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之城

第120章 - 又回陽城

我將店員請到了一邊,細語了幾句,店員也似乎猜中了我的心思,一秒都沒考慮過就答應了我的請求,接著我將錢包裡幾張大鈔和一些散票都遞給了店員,店員雙手接下,腦袋輕輕的對著我點了點。

 

“那我就只能靠你了。”我輕拍店員的肩頭。

 

店員低頭‘嗯’了一聲,說道:“如果有問題的話,或者。。。這錢有餘款的話,我會主動聯繫你的,請。。。請你放心。”

 

我嘴裡無話,肩膀一垮,將店員請進了便利店裡,其後我一個轉身就發現早就立在車門前抽煙的告花兒對著我一臉驚訝,還跟小平頭掩嘴說著什麼,我則沒好氣的走過去,讓兩人都別發雜音,等上車後再說。

 

而清醒過來的“獵刀”確定無害,它望著遠處黑暗裡的眼神柔和而迷茫,似乎在期盼什麼,也似乎曉得自己所期盼的不會到來的樣子,看得我胸口發酸,正想稍稍接近一下它,它卻沒有半點遲疑的小跑著上了高速路口,最後躍進了高速路旁邊的雜草中,很快不見。

 

期間我更刻意觀察著“火線”,發現這狗子即使被關在車子裡,仍然在用尖銳目光的瞄著“獵刀”的一舉一動,直到“獵刀”消失於黑暗中,它才整身垮了下來,用鼻尖輕輕將“小火箭”的腦殼頂碰了碰。

 

再等小平頭發車開出個幾百米後,我才解釋起自己跟店員輕聲細語的事情,誰知告花兒聽後就罵我是鬥狗界百年一遇的超級智障,他龜兒子坐在副駕駛位上,轉身過來就張大嘴巴,不停噴口水:“‘獵刀’帶不走就由它去吧,你發了善心讓那店員照顧‘獵刀’的伙食,那點錢雖說不多,但再老實的人也有毛病,我看你的錢肯定要打水漂了。”

 

“老實人最他媽的深藏不露,我說得是真話喲!”小平頭開著車,還不忘搭嘴,他跟告花兒對應著眼色,好像兩個智障找到了知己一樣。

 

我只是癱坐在後車廂裡,看了眼旁邊幾隻昏昏欲睡的狗子,才說道:“那點錢會不會打水漂也好,怎樣都好,我只是看見‘獵刀’總是去休息站撿吃的,有點心不忍,畢竟是我們金家狼青派鬥犬的一員,能幫點就幫吧,反正我吩咐了那店員就隨便買點狗子能吃的東西,遇見‘獵刀’去休息站了,就給‘獵刀’餵點。”

 

“唉!金家。。。狼青派鬥犬!好重的包袱喲!”告花兒說完還從車內後視鏡將我瞄了一眼,我也見了正著,說道:“你龜兒子不要趁我累的時候,沒力氣捶死你就亂開腔,等我精神好了,還不是一樣的收拾你。”

 

告花兒嗤了一聲,回頭跟開著車的小平頭搭起話來,他強烈建議小平頭一定要跳進‘鬥狗界’這個坑裡,不但推薦著自己的愛犬“火炮”,還大嘴巴的說了一大堆胡話,說是自己的“火炮”一定會在新秀賽季裡橫空出世,一定會擊敗數位頂級的鬥犬,反正就是狗屁話一大堆,聽得我眼皮子就越垂越低了。。。

 

等我重新有意識的時候,很明顯是被搖醒的,搖我的龜兒子正是告花兒,再感覺車子停了下來,車窗外已見拂曉,讓我眼睛瞬間的不適應,所以伸個大懶腰後才下了車,頓時才曉得我們已回到了陽城,目前在上城最出名的一家早餐店前。

 

我又見告花兒嘟囔著:“一籠肉包,一籠花卷,兩份糍粑,三根油條,兩杯豆漿。”

 

我沒力氣多說話,可能也是累餓了,在得知小平頭不跟我們一起吃早餐後,我必須先將幾隻狗子安排好了,滿嘴的亂叫著莫名其妙的口令,期間“火線”是我最不費心的一隻,全程規矩,例外的是“火炮”,狗東西傷都沒痊愈,就活蹦亂跳的,幸好告花兒出手才收住了它。

 

待小平頭收到車資後,笑嘻嘻的開車走了,我才跟告花兒將幾隻狗子安頓在早餐店的門口前,由“火線”看管著幾隻狗崽我甚是放心,就準備跟告花兒進去早餐店填肚兒,哪想告花兒剎住了,說道:““火線”回來陽城了,重新露面了,那陽城的鬥狗界會不會炸開鍋啊?再說。。。“火線”是會發瘋的狗子,你這樣套也不套的,會不會出事啊?”

 

我也剎住了,說道:“你這話說得真他媽敗興,不吃了!你帶“火炮”回去堂兄那裡,我帶金家的狼青犬回去我爺爺那,這幾隻大活物跑來跑去的,有些事情早就藏不住了,我會再聯繫你的。”

 

可能告花兒吃不到肉包花卷糍粑油條,又喝不到豆漿了,就臉有不悅,一個人在店裡吃又不是很樂意,就腦殼稍微的低著,臨走還說了句:“我想起。。。涂令說過的‘麻辣後系群’,既然當初有能力查出“獵刀”的名字跟“獵刀”和“火線”的關係,所以。。。我們要不要再請涂令幫個忙?把“獵刀”的底細徹底搞清楚?”

 

我已經帶著狗子們,在慢慢跟告花兒拉開距離了,趁最後說道:“‘麻辣’輸給了‘公爵’,又受到重創,我認為那‘後系群’的成員們不會有好心情,包括涂令那崽兒也一樣,看來是心靈受到打擊後就閉關了,所以這事情先別說了。”

 

告花兒低沉地‘哦’了一聲,擺出依依不捨的狗屁模樣,就像他旁邊的“火炮”對“少俠”“小火箭”它們依依不捨一樣,最後他對著我還張嘴打了個哈欠,而“火炮”也對著“少俠”“小火箭”,甚至是“火線”打了個大哈欠。。。。。。

 

“越來越有‘父子相’了。”我輕聲說完就朝爺爺家的方向去了。

 

半小時沒過就來到了爺爺家門口,本想讓狗子們從院墻上翻進去,顧不得太多,就由“火線”先看管著兩隻小的,反正我也看得出來“火線”主要是在保護著“小火箭”,就自然覺得幾隻狗東西不會有大動靜,特別是回到了它們最熟悉的地方,感覺上很安全。

 

但剛想指揮“少俠”先跳上去的時候,突然間。。。。。。

 

 

見著爺爺家的大門緩緩開了,門內翻,心說,此時進去爺爺家的人會是誰呢???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