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之城

第20章 - 追蹤前

"你堅持要去寶塔鎮?就不怕丟了禹都的工作?"

 

涂令從頭到尾都想看我的笑話,他根本不是在關心我工作的問題,而是見著我此時進退兩難,藉機擠兌我幾句罷了,反正我越出醜,他就越高興.

 

同時,那崽兒還簡單看了看"答案"的傷勢,由於"火線"沒有百分百動真格,"答案"最多是磨破一點皮而已,於是我估計他應該會答應跟我去一趟寶塔鎮,畢竟"答案"的行動能力沒任何問題.

 

"去不去?我好讓告花兒安排車."

 

我讓告花兒聯繫車,啥子車都不重要,最好能半小時內安排我們上車就行.安排完回頭等著涂令的回應,老子還沒好氣地裝作很有耐心,心裡卻罵著涂令:去你龜兒子的.

 

"如果我不去,估計你們也辦不好這事情."

 

"對啊!我跟告花兒就是能力不足啊,所以才讓你帶著"答案"一起去啊!"

 

"哼!好,反正我有空."

 

我很佩服自己飄忽的人格,難以置信自己在順著涂令的意思,這也是沒辦法中的辦法,想起告花兒的"火炮"在養傷兼有些愚笨,而其他練犬師我根本不敢去打擾,免得事情越傳越開...

 

而接著我們三人離開爺爺家,朝上城大馬路趕去,等告花兒聯繫的車到達之時,已經是黃昏後,那是一輛老款的越野車,司機直接下車將車鑰匙交給告花兒,提醒了一句交還時加滿油就行.

 

告花兒駕車技術也說得過去,只是上了高速公路這崽兒就開始提速危險駕駛,我連罵幾句才讓這崽兒減速,後座的涂令見此是格外冷靜,他的狗子"答案"也是,靜坐在涂令的左側,連狗舌頭都懶得吐,狗眼睛死死地盯著車廂外面.

 

我給告花兒打個眼色,告花兒輕輕搖著腦袋,嘴角低聲擠出一句:"裝個錘子的酷."

 

我朝車廂內的後視鏡瞄了一眼,涂令很明顯是聽見了告花兒的話,也沒打算回應,只是咧起嘴角一副欠揍的模樣,繼續安靜著.

 

而前去的目的地寶塔鎮給我的印象除了先前所說的學校春遊遊玩的花田,再就是這寶塔鎮經常舉辦放風箏比賽,很多這項目的高手都駕車而來參加比賽,完後再歇一晚上,第二天順便看看花田再走.

 

寶塔鎮有這種比賽和花田,自然少不了打廣告,這一大波遊客到來,加上寶塔鎮只有一條主馬路,就弄得鎮上比平時熱鬧十倍,平時不需要等位子的館子,就因為遊客多了需要等上一個多小時.

 

不過我們前去的這時間是淡季,我頓時鬆了一口氣.

 

而在我們到達寶塔鎮後,我相信寶塔鎮的家家戶戶都吃了晚飯,乘涼的都出來乘涼了,鎮上主馬路的一帶商鋪群都忙著做生意,主馬路後一段的夜市市場也開始擺攤了,整個鎮子充斥著雜音.

 

"寶塔鎮有家胡辣包面的味道非常好,要不要試一試?"

 

我知道告花兒的肚皮一直在打鼓,他忍了很久才提了議,我自己確實也餓得受不了了,最後在涂令那崽兒也同意下,我們三人和一隻狗子去吃了胡辣包面,弄飽之後,幾人一直賴在店裡歇了一會,大家也似乎都想到了一個問題.

 

目前是天黑,似乎不適合追蹤.

 

我直覺剛剛也是魯莽了一些,沒想到時間這問題,但內心也非常矛盾,又想快點找回"火線"和"少俠",生怕這倆狗東西突然又離開了寶塔鎮,到時再尋找恐怕難上加難了.

 

這時肚皮飽了容易飯氣攻心,我跟告花兒都抽著飯後煙,是一大口接著一大口地抽,一旁的涂令在給"答案"餵水,不時揉著"答案"的下巴,我看在心裡似乎也明白了一些什麼.

 

接著我主動付了賬,掐掉煙頭,問涂令:"如果讓'答案'現在展開追蹤,深夜前能找到嗎?"

 

涂令捏著自己的下巴,說道:"可以,只是找到後你有信心能夠控制住"火線"和"少俠"嗎?如果"獵刀"在旁突然發難怎麼辦?"答案"今天的體力消耗太多,再打恐怕吃不消."

 

我挺著胸,說道:"爺爺的兩隻狗子我有信心控制得住,至於"獵刀"的問題,只能到時候見機行事了."

 

"嗯~~!很好!"

 

涂令應完就準備著讓"答案"開始追蹤,我見著另一旁的告花兒都他媽要睡著了,就一拳頭打過去,告花兒幾哇鬼叫了一聲,抱著膀子一直喊痛,我好氣又好笑地朝他舉了中指.

 

"精神點!這時間段連電視劇都沒播完,你崽兒就想偷懶睡覺了?"

 

告花兒懶洋洋地伸著懶腰,說道:"神經一開始繃得太緊,現在放鬆下來就整個人想睡覺了."

 

我沒理睬告花兒那崽兒,轉頭過去看看涂令和"答案"準備好沒.

 

只是涂令的給話又刺激了我,那崽兒說道:"'答案'讓我問你們兩個準備好沒?它要開始了."

 

我靈機一閃,決定找樣東西回擊過去,順便解解我的疑惑:"又剛好想起,你先解釋一下為什麼你會知道"獵刀"的存在,還有"獵刀"跟"火線"的關係."

 

涂令定住了,明顯在考慮著什麼,十幾秒後才說道:"還是那句老話,令人興奮的東西一次掏出來沒意思,我先簡單說一下,"答案"的父系是名將"麻辣",而"麻辣"後系其中一個兒子叫"彈殼",它的死就是被"獵刀"所殺,在設圈套捕殺的那種."

 

我跟告花兒將嘴巴嘟得老圓,好像被堵了一塊磚頭.

 

涂令得到了想要的反應,臉色神氣著,接道:"這事情在陽城還沒傳開,只要跟"麻辣"後系有關係的狗主才會知道這件事,因為"麻辣"的後系群本來就是一個小圈子,"彈殼"的主人將"彈殼"的死告訴了我們,查了好久才查出"獵刀"經常在寶塔鎮出沒,但行徑鬼祟,沒人知道它的主人是誰."

 

"你們那個後系群去查了都沒有結果,難道我們幾個今晚就能將事情搞定?"

 

告花兒盯著我看,轉頭又盯著涂令看,他的疑問還真是個大問題.

 

而我一下吸收了太多關於"獵刀"的事情,很難消化,於是吞了口唾沫,調整了呼吸,對涂令問道:"沒了?不打算說下去了."

 

"沒了,就算有也等下次再說吧,令人興奮的東西一次性掏出來是很沒意思的."

 

涂令說完,用指尖掃著"答案"的腦袋......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