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之城

第121章 - 低調的副手

瞬間的,我見著“火線”一動不動,氣定神閒的模樣,而“少俠”則使勁地搖著尾巴,便曉得推開爺爺家門的人不但沒有威脅性,且是身邊的熟人。

 

“金瑞,你先帶狗子們進來。”大伯立在門前,朝我招手,感覺就像老師在教室前招手,讓學生們趕快進去教室一樣。此時雖有心理準備,但我還是心裡咯噔了一聲,像是胸口被輕輕敲了下似的。

 

我領著狗子們往院裡去,察覺大伯對“小火箭”的存在並不意外,瞬間弄得我心裡毛躁躁的,心說“小火箭”這麼大的活物在面前走,大伯不可能沒反應,難道大伯早就對我有所隱瞞?

 

快進屋裡,心不死的我多嘴一句:“大伯,給你介紹狼青鬥犬派的新成員,狗崽兒有個剛起的名字,叫“小火箭”,小金剛的“小”,火線的“火”,意思很淺白了吧?”

 

我察覺大伯臉色一沉,但又極快的收拾好面容,接著嘴角帶笑的將我請進了里屋,而狗子們則被留在了院子裡。再進屋後我以為會有其他人,一眼帶過卻是死靜一片,雖讓大伯偶爾過來打掃,但屋裡總是有種冷冷清清的感覺。

 

而我每次過來爺爺家,都喜歡倒在搖藤椅子上,這回剛想倒下去,就覺得大伯是要跟我談話,我一個後輩倒在藤椅上吊兒郎當的模樣,確實不適合,便規矩的坐在爺爺往年親手造的板凳上,雙腿併攏,還問大伯要不要喝水呢?

 

大伯右手一張,隨便坐在老舊的沙發上,似乎想跟我親近一些,便遞煙給我,我一個後輩趕緊彎腰接下,坐回去後才聽見大伯說道:“外面三隻狼青犬出生的時候,我都在場,你明白這意思嗎?”

 

剛剛點煙的我嗆了一道狠的,咳嗽半天才說道:““火線”和“少俠”就肯定沒得說,那“小火箭”出生的時候你也在場?那小狗崽兒是“火線”跟“少俠”帶回來的,具體關係還沒弄清楚,大伯,你能跟我說一說嗎?”

 

大伯不太好煙,主要是伯娘管得嚴了點,但此時也陪著我點起香煙,煙圈吐得不連貫,最後吐盡了才說道:“關於當年你爺爺退休後不久,非要進去鬥狗這圈子,侄兒你覺得我是持什麼態度呢?”

 

我嘶了一聲才說道:“無可奈何,最後也由得爺爺自己發揮了,不過大伯比我爸爸好點,很多時間你會跟著爺爺一起幫忙打點鬥狗的事情,不像我爸爸,他一向都對鬥狗競技有極大的偏見。”

 

這又到考驗我耐心的時候了,我其實不想聽從前的事情,我只想盡快弄清楚為何大伯知道“小火箭”的存在,但我金家門風立下,我一個後輩不可能催著長輩說話,免得話說歪了,讓大伯誤會我嫌他啰嗦,可就不好了。

 

接著大伯哼笑一聲,說道:“我的傻侄兒,這麼多年還看不出來,我跟你爺爺是一頭的,當初我跟你爸爸一起勸阻你爺爺別進去鬥狗圈,父子間意見不合,不愉快收場,嚴格來說其實是你爸爸跟你爺爺不愉快收場,你想想你爸爸,也就是我弟弟那麼強勢,脾氣又犟得很,我明裡說是不支持你爺爺,但實際上我對鬥狗競技也很感興趣,也在你爸爸前面說過,平時幫幫你爺爺處理鬥狗的事情,就是覺得你爺爺年紀大了,我當兒子的來幫幫忙也不過分,所以你爸爸從來都沒懷疑過我的立場,這一藏就藏了這麼多年,連侄兒你都沒察覺得出來。”

 

“高招!大伯!真是高招!這演技精湛得。。。就不準備拿個影帝嗎?”我豎起大拇指,真心實意的對大伯佩服萬分,回想這多年來,大伯將中立的身份‘發揮’這般出色,除了爺爺知道外,金家其他人都被蒙在鼓裡了。

 

再想到我爸爸被他自己的大哥耍了一小道,混賬的我竟然輕笑了一聲。。。。。。

 

但有一事我想多嘴幾句,便捏滅了煙頭,說道:“大伯,既然你當初對鬥狗競技有興趣,那為什麼不入行呢?這麼多年一直在爺爺身邊打點裡裡外外的,你真的就那麼甘心?”

 

大伯竟難為情的笑了一聲,說道:“當初有想過進行當練犬師的,但當時生計要緊,畢竟有家就要有開支,加上陽城的鬥狗競技在當時還餵不飽練犬師的肚子,最後聽了你爺爺的勸,我自身也堅持不住,就放棄了。”

 

“可惜啊!大伯,這下到我不甘心了,為了生計就放棄了自己所喜愛的東西,太無奈了。”我搖著腦殼,直覺‘生計’這東西簡直就是個混賬,只是我也出來上班幾年了,清楚何為‘生計’,心裡叫恨只是一種幼稚的發洩罷了。

 

大伯沒有被我影響著情緒,而是嘴角露笑著,說道:“這麼多年在暗地裡當你爺爺的副手也很不錯啊,知道鬥狗圈裡的事情絕對比侄兒你還多,也算是滿足了自己當初的小夢想,做人要看開點,是不?”

 

大伯說完,笑容突然地收住不見,變得跟剛剛在門口對我招手的時候一模一樣,還稍稍有些嚴肅了,我見著也曉得故事的‘前言’是說完了,大伯在清晨時分來到爺爺家等我,自然是有事相告,於是當後輩的我,就主動問了句:“大伯,既然你當時就在“小火箭”出生的現場,那我說一聲‘寶塔鎮’和‘獵刀’,你應該不會感到很詫異吧?”

 

大伯搖頭輕歎,說道:“並不詫異,寶塔鎮這地方,目前我每星期就會去兩回,為了低調,所以時間上從來不固定,而“獵刀”早就歸順了我們金家的狼青鬥犬派門下,只是那狗子喊不住,暫時還沒有人能徹底鎮得住它,就索性讓它自由度大點,不過狗子們也很有靈性,曉得我會在寶塔鎮郊外的哪裡出現,我也順便給它們餵餵食,時間早的話,就用我這麼多年跟在你爺爺身邊所學到的東西,再教教狗子們。”

 

我恍然大悟,說道:“難怪不得?“少俠”在第一次回來陽城後,那狗崽兒的架勢好像增進了,原來是這樣啊?”

 

但混賬的我又突然想到滑稽的事情,心說大伯你也不一次將狗子們餵飽一點,弄得“獵刀”它們要去高速路的休息站撿吃的,其後我又想起一件舊事,心說當初我在水庫被野狗包圍,除了“獵刀”躍起相救,還有那隔遠提醒我的陌生聲音,又會是誰呢?

 

就這麼一想,已是腦殼頂像被拍了下似的。。。。。。

 

然後大伯腦袋一點,又遞煙給我,再給自己點上,說道:“我不跟侄兒你來虛的,所以這回的事情慢慢說,但這下說到“少俠”的話,那我就必須說說關於“少俠”的一些細節,特別是你爺爺對“少俠”的看法,和為什麼那小狗崽兒會出現。”

 

我指著門外,說道:“你是說‘小火箭’嗎?”

 

大伯嗯了一聲,說道:“那狗崽兒專門不起名字,其實是你爺爺別有用心,懂不?”

 

我輕吸了一口氣,結結巴巴地說道:“爺。。爺。。爺爺?”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