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之城

第102章 - 小花招

我希望是自己想太多了,希望是由於自己多日疲累而引起的不安,我試圖尋找內心想法不合理的細節,種種借口給足了,可能我心裏頭才會那麽舒服壹點,否則讓我深更半夜的在陌生的寶塔鎮上慌張不安,那感覺會漸漸讓人聞到絕望的味道。

開門見山吧,我動起了腦筋,心說假如告花兒跟竹竿大叔聯系在了壹起,這深更半夜的,我就總覺得不會有好事發生,再說竹竿大叔今晚連燒烤生意都不顧,會不會就跟告花兒突然出現在寶塔鎮有必然關系呢?因為壹到寶塔鎮就第一時間喊救兵,其風格像極了告花兒。

話說回來,我自己尷尬的處境也很是惱火,選擇留下卻不曉得往哪走,我不可能在深夜時分去詢問鎮上的居民有沒有在今晚上看見壹個智障模樣的外地人帶著一只狗子在鎮上走來走去,而選擇退回陽城的想法更是可笑,不甘心事小,最重要的是找不回“少俠”,我拿什麽去面對爺爺呢?於是非要我選的話,我也只好選擇告花兒跟“少俠”都在寶塔鎮。

既然認定人和狗子都在鎮上,那我處理後續的方法真是不多了,想來想去只能將竹竿大叔作為唯一切入點,盡快從他口中得到告花兒的行蹤,奈何我又不得不給自己打支預防針,預計竹竿大叔不想爽快的回答,假使告花兒的行蹤被他了解得一清二楚的話,告花兒很有可能會讓竹竿大叔守口如瓶了。

但我有個小花招,這想法是我被急況惹毛躁後才蹦出來的,簡單地說就是'快問快答',先等待竹竿大叔接聽我的電話,再趁竹竿大叔不備,在兩秒內快問他一個問題,後果的出現極可能是竹竿大叔反應不及而條件發射的將我要答案說出來,之後我不用答話,即可掛線.

這事情講究的就是個快狠準,而且我不能用自己的手機打過去,那樣是防備在竹竿大叔身旁的告花兒無故地耍個小精靈,只要一問竹竿大叔是誰致電過來,那麽我這小計劃就會立即失敗,就因為告花兒那智障自然曉得我的電話號碼.

再是這年頭的公用電話還真是難找,人人手裏皆是壹部智能手機,以往那種公共電話的形式早就淘汰,於是我在鎮裏的街上轉悠好幾圈,才在路邊一個賣香煙的小攤子上借了部座機,當然我腦殼也不傻,趁機就買了包香煙,讓看守攤子的老板賺了我一包煙錢。

我點了根煙,吸了好幾大口,竟感到有些緊張起來,畢竟這小花招說來容易,實際操作起來還需要點技巧,首先嘴巴是千萬不能打抖,必須兩秒內將問題拋出去,咬字也一定要準,務必竹竿大叔聽清了問題,而不管竹竿大叔回不回答,我都要極快的掛掉電話,這事情扯久了對我沒好處。

期間,我握住電話的聽筒足足十幾秒。。。。。。

“啥子啦?不曉得對方的電話號碼啦?”守攤子的老板摳了摳下巴的胡渣,瞄了我壹眼。

我笑了聲敷衍了過去,準備撥號的左手一握再一展,後在三秒內就將竹竿大叔的號碼撥了出去,聽筒裏頭半天不響,我以為是空號,再過了幾秒後才嘟嘟嘟地響了起來,這時我又迅速練習了一遍接下來的‘臺詞’,只是沒等我練完,電話裏頭就有了動靜。

“餵!找哪個?”

這情況讓我有點猝不及防,感覺心臟都他媽顫動了好幾下,只是幸好我反應也快,總是感覺體內有股東西壹下竄到了腦殼上,就張嘴問道:“那年輕娃兒跟那狗子呢?”

“哦!在我旁邊呢,有啥子事?”

下一秒,我已經妥當地將電話聽筒放好了,右手還在使勁地摁著聽筒,好像要將整個座機壓個稀巴爛一樣,弄得守攤子的老板連忙將我的右手撥開,說道:“這座機跟我快二十年了,妳別給我摁壞了。”

我沒在意老板的埋怨。

而我真正在意的卻是計劃成功了,這跟預計一模一樣,竹竿大叔反應不及中計了,此時我有的是再次湧出來的憤怒,而不是去為計劃成功而高興,因為告花兒不但真正來到了寶塔鎮,還他媽耍了個小精靈將竹竿大叔帶入局,畢竟找“少俠”是我金家的家事,這越來越多的外人摻和進來,感覺上有些不妥了。

還有就是告花兒要吃我的拳頭了,這龜兒子在我面前撒了大謊,怎麽勸說解釋都不聽,最後非要瞞著我帶著傷患並未痊愈的“火炮”跑壹趟寶塔鎮,這龜兒子恐怕是皮癢癢了,早就忘記吃我拳頭的滋味了吧,最氣不過的就是,告花兒這龜兒子不知天高地厚的態度跟塗令那龜兒子一模一樣,我見著就氣得吐血。

再等怒氣減弱後,我點了根煙嘗試冷靜下來,幾分鐘後將煙頭踩熄了,就開始不斷的留意起手機的動靜來,這舉動必有原因的,只要竹竿大叔將奇怪的來電如實告訴告花兒,那告花兒還有點正常智商的話,那崽兒應該是主動開機,然後主動致電給我認錯挨罵,反正從小長到大,各自是什麽貨色都清楚得很。

再隔了幾分鐘,街外的夜蚊子在我的頸上咬了幾個疙瘩,癢得我發的毛躁越來越大,咒罵該死的告花兒上千上萬句,嘴裏的口沫星子被我噴得到處都是,就在我快要將頸上的疙瘩摳破皮的時候,褲袋裏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我掏出手機,眼角都不瞄壹眼,信心十足地說道:“地點!我勸你三秒內給我個地點!”

“不。。。不用,我跟大叔現在就回來鎮上,大叔說就在他的燒烤店門口等,大概三十分鐘後就到。”告花兒在電話那頭的鎮定有些像裝出來的,至少我是這麽覺得的,畢竟那龜兒子心虛在先,做錯了事還能裝作若無其事?簡直荒謬!

按照約定,我回到燒烤店的門口等待著,也沒打算去打擾店裏的老板娘,而雙掌是一直在捏捏合合,也不曉得一會兒打哪套拳法,或是再野蠻點,直接將告花兒推到在地,要將那龜兒子的脖子掐出紅印子,再將他捶個鼻青臉腫,這想想都覺得很是刺激。

略過了十多分鐘,那些該死的夜蚊子又再欺負我的時候,我就見著十幾米的遠處有輛小轎車閃了兩下車頭燈,然後慢慢收速地朝我這邊開來,我也是會意,踩熄煙頭就將剛剛練習好的拳法又在腦海裏復習一遍,等告花兒那龜兒子一下車,老子就他媽拳王阿里靈魂附體。

只見車門被推開,我咧嘴一笑,邁步向前。。。

但一秒後,我剎住步子,這突如其來的一剎讓我身子朝前面一倒,我張手平衡了一下才穩住了身子。

這因為我被一些東西驚到了,親眼看見“少俠”從車廂跳出來還不是很稀奇,最令我吃驚的是我看見一只陌生的狗子跟在“少俠”後面跳了出來,那是只幼崽,三角眼,鐵青色。。。。。。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