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之城

第119章 - 我所信任的狼青鬥犬派

店員朝門口瞄了一眼,嘴裡輕唸:“對,就是這隻想撲我,沒錯的。”

 

此時的告花兒被“獵刀”的追來嚇了嚇,那崽兒扯著我膀子,我又不耐煩地甩開他的手,再問著店員:“兩隻大狗子上幾次來休息站是這個時間段嗎?”

 

店員搖頭輕歎,說道:“當然沒這麼晚,前幾次都很早的,八九點過來都試過,今天卻遲了這麼多,凌晨過來的話?基本上沒有東西可以找來吃了,因為清潔員會在十二點左右過來清垃圾,再讓垃圾車裝走。”

 

我腦袋一點,轉身對著告花兒說道:“聽懂了沒?”

 

“什麼懂不懂啊?說的話亂七八糟的?什麼啊?”告花兒一臉嫌棄的瞄著我和店員,還指著蹲在門外的“獵刀”說:“‘獵刀’這狗子真的不斷氣,我們都已經避讓不追究,它還追這麼遠過來,反正狼青派的狗子就你金家崽兒負責,我沒精力管太多了。”

 

旁邊的小平頭雖不曉得事情的前前後後,但我確實佩服他那腦瓜子,至少比告花兒那智障聰明多了,而且小平頭還說道:“聽店員說了些事情,我覺得門口這大狗子是來找吃的吧?剛剛不是還在說兩隻狗子偶爾會晚上過來找吃的嗎?”

 

我咧嘴一笑,再轉身看了看告花兒,說道:“懂了嗎?‘獵刀’不是在跟蹤我們,而且跟我們巧遇了,它選擇在這時間點過來休息站找吃的,是因為剛剛不久的它在發瘋不穩定,情緒狀態穩定後就過來這邊了。”

 

告花兒仰頭‘哦’了一聲,說道:“就算是這樣,那‘獵刀’也肯定是抄小路跑過來的,實在沒可能快成這樣子啊?”

 

小平頭插了句:“高速路是修個車子走的,狗子們自然有辦法走捷徑,這個沒得說。”

 

我嘴裡無話,眼角朝門外瞄了一下,那“獵刀”仍是一動不動,又總覺得它一直在盯著我似的,在還不確定它是否在正常狀態的情況下,我對於開不開門這行為還很有保留,直到店員在我耳邊說了句:“門口這狗子來的時候,你們車子裡的那大狗子竟然不叫喚提醒我們,說明車子裡的大狗子已經曉得,它的同伴目前沒有攻擊性,並且可以接近,它肯定是感覺到了,你們覺得呢?”

 

猛地一下,像是一股氣流從鼻孔竄到腦殼裡,我直覺店員的說法很是有意思,就對著告花兒說道:“我選擇相信‘火線’,它感覺到的就一定不會出錯。”

 

告花兒眼珠一轉,退後五六步,退無可退後才說道:“可以啊,那你別廢話,去開門試一試?”

 

此景我看得將嘴巴堵得老圓了,回頭又發現小平頭也退後五六步,只有店員仍一動不動的在櫃檯上,還對我說道:“別擔心我,櫃檯會擋著我,再說我手裡還有薄荷噴劑,應該問題不大。”

 

說實話,我難受得漲紅了臉巴,最後沒好氣的將一股不知哪來的酸氣吞進肚子裡,再盡量表現出自己對“火線”的感覺有極高的信任,整個過程沒拖泥帶水,走近門前將玻璃門一拉,順便還對“獵刀”說道:“知道餓了是嗎?來這裡撿吃的,你還整習慣了是嗎?知道自己是狼青鬥犬派的成員嗎?丟不丟臉啊?”

 

“不想活了?‘獵刀’瘋起上來讓哪個來擋?龜兒子你有病啊?”告花兒畏畏縮縮的狗屁模樣,說了點屁話過來,老子聽後直接懟回去:“老子現在還活生生的站在這裡,就說明沒事啦!你認為瘋起上來的‘獵刀’會讓我多活五秒嗎?”

 

接著我發現“獵刀”也不搖尾巴,安靜的抬著狗腦殼,在便利店裡轉左轉右,弄得還不完全放心的告花兒和小平頭彎腰避讓,躲左躲右,那畫面真該拍下來留個紀念,好等日後告花兒在我面前放肆的時候,我就把短片拿出來笑話他。

 

“目前沒有任何危險性。”店員說完也從櫃檯處走出來,他甚至出乎意料的走近“獵刀”,很大膽的盯著“獵刀”看了十幾秒,才說道:“我在這狗子的印象裡應該很深,我從它的眼神裡就能夠感受得出來,還有就是。。。,它對我們沒有過多的哀求,但我能夠感覺得到,它肯定是餓極了。”

 

“給它弄碗泡麵吧?”告花兒快步躲在我身後,近距離聽著這智障說話,還真是不舒服了,於是我又懟了回去:“你讓狗子吃我們人吃的東西,對嗎?那我去給你買包狗糧,你可以給老子吃完整包狗糧嗎?”

 

告花兒嗤了一聲,沒好臉色躲一邊去了,而小平頭早就藉機會躲在店外面,順便抽起了香煙,還隔著玻璃門看進來,給我打手勢,讓我也出去抽抽煙,呼吸一下新鮮空氣。

 

我張手就拒絕了,再對店員問道:“這店裡有沒有。。。稍微是狗子們能吃的東西呢?”

 

店員摳了摳太陽穴,說道:“這便利店開來是服務人的。”

 

我聽後翻了個白眼,繞著貨物架轉了一圈,在實在沒選擇的情況下,付錢買了兩個類似飯糰的東西,裡面包了點榨菜肉鬆什麼的,有夠亂七八糟的,我也是無奈得很,最後就撕開包裝,將飯糰慢慢放在“獵刀”的眼前。。。。。。

 

當我撕著第二包飯糰的時候,“獵刀”只將飯糰嚼了兩下就吞掉了,那狗東西始終不曾搖過尾巴,眼神沒有半點哀求,只是很單純的在等待,一副即便我不再扔飯糰給它,也是滿臉無所謂的模樣,甚至吞下飯糰後,連嘴角都不舔,看得我瞪大了眼睛,不曉得開腔說啥子才好。

 

而一旁的告花兒看了看時間,說道:“‘獵刀’比我們還幸福,吃早餐都吃在了我們的前頭,金少爺,回陽城後有否興趣跟我一起去喝豆漿吃肉包子?陽城的早餐店還有一個多小時就開門了。”

 

我懶得理會告花兒太多,又讓告花兒那龜兒子重新拿幾個飯糰出去餵一餵“火線”“少俠”它們幾隻狗子,接著我終於能在便利店的門外抽起了香煙,吸第一口的時候又發現“獵刀”出來後就蹲在距離我五六米的地方,看著高速路對面的深山處,直覺在思考著什麼。。。

 

此時我對“獵刀”的防心是徹底沒有了,我更一邊抽煙一邊盯著“獵刀”打量,直到煙鍋巴開始燙手指的時候,我將煙頭踩熄,整身頓住了幾秒,再轉身進去了便利店,對店員說道:“我清楚我們不算熟,但有個忙我必須要問一問,不曉得你願不願意幫?”

 

“可以幫!”店員回道。

 

我卻是來不及反應,能感覺臉巴又紅了一大塊,緩了好一會兒才說道:“我都沒說清楚要幫什麼忙,你就答應了?”

 

“不用說,我曉得啊!”店員說完,瞄了一眼門外的“獵刀”。。。。。。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