見著生人都躲起來的"少俠"有極大的不同,這疑問是徹底把我困惑住了,因為我不相信"少俠"跟它爺爺"火線"只是共處了短短數個小時,就能有撞暈"答案"的本領?

 

當然,我不是說"答案"這只還沒有正式比賽經驗的鬥犬有多強勁,但從觀察和感覺上,"答案"要壓倒"少俠"確實是易如反掌,但卻令親眼目睹結果的告花兒和塗令大跌眼鏡,而唯一解釋得通的就是,"少俠"跟著"火線"一起住在爺爺家的那段時間,已經從"火線"身上學到了一招半式.

 

想此,我"嘶"了一聲,心說既然在"火線"那裡學到了一招半式,卻為何在我面前表現得愚笨遲鈍,難不成"少俠"這狗子戲精附體,心機如此之重為的就是要隱瞞著什麼,天呐!這一大堆未知結果的爛攤子,搞到我腦殼都要炸了.

 

其後,我也知道塗令說過想要找狼青犬一派報仇,於是很快警告著塗令:""答案"沒體力再戰,這局面你沒有任何勝算,就當你做主人的可憐一下自己的狗子,發指令前想一想後果,我不想把事情弄得太尷尬."

 

告花兒附和著我,用右拳錘著左掌,一副囂張的臉色盯著塗令,塗令卻看都不看他,顧著拉住"答案"的頸圈,目光時刻沒用從對面狼青犬身上移動過,看樣子是生怕對面的"火線""獵刀"它們搞快速突襲,對狼青犬的警惕心已到了這種地步.

 

接著塗令的回應很有意思,說道:"那萬一是對面的狼青犬先行發動攻擊呢?你要讓我的狗子打不還手嗎?很抱歉,我的狗子並不是懦夫,我也告訴過"答案",再艱難的仗都要憑最後一口氣打下去,直到死!"

 

告花兒突然借話調侃著:"整個陽城就屬你的狗子最厲害,能聽懂人話,我也來試試,看看"答案"能不能聽懂我說的話."

 

""答案"小朋友,今年幾歲啦?"告花兒像逗小孩般逗著"答案",只是沒敢靠得太近而已,我也佩服告花兒有一種不分場合都能噴屁話的能力,這崽兒明明一開始緊張得不行,此時卻搞得事不關己一樣.

 

而老子也懶得再理會塗令,直接幹起該幹的事,先給"火線"發了個指令,示意那狗東西過來我身邊,但效果出奇的差,"火線"根本由頭到尾都不重視我的存在,我懷疑下午跟"答案"較量的時候,這狗子願意執行我發出的必殺技口令,只是一種偶然性事件.

 

"你不是"火線"的第一主人,我覺得你帶不走它,不妨試一試給"少俠"發指令."塗令拉著"答案"的頸圈,向前三步,嘴裡有話卻沒有看著我的意思,實在納悶這沒禮貌沒家教目中無人的崽兒,是怎麼在陽城活到二十幾歲的?

 

"我有分數,也麻煩你牽好"答案",如果你敢亂來,老子不放過你."我向前七八步,將塗令甩在後頭,再給幾十米外的"少俠"發了指令,很快我見著"少俠"有了身體反應,左顧右盼的模樣,站起來後又不知道啥子原因坐了回去,似乎在壓抑著想要跑到我身邊的衝動.

 

"少俠!走!回家去!"我的喊聲在廣柑林回蕩,如果附近有人又在深夜裡聽見這種叫聲,說不定會被嚇得五臟六腑擠成一團,但卻見四隻狼青犬鎮定得很,"火線"跟"獵刀"似乎是身體被定住了一樣,再大的動靜對它們來說都是浮雲.

 

而"火線"的鎮定安靜我之前也見過,輕輕搖著狗尾巴,也有一副想親近你的意思,從擂臺退下來後就該有一點狗子可愛的模樣,但自從我回來陽城重新見到"火線"的那眼起,就感到"火線"是整個變了'模樣',比往時準備上擂臺的那個"火線"更冷酷無情了.

 

期間我甚至有這樣想過,已七歲的"火線"再去應付擂臺上的較量,恐怕是漸漸吃力了,終於扛不住自身的壓力和爺爺的催促,繼而在上擂臺前情緒失控撲咬爺爺一口,最後深知自己犯錯的"火線",沒臉面回去陽城,只能躲在寶塔鎮,每天陷入自責的糾結中.

 

"噓~~!金瑞!快看!"告花兒搖著我的肩頭,指著前方.

 

我見著很詭異的畫面,"火線"對著"少俠"低嗷了幾聲,看去像是在給"少俠"下命令的感覺,然後領著"獵刀"和那只狼青幼犬退回了廣柑林的深處,留下"少俠"這狗東西在原地開始搖起尾巴來,我很清楚"少俠"是要跟我回去了.

 

只是"火線"領著"獵刀"和幼犬走了,確實始料未及,正常人都會預感狗子們都到齊了,就應該會發生點讓人腎上腺素狂飆的事,身邊的告花兒驚訝得將嘴巴嘟得老圓,還問我要不要追去.

 

我搖頭擺手,說道:""火線"只能讓爺爺來收拾,我在那狗子的心中只是個後備,關鍵是現在"少俠"要回來了,總算不會把爺爺氣得半死了."

 

告花兒"嗯"了一聲,但見著"少俠"在主動走過來的時候,這崽兒竟然在提防退後,我眼角一瞄,見著塗令也退後了一步,就說道:"退個錘子!有必要害怕"少俠"這笨狗子嗎?"

 

塗令終於肯看著我說話了:"人的本能而已,因為你沒看見剛剛"少俠"跟"答案"較量時的那種兇狠,這狗子似乎並不是只笨狗子,你應該要提防一下."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