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之城

第104章 - 急轉彎

說時,竹竿大叔給我跟告花兒送來冰可樂,也應了一聲:“該碰見的總要碰見,我跟童家娃兒根本就沒約過,他當時帶著自己的“火炮”剛巧路過胡辣包面的店門口,我瞄了一眼就覺得眼熟,這不就是緣分嗎?”

 

竹竿大叔說完還偏頭朝廚房瞄了幾眼,那模樣極之鬼祟,曉不得事的還以為這是個小偷趁老闆娘不注意就準備要盜竊呢,而竹竿大叔自然就是怕老闆娘出來管閒事,擾了我們幾人的談話,哪下子控制不好就可能要翻天了。

 

後來見老闆娘在廚房為我跟告花兒的宵夜忙活著,一時沒空出來管閒事,竹竿大叔就索性不怕死的坐了下來,還順便給自己開了罐冰可樂,又是請我跟告花兒抽煙,後來我甚至有些擔心竹竿大叔能不能在明天早上醒來。。。。。。

 

“怕個毛線!今晚上為了配合童家娃兒的任務,我根本就沒搓麻將,就等於沒贏錢也沒輸錢,最主要是沒在麻將桌上虧錢,我婆娘也不得說我啥子的。”竹竿大叔說完更是大口地抽煙,模樣得意極了。

 

我鬆了口氣,點著腦殼“哦”了一聲,一旁的告花兒似乎渴得慌,給自己猛灌了幾口冰可樂後,才“嘶”了一聲地說道:“對頭!就是搓麻將這事情,原來大叔是去找人搓麻將的,他路過胡辣包面店門口的時候就看見了我,我本來就孤立無援,最後就把大叔帶上了。”

 

我很不屑地嗤了一聲,說道:“你孤立無援也是你龜兒子自找的,事情你自己惹的,用不著裝可憐吧?”

 

我惡狠狠地盯著告花兒,那崽兒的眼神卻很是奇怪,他眼皮子眨得老快,我又感覺這崽兒在用鞋尖故意地頂了我的波鞋幾下,接著我嘴裡無話,緊著眉頭就坐直了腰板,心說這崽兒要發招了,再果不其然的,告花兒似乎故意的高聲說道:“在沒得到你允許的情況下,我帶著你家兩隻狼青犬來寶塔鎮訓練,這確實是我不老實,但最終目的還不是為了幫你訓練狗子嗎?再說倆狗子也找了回來,就不能免罪嗎?”

 

我不可能在幾秒內聽懂告花兒給話裡的所有信息,但我也不是智障,我清楚這話肯定是說給竹竿大叔聽的,而我自己更不能有半點疑惑的表情,於是我極快的收拾好面容,盡量保持在發怒的層面上,這樣子才能貼切到告花兒所說的細節上,竹竿大叔就能看清我在發告花兒脾氣的事實。

 

隨後,竹竿大叔眼見氣氛有些不對,就說道:“事情大致上我也聽童家娃兒說過了,就是他為了備戰明年第一季鬥狗大賽,就帶著兩隻鬥犬和一隻狼青小狗子過來寶塔鎮搞訓練,我們鎮上的郊外空曠得很,也適合搞訓練,後來他沒有控制住兩隻狼青犬,讓倆狗子跑掉了,忙到現在才將倆狗子找了回來,但其實童家娃兒已經第一時間短信通知你了,還很負責的將倆狗子帶了回來,他後來關掉手機也是怕你打過來怪他罵他,再說你也是機靈,曉得童家娃兒來寶塔鎮可能會找我,這就促成我們三個在這裡抽煙喝可樂還準備吃燒烤了嘛,畢竟有事擋事嘛,最重要結果是好的就行了,所以年輕人就該消消氣,對不?”

 

我本想接話,但見老闆娘突然“上線”,她從廚房的門口探出半個腦袋,笑得眼睛瞇成了線,很客氣的跟我和告花兒說道:“第一輪快要烤好了,弄好了就馬上給你們端出來。”

 

我和告花兒也跟老闆娘客氣了幾句,接著就見老闆娘的態度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朝竹竿大叔吼了句:“今天沒輸麻將錢就以為不用幹活了嗎?這兩位帥哥的燒烤你不端出來,難道要我給端出來啊?出去跑了一晚上,回來就不曉得自己要干啥子了啊?”

 

我跟告花兒都低頭抽著煙,這場面尷尬的不能讓人直視,又見竹竿大叔漏了底氣,說自己不怕翻天自然是假的,他便撓著後腦勺還一邊笑著,很快就進去廚房幫忙去了,我抬頭見著便歪嘴一笑,笑得就是這種怕婆娘的男人。

 

很快我發現告花兒一副便秘不通的狗屁模樣,他還突然用手掌拍了下自己的腦殼,對我說道:“好險啊!這都怪我屁事說半天,重要的都忘記提醒你了。”

 

我將食指貼在唇邊,“噓”了一聲,還朝廚房瞄了一眼,回頭才輕聲說道:“你他媽剛剛突然說些怪里稀奇的事情,老子一下沒反應過來,但好在老子聰明,最後曉得你在說啥子,你沒有跟竹竿大叔說“少俠”是從陽城跑過來的,還有這狼青幼崽的真實來路,沒將我金家的糟心事說出去,老子還真是要謝謝你了。”

 

說完我將三隻狗子瞄了一眼,更糟心的是,狗子們很是鬼機靈,早就聞到燒烤的香麻味,都他媽分別蹲在我跟告花兒的腳邊,口水都成了串子,不停滴在地上,而更甚的還是我金家的笨狗子“少俠”,那狗尾巴擺得可帶勁了,快得像轉圈的風扇葉子。

 

“就曉得吃,你除了膽小怕事,還曉得幹什麼?”我朝“少俠”瞪大眼睛,那狗東西絲毫不畏懼我的批評,甚至還帶起笑容來。

 

一旁的告花兒沒空理會我訓狗子,那崽兒繼續說道:“一開始我確實有點虛,在寶塔鎮人生路不熟,最後才叫大叔跟我一路的,但我只是說狗子不見了,還好沒說是一隻狗子,後來剛找到“少俠”的時候,就看見這小狗子在“少俠”旁邊,我雖然很吃驚,但又很快反應過來,就覺得竹竿大叔不能踩進來太深,就朝兩隻狗子吼了句‘你倆個給我滾過來,想找死我啊?’”

 

聽了一大段的來龍去脈,我開始有些吃不消了,感到身子癱軟了很多,腰板早就直不起來了,煙也懶得抽,也自然曉得這頓燒烤吃完後,回去陽城又是一堆煩心事等著我,比如這狼青幼崽該怎麼處理,它又是誰的後種?

 

告花兒在我眼前打了個響指,令晃神的我腦殼一仰,說道:“你龜兒子再打一下響指試試?給你將手指掰斷信不信!”

 

告花兒更是將腦殼埋得很深,用鬼鬼祟祟的眼神盯著我,說道:“找到“少俠”的細節可以等下再說,有個細節還需要提前跟你匯報一下。”

 

我“嗯”了一聲,說道:“不是找狗子的過程中闖禍了吧?”

 

“沒有!沒有!就是。。。我反應太快之後,跟大叔扯謊說是這狼青小狗子也是我帶來的,但不曉得大叔會在中途問我小狗子的名字,我說不出來就會被懷疑,所以又是我反應太快,就給這小狗子取了個名字,算是擅自幫你們金家狼青鬥犬派拿了個小主意,你不會太介意吧?”告花兒說完,小心翼翼地彈了彈煙灰。

 

我搖頭說道:“其實我們金家只管‘小金剛’的後系,現在還沒弄清楚這狼青幼崽的來路,它今晚跟我們回去陽城後該怎麼處理也是個大問題,再說它連續兩次跟我們金家的狗子待在一起,也不能太肯定出個什麼來,所以我并不介意。”

 

“那就好,我就怕你反對我給這小狗子取的名字,我這麼才華橫溢,不用這名字就實在太可惜了。”告花兒在仰頭慨歎,老子真想給他龜兒子一拳頭。

 

我疑惑著,“嘶”了一聲便問道:“取了個啥子名字還驚動了你的才華?”

 

“小火箭!知道為什麼我要取這個名字嗎?”告花兒繼續仰著腦殼,盯著店裡的天花板,也不曉得在看什麼。

 

我則不屑地嗤了一聲,說道:“難道。。。你還有一個‘太空夢’?”

 

告花兒將食指貼在嘴邊,“噓”了一聲,說道:“非也!非也!”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