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之城

第100章 - 有種開頭,有種結尾

告花兒準備幹啥子蠢事,我相當瞭解.

 

而在我印象裡,告花兒很少跟我對著幹,我倆對事對人的態度一直很齊心,軌跡疊在一起從沒偏過,奈何這回出了件這樣的新鮮事,他龜兒子的竟敢帶著"火炮"獨自走遭寶塔鎮,還是有心瞞著我的那種,這龜兒子好不狡猾.

 

"這龜兒子不接電話,絕對是故意的."在我連番五次致電給告花兒無果後,我氣得是漲紅了臉巴,這太他媽說明事情裡有蠱惑,那龜兒子平時都是極快的接我的電話,這回卻裝得'害臊'起來,想此就想掐死那龜兒子.

 

而堂兄自然看清了我的焦急不安,竟是沒有過多追問,卻將話題帶向了另一個區域,說道:"順便提一下,告花兒這崽兒自從看完"公爵"對戰"麻辣"後,他整個人就像被注射了興奮劑一樣,試過對著"火炮"高喊一些自以為激昂的口號,還在我面前暢想著明年的鬥狗大賽,根本就壓制不住他的激動."

 

"哼!那龜兒子還會將這種激動藏起來不讓我發現呢."我低頭輕聲唸道,完後才抬頭回道:"這種行為其實很幼稚,就像讀完幼稚園的小孩子知道暑假後就能升讀小學了,隨即對小學的生活充滿期待和嚮往,但過後才曉得,讀小學的開始就等於有一大堆他媽煩人的功課在等著你,到時才發現最初的自己想多了."

 

堂兄回到餐桌前坐下,刨了幾口飯菜後才說道:"從"克敵"的死就能看得出來,鬥狗擂臺上的殘忍,並不是告花兒想像得那樣的簡單,"火炮"上擂臺能不能扛住一個回合還是未知數,所以告花兒也真是興奮過了頭,這連飯都不吃,就帶著狗子出去練跑去了."

 

我跟堂兄對話間的一來二去,令我徹底明白告花兒為什麼要帶著"火炮"獨自走遭寶塔鎮了,他對自己鬥犬的戰鬥力充滿期待實屬正確,而錯就錯在這龜兒子將這股勁用錯時間和地方了,再說"火炮"根本沒有百分百痊癒,絕不適合遠途'實戰,而'在寶塔鎮稍有不慎就能讓他的狗子'回廠重造'了.

 

心意定下,我百分百肯定告花兒帶著自己的狗子正在趕去寶塔鎮的途中,於是心裡一橫,在堂兄面前將告花兒的真實目的先藏著,又敷衍堂兄幾句後便離開了,接著趁落下的時間不算多,便通過手機軟體電召了一輛小車,約好六分鐘後會合.

 

'找少俠'是我開的頭,那我必須親自給這事情結個尾......

 

再是等車期間,我又是給告花兒打了三通電話,前兩通一直響著沒接,最後一通索性就給老子關機了,我便十幾句髒話朝東南西北的方向亂噴,驚得一位從我身邊路過的大姐對我皺眉側目,又連忙彈開了兩米遠,她卻不曉得我是被一個智障龜兒子給逼瘋的.

 

再想著,告花兒這崽兒恐怕是很久沒被我揍過了,我也心說今天這拳頭反正開了葷,一拳將覃洋錘得啞口無言,如果將告花兒摁倒在地狂錘不止,那我還是蠻願意操勞操勞一下的,這口氣是不解不行啊,順便將告花兒那種'邪惡'的心態糾正過來,讓他明白擂臺之下的鬥犬應該要愛惜,而不是衝動的帶著一隻負傷的新秀'跑遠門'.

 

隨後跟約好的車會合了,花了十分鐘就拐上了高速路,但好死不死的又開了十幾分鐘後便遇上了堵車,都曉得高速路上堵車可大可小,車隊半天不動都有可能性,我見著心裡是急得慌,司機大哥請我抽煙順便安慰著我,好言好語的表示這種情況一般會在短時間內疏通,大可耐心等待.

 

實話實說,耐心我還是有的,但這回的事情真是等不起,誰曉得告花兒那崽兒會在寶塔鎮上幹些什麼蠢事出來,再說我們金家丟了兩隻狼青鬥犬的事情且不能亂傳,就怕告花兒那智障龜兒子在寶塔鎮上挨家挨戶問到底,就問著有沒有看見幾隻青毛色的狗子在鎮上亂走啊...?

 

我摁下車窗,探頭望瞭望,看見前面車隊紋絲不動,有些司機都下車拉拉腰杆疏疏筋骨了,見此後我心裡更是慌得沒底,只好希望告花兒那智障龜兒子也被堵在這條高速路上,否則就等於告花兒可能在寶塔鎮上幹著蠢事,而我還他媽堵在高速路上而不能去阻止告花兒.

 

接下在副駕駛位上乾等也不是辦法,下了車就跟送我的司機大哥一起抽起煙,期間我儘量控制著自己的情緒,然後去跟司機大哥聊一些沒營養的話題,比如最近的菜價漲了幾塊?如今的夏天一年比一年熱死人等等,借此打散自己心裡的記掛,只要能把這小段時間蒙混過去便知足了.

 

哪曉得更糟糕還在後頭,夜色急降,當一條龍似的車隊堵在高速路上時間一久,很多車的司機都索性熄火了,都下車後將高速路鬧得像個集市,有罵堵車的也有說說笑笑的,有吃東西的也有實在忍不住了就在高速路旁邊的坡上解小手的,這些我看在眼裡,只能是增添我的焦急情緒.

 

一小時後,好不容易等到前面的車隊在慢慢挪動,令所有司機齊聲起哄,又迅速回到駕駛位上發動車子,就跟著車隊慢慢地向前方挪動,這種挪幾米就停幾分鐘的情況一直維持到快夜裡九點,這時的我仍是焦急著,唯一可幸的是車子至少在挪動,比一開始動也不動強多了.

 

期間我還是不死心的給告花兒打了五六通電話,那崽兒繼續逃避著,難道他就沒想過被我逮到後會有啥子後果嗎?這種衝動行事真的就會有好結果嗎?每個人都很公平的一人一個腦子,但偏偏就是有些人不會仔細閱讀'腦子使用說明書',被人嘲諷沒腦子,那真是沒半點冤枉的成分.

 

看不到頭的事情會讓人恐懼,而這種恐懼停止於四十分鐘後,當車子重新在高速路上飛馳的時候,我已經比原來計畫到達的時間遲到整整三小時了,隨後我說了寶塔鎮的一處地方,吩咐司機大哥朝那裡開去......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