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之城

第19章 - 嗅覺

我跟告花兒將院子和內屋翻了個底朝天,也找不到三隻狼青犬.

 

而原先套著"少俠"的狗鏈子已經斷掉,是將栓鏈處徹底扯開的那種,狗窩前也有一片拖拽的痕跡,很明顯這一處發生過暴力拉扯,散開再看周圍的狗腳印凌亂不堪,這畫面看得我直惱火.

 

我終於清楚"火線"帶著"獵刀"突然現身的原因了.

 

"媽的!"我埋怨著自己的後知後覺.

 

這時進院子看熱鬧的涂令也明顯的觀察了周圍,他說中了我心中所想:"真是厲害,那兩隻狼青犬可以不動聲色地將"少俠"拐走,並且不走正門,我非要寫個服字不可."

 

告花兒那死錘子也客串起偵探:"絕對是從後門院墻那邊逃走的,只是"少俠"已經不是幼犬了,自身有一定的重量,兩隻狼青犬拖著肯定很吃力,我真是想不到那倆狗子是怎樣拐走"少俠"的?"

 

涂令'嗯'了一聲,接道:"除非是...兩隻狼青犬用了什麼方法讓"少俠"最後乖乖妥協跟它倆...一起逃走了?"

 

我一聽,心說:"逃走了?完了...完了...媽的徹底完了,我們金家跟狼青犬的故事徹底結束了."

 

越想越多,想多了就越急躁,我難以想象爺爺知道連"少俠"都跑了的話,他老人家會不會爆血管,會不會因為我的疏於看管使得"火線"有機可乘拐走自己的孫兒"少俠",或者還是那句話,我他媽根本就不應該回陽城.

 

我又不停用髒話去掩飾自己的急躁,嘴裡噴的髒詞無比惡心,背脊還他媽開始飚冷汗.在終於說服自己要接受三隻狼青犬真的不見的事實後,我向告花兒要了根煙,一兩口氣就抽掉半根,又夾著剩下半根在院子裡呆立著.

 

我想我是死定了,爺爺非打死我不可.

 

而黃昏後我要趕車回禹都,但現在卻鬧出了一件麻煩事,導致我去或留都不是最佳選擇,看看手錶裡的時間又急得我快要瘋掉,整個人六神無主,連煙頭已經燃到底在燙我的手指,我也沒注意到.

 

告花兒碰我的肩頭,說道:"你說..."火線"拐走"少俠"到底要幹嘛?你爺爺家這裡不就是它們長大的地方嗎?還有那隻叫"獵刀"的狼青犬,我記憶中你爺爺練起的狼青犬一派,比較優秀的就只有"小金剛"和"火線",其餘資質不夠都送人當了看門家犬,卻從來沒聽說過有隻叫"獵刀"的狼青犬."

 

我歎著氣,說道:"有太多事我都沒搞清楚,我連"火線"為什麼要咬爺爺的原因都沒搞清楚,想...想不到又出現一大堆新的問號,所以你問我,我問誰去?"

 

"或者你可以問問我."涂令語調冰冷,聽著極不舒服.

 

我哼了一聲,說道:"你巴不得我下跪求你將所知道的全部說出來,我在你崽兒面前低頭,你就最高興了."

 

告花兒為給我撐腰,特意對著涂令嗤了一聲,那樣子就差吐去一口濃痰了.

 

涂令根本不屑告花兒的舉動,他極有興趣跟我對話:"因為事發突然,所以我改變了主意,但不用跪求那麼誇張,你只要告訴我有沒有興趣聽就行了."

 

我懶得周旋下去,說道:"我沒心情跟你打嘴仗了,麻煩將你知道的一些事情說出來."

 

涂令還繼續吊著我的胃口,不急不慢地又用指尖掃著"答案"的腦袋,這磨磨蹭蹭的樣子看得我好急躁,那崽兒根本就知道我從小就是急性子,還不斷這樣陰著挑釁我,我簡直是上輩子得罪了他家祖宗.

 

這時的涂令又看了看手錶,才說:"距離陽城十二公里的寶塔鎮,有印象不?"

 

我說道:"屁話!我們讀小學時學校搞春遊就去過兩次."

 

告花兒一旁插話:"對~對~對~!我還記得寶塔鎮的花田非常美,我還因為摘花被班主任罵呢,這事你們記得不?"

 

我歎氣,再一次原諒告花兒的腦殼脫線,打個眼色過去示意那錘子閉嘴.

 

我回到正題:"我大概能猜到,你想說"獵刀"是寶塔鎮某戶人家的狗子,那既然是這樣..."火線"這段失蹤的日子裡...也應該?"

 

"很大可能是跟"獵刀"一起,並且就躲在寶塔鎮."涂令說完,似乎很期待我的反應.

 

於是我故意鎮定,才不想讓那崽兒得逞,說道:"它們也很可能帶著"少俠"回去了寶塔鎮,即便是帶著"少俠"那笨狗子一路趕十幾里的路,我相信也不是很難,再算了下時間,那三隻狗子應該還沒有出城."

 

涂令搖著腦袋:"它們走的並不是大路,"火線"在陽城太出名,被其他練犬師看見後鬥狗界肯定會炸開鍋,那狗子聰明得很,肯定是走小路回去寶塔鎮."

 

我眉毛一揚,說道:"小路?水庫上邊的那條小路?難...難怪不得,"獵刀"在水庫那邊幫我解過圍,只是當時還有一個人在暗處說話,一直沒有現身."

 

告花兒聽到"嘶"了一聲,說道:"媽的!水庫那邊荒涼很久了,在那附近出沒的人基本都不是正常人,對不?金瑞."

 

我盯著告花兒,說道:"你崽兒小心點說話."

 

才意識過來的告花兒朝我吐著舌頭,做著鬼臉.

 

而涂令也"嘶"了一聲,態度沒那麼放肆了,似乎對話題也感興趣起來,說道:"那個人應該是"獵刀"的主人,這問題以後再研究,現在我最感興趣的就是為什麼"火線"和"獵刀"會專門回來一趟帶走"少俠"?這又可能是某個人給兩隻狗子下的命令,很可能就是你口中所提到那個人."

 

出現的問題實在太多,導致突然間各人都無話,院子裡安靜得讓我直覺背脊發寒.

 

漸漸的,我把得知的信息都從頭到尾順了一遍,意識即刻清晰了很多,最後得出的結論非常尷尬,那就是我必須取消回禹都的決定,改為去一趟寶塔鎮,即使捉不回"火線",也至少將"少俠"捉回來交還給爺爺.

 

"金瑞,趁著還沒天黑,不如我們現在就趕去寶塔鎮吧?"

 

告花兒的意思跟我想到一塊去了,我很是享受這樣的默契,即使某些時候告花兒腦殼脫線會將我氣個半死不活.

 

我就點了點腦袋,再看涂令的表情,那崽兒明顯不想站隊,於是我說道:"涂令,你也應該跟我們去一趟寶塔鎮,我知道你還有事情沒說完,我想再問個清楚,再是去寶塔鎮想要在短時間內的找到三隻狗子,必須要一樣東西幫忙."

 

"是"答案"的嗅覺,我說對了嗎?"

 

涂令說完,那種極討厭的傲慢模樣又回來了......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