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武鬥奇葩傳

第7章 - 第七話

離開了由紅髮魔女統治的魔性之海後,用不多久就來到了大片的沼澤地帶…
一處當潮汐時為陸路—連接加里塔裡和商政、當潮漲時為水路—連接魔性之海與特拉加斯海,這麼一個地方。
此沼澤有一斷處,為山丘與深海區域,有遠古遺下的文明建築—一巨型石橋,用以連接兩面山巔、作為來往通道。
水退時,可見泥沼環繞的連綿山嶺;漲水時,則是大小不一的怪異島嶼。

穿過這片沼澤,就來到特拉加斯海…
此處海岸、島嶼都是當地海盜的勢力(惡魚幫和鬥魚幫都在此,至於青竹派則是內陸的江賊),但,就如上一話所說,因索夫的惡名,開着掛有他的~海賊旗的小船,哪怕是開在一堆賊船的中央也依然暢通無阻。

過了這海域之後,就是加里塔裡共和國在特拉加斯海海邊的最大城市—賽蘭。
遠遠就見岸上烽火四起,用望遠鏡看去,就見一堆加里塔裡共和國的戰艦朝着城鎮猛開炮,整個城市都陷入火海之中。
莫大心道:看來這~應該是瑪利亞基地那邊的海軍吧…看這攻勢的規模,似乎是要將整個城市摧毀掉哪~倒是為什麼要攻擊這城市呢?這明明是他們加里塔裡共和國的啊。
隨之,莫大又想到:怪不得之前鐵血的軍事學校被入侵的時候,軍部竟然說再5個小時就能到達了﹗原來是早已派兵… …咦~不對啊,加里塔裡對商政的作戰方略不是先針對喀答克群山的嗎?當初還要我們先行偵察… …怎麼反倒搶在我們之前先到這裡了?(城市的對出就是喀答克群山)
只叫莫大一臉問號。

這時,胡帝:「雖然說是決定做逃兵了,但我們還好好的~穿着加里塔裡的軍服,而且我也讓華斯他們對我們的事隻字不題,軍部方面應該還不知道我們做逃兵的事吧~我們是直接開過去呢~還是繞個大圈?」
斑尼迪特說:「喂~我還在這幫你們划船咧,而且這船還掛着我佬大的旗﹗」
胡帝:「當作是我們虜獲的就行了唄~」
斑尼迪特:「我靠—老子我才剛剛被抓,現在又要當俘虜啊﹗我不依啊—」
「… …」
莫大:「好吧,繞圈、繞圈…」轉去問狄匹:「狄匹,你不介意吧?」
狄匹想了下:「唔…還是少點麻煩為好,就繞圈吧。」
「好—」斑尼迪特:「還是你小子有江湖俠氣~」

繞個大圈,再靠狄匹的記憶找到越門上岸、落腳的一個港灣。
回到小鎮駐足的客棧,甫一到步就見門前亂躺的、滿地的屍體,是嚇得狄匹馬上衝了進去,卻隨即被罵了出來。
見狄匹抱頭鼠竄的回來,地域絲問:「怎麼啦?」
狄匹:「…不…沒什麼。」似是不太想說。
這就有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衝出,一邊哭一邊指着狄匹大罵:「嗚嗚…﹗都怪你們、都怪你們﹗一群不中用的東西,明明派你們去打探消息的,居然什麼都查不回來,也就算了…嗚…﹗竟然把古船派的人引來了﹗害我們、害我們﹗嗚嗚…!!」大哭不止,然後就邊哭邊罵的走進去了。
接著莫大讓地域絲等人在一客房待着,自己則帶胡帝跟住狄匹去見越門的女子。

客房中
地域絲氣道:「哼~﹗越門…什麼武林強豪!?他媽的﹗不就是幾個乳臭未乾的小妮子嘛﹗嚷嚷什麼!?是餓奶啦!?」
丹爾斯:「好啦~地域絲,人家狄匹都不出聲了,哪還輪到你來廢話?」
地域絲氣道:「我知道﹗我就是見狄匹那小子被罵成這個樣子了,還得忍住﹗我才罵的嘛﹗」
知道地域絲是看在狄匹的臉上才沒有即時爆發、忍到現在的,丹爾斯笑道:「好啦、好啦,罵夠了吧?罵夠了就住嘴,聽到人都心煩嘞…」附上茶水一杯:「口渴了吧?」
一眾小朋友都覺得剛才那幾個越門的女子有些欺人太甚了,就算狄匹在越門中地位是最下等的,也是同為越門之人啊~狄匹對同門的關切竟被罵着趕出來﹗
當下是人人心裡有氣,只不過礙於狄匹本人都忍下來了,就不好發聲。
卻是忽然聽到外頭吵鬧,似是有人打起來了。
地域絲等幾個立馬衝出房間看究竟,就見胡帝和越門的女娃打起來。

越門就一個女娃出手,其餘的都袖手旁觀,因而地域絲等人是再手癢也只得忍了~

房中少女劍穗抖動!!
這越門女娃一下子已是連使數招,手中劍快得看不清﹗胡帝光是逃都要來不及了—更甭說還手;再來幾下,胡帝更是被逼出房間,打到樓下…樓下正在下午茶時間,不少正吃茶的小百姓們見到樓上跳下兩人廝殺,都嚇跑了~﹗沒給錢。
等收錢的掌櫃見到是又驚又氣:「哎喲~﹗天啊…﹗我的姑奶奶—我的大爺呀—小的求求你們…這、別打了~別打了吖﹗」心裡是又無奈又氣憤:我操﹗一堆屍體—才剛剛收拾乾淨﹗

看過武打片的都應該知道,客棧裡勸架的老闆、小二都只有用嘴勸的戲份,而且~還不一定有鏡頭﹗而且~肯定是無人理會,打的照打。
這次也不例外。

只見此女劍氣逼人、劍尖更是凌厲,胡帝被她快劍迫得不敢埋身;她刷出幾劍,嗡嗡聲響,剛能避過的胡帝身後木檯木櫈、石牆石柱,俱是應聲而斷﹗劍刺更是穿透屋頂的橫樑瓦片而不留下半道裂縫… …
本想着今次就兩個人打鬥,那最多不過就兩條死屍而已~一手一件就完事了,豈知這小女娃竟是來拆房子的﹗掌櫃老闆是嚇得命都沒了—他衝出來叫喊:「媽啊~呀—我的姑奶奶、老佛爺—求您千萬別把我店給毀了呀~﹗小的可是全副身家、這才剛開張沒幾個月,還沒回本哪!!!」
店小二、小三、小四死活不讓自己老闆衝過去、抱夠緊的了﹗
他們齊喊:「別去啊﹗老闆~會死人的﹗」心裡都想:替你打工到現在還沒發過半毛錢的工資呢﹗誰準你死喇﹗

胡帝軍人出身、戰場上過不少,而且走遍了所在大陸的整個加里塔裡共和國國土(或稱軍事前線),作為一個14歲的小朋友來說~也算叫做見過世面了;雖沒見識過越門劍的厲害,但,要短兵相接的話,自己的刀法就只有軍隊教的幾招,都是抹喉劈頸、一下過的,只能用於暗行潛入、拔營除哨的「刀法」…胡帝知道,他的這幾下刀法和武林門派的刀法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嚴格來說就連刀法都稱不上。
因而,胡帝也就不敢拔出軍刀了。
再來,胡帝最耍家、又真正稱得上是武功的就一套掃堂腿腳法,這掃堂腿…人人皆知,對於練家子的人來說~那是基本功﹗江湖中也不會有誰只練了一套掃堂腿就出來混的吧?
眼前女子不單是江湖中人,而且更是江湖中甚有名氣的武林門派。
一時間,胡帝也不知道該擺什麼東西上枱面了﹗只有拼命去想破敵之法。

胡帝心想:這劍法真的不是唬人的,好生厲害﹗

為什麼好端端的,胡帝會和越門的女娃打起來?
原因簡單,相性不合。
正所謂~話不投機半句多﹗原本都已經相性不合了,還被光頭帶來硬要說話交談,加上看不順眼她們對狄匹的態度;只需少少磨擦,就打了起來~

武林中人,說沒兩句話就打起來也是平常之事,就算沒有置人死地之心,出現傷亡也平常不過,而且死傷者也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當然~報不報仇是另一回事了…反正,既然出手了,也只能打死無怨﹗
應該吧~

總之—一句話:越門的女娃心想着就是被我打死了,那也是你家的事﹗

至於我們的胡帝嘛~出手打人…是他先發惡的…理由就只是單純的發發脾氣;所以說,他沒想過殺人,而且曾經作為軍人的他,殺人不是件隨隨便便的事,跟江湖人士不同,殺人是要按照指示來殺的。
動手開打後,胡帝就只砸出一隻茶杯接著一下飛踢,之後就被眼前的女娃娃舞劍舞得他逼住跳樓去了。
是心裡有氣,卻亦冷靜了。
對方都已經下殺手了﹗哪兒還容得自己手軟!?給這臭婆娘—殺回去!!!
唔嗯,胡帝是冷靜的想着要殺回去。

胡帝心道:混帳…﹗比武功,我多半比不過你﹗可是—誰殺誰—這就不一定了﹗

對。
胡帝的自信就來於以前、他隨軍出征時,有次他所屬的小隊全滅,於是他獨自撤退;途中,即興地打算隨意的、隨隨便便做下偵察,結果到了一條村落…一條處於交戰區,卻又不見戰火傷痕的村落。
村裡有個怪人,這怪人不知為什麼的就無原無故、強迫、使硬,教了胡帝幾招武功和幾招戰技;初時,胡帝當然說不、想逃,但後來… …
就是那人教會了胡帝瞬間轉移、有斬擊能力的腳刀和氣功波、昇龍勢、虎翔霸。

這亦是胡帝最有力的殺着。

這越門女子原見胡帝被自己逼得毫無還手之力、就只能跪在地上般的連爬帶滾躲避着,初時也是頗為得意,但後來胡帝遠離她的劍圈,擊出的劍氣又被全數避過,用輕功追嘛~在這客棧裡又不能完全施展開來,追不上「滾來滾去」的胡帝。
她嬌嗔:「就光是會逃﹗」都不太中目標的、大咧咧亂劃幾道劍氣過去,氣道:「沒本事逞什麼英雄哪~!?」
其實胡帝的身法、步法就是強調機動性,瞬間的全方位橫跳,低重心的彎腰躬身是基本姿勢;聽她罵的,胡帝不屑冷眼橫看「哼」了一聲,就往客棧裡頭跑去。
越門女子見胡帝輕視自己的嘴臉更是怒不可遏,也不顧胡帝突然轉身迎擊的危險,立時使出越門的上乘輕功步法、竟敢直線極速去追﹗
眾人見他兩個打入裡面去,紛紛跟上。
地域絲等人見這婆娘討厭歸討厭,但她能宛如脫兔般在一地破爛的飯堂如斯迅速的直線跳躍,心裡亦是不得不佩服﹗同時擔憂起來…
這下子…胡帝那混蛋不被打死才怪~
莫大也一樣的擔憂起來,但他的擔憂與地域絲等人的擔憂截然不同…莫大心下細想:瞧胡帝這小子剛才那模樣…媽的﹗不好—我早應出手制止他的,這死小孩要出殺着了﹗

胡帝乃軍人,打法自然比一般武夫要多;這並非說武林人士除了正面上對方外就沒別的打法,而是想說胡帝的打法較之更具戰略味道。

女娃娃追去,見通道長而不闊,心下喜道:就說你這死軍佬(她以為胡帝比自己年長,並已成年)沒腦子嘛~嘿﹗竟然跑來這麼一個地方,好哇—
女娃娃喝道:「這次看你怎麼躲!?」她手腕扭動、左右各拉一圈,劍身疾轉就連放兩招風捲殘雲!!
劍氣如疾風勁吹、席捲而去,地上木板斷裂吹起﹗見胡帝正面中招,這剛趕來的~當下人人皆想胡帝歸天﹗
就這瞬間﹗眾人與遠處的越門女娃中間就憑空出現個胡帝來,他兩手作刀猛打出氣功波‧斬連射﹗
嚇得一越門女子驚叫:「師妹小心﹗」
女娃回頭見此,猛一怔—他怎麼跑到我後面來了!?同時心想到:對啊~我自己也是無處可避了﹗
幸好長期習武、日日對打,竟是能下意識出手;面對胡帝大包圍攻至的氣功波,就只迎面而來的三發命中,她向後一躍、劍尖三連點落在氣功波上,全都刺下、帶落地面﹗
她這神來之手,就連莫大亦大讚叫好﹗

向後輕躍,同時劍尖楊柳點頭向下…這正正就是她越門半逃半守的一招含羞閉目,但,為保能確實擊落胡帝強勁的氣功波,她的劍尖卻是連點三次只得半招、又應為斬擊的雷霆萬鈞。
後躍劍尖點的含羞閉目…這向後一跳,有著承認敵勢太強、逃避之意…至於這劍尖點雖無半分攻擊力,但,守如楊柳般的堅韌不屈、敵強雖進卻不能縮減距離…這招旨意保住雙方安全距離和試着改變敵人的攻擊方向。
一劍斬到底的雷霆萬鈞…這一劍斬到底着實斬得全力以赴而不顧一切,就只一劍斬到底、絕無後繼,快、狠、準…旨於劍氣全開、不留餘力,務求能一劍將敵人一分為二、一招滅敵。
雖說含羞閉目和雷霆萬鈞這兩招不過是越門的基本劍招,但能在剎那間的生死關頭使出含羞閉目,再配上因應雷霆萬鈞的一劍到底着實斬得太到底了、不可翻身的到底,因而只出半招又改為點擊。
這樣能不加思索的瞬間出手,將兩招合二為一,確實是天賦之才再加上大量的練習、爛熟劍招,方能做到。

胡帝又一瞬間轉移,又來到這婆娘身後遠處,氣功波斬將過去…不過這次沒再大包圍,全都對準來射…見過一次之後都得心應手,越門女子側身閃、劍刺邊,避過…之後雙方都是重施故技。
越門女子本已經進不得多少距離,胡帝更加像是怕了~他的瞬間轉移每次都出現在更遠的位置。
越門女子只有罵幾句、衝幾步,手中劍就是摸不著胡帝,遠遠不夠。
就此刻,場外一越門女子忽說:「師妹,美人腰。」
女娃心道:啊…對喔~還有這招﹗

這少女長劍回鞘,之後雙手叉腰、擺好身段。
十五、六歲的她身形嬌小,這麼~一個好姿勢…其實…不誘人;特別看在跟她拚命的胡帝眼中,他只覺少女一副欠打的自信笑臉—就是令人想要大巴掌、大巴掌~出—盡奶力給她卯下去—﹗這麼、多麼的一副欠打嘴臉。
胡帝心問:美人腰!?…什麼鬼花癡功啊﹗光是叉腰能把我給叉死—!?卧草~
胡帝沒放招,就看她能鬧出什麼名堂來。

美人腰乃越門創派之祖—越楓門下的第三弟子—方小袾所開創的一套劍法。
方小袾家族本為行走於江湖中的一支歌舞團,能歌善舞的她尤其精於絲帶舞、水袖舞,而她所用的兵器為長約四、五米的鞭子;故,拜越楓為師學劍後,她就將兩者融入劍中。
方小袾年少時頗為悲慘,愛上了一個欺騙自己的有婦之夫,最終不旦賠了錢財又搭上身體,還落得一個被指為破壞別人家庭的娼妓下場。
她的這套鞭子軟劍劍法,其劍訣就是述說自身的慘劇…由與那男子相遇相愛開始,再到送錢獻身,最後悲痛欲絕、憤而殺盡一切…黯然離去;這路劍法就得開頭幾招只守不攻,愈後愈見慍色,最後更是極致陰損毒辣…因而這劍法原名為「蛇蠍女」;要等方小袾逝世後,弟子們覺得蛇蠍女這劍法之名不太合適,又鑒於這劍法着重扭動腰身發力,就改叫作「美人腰」。

只見少女一腳似是舞蹈般跳動、踏步,忽然就整個人浮起,緩緩飄上半空…一手輕揚而出,扯出一縷白光…白光倏然卷向胡帝;胡帝看得眼睛迷糊,他眨眨眼、身靠一側避開,橫眼去望…竟見身旁劍尖入地之劍、劍長少說也有十米﹗胡帝是看傻眼了…
越門女子劍如鞭舞,手猛抖動、連拉數圈,一連使出幾招媚骨纏,劍身如龍卷又似陣陣疾風,招式綿密、攻得胡帝是瞬間轉移也瞬間使不出來,逼得他只能穿梭於劍圈之中閃避連連…女娃再疾手往前一揮一收,接上一招嬌軀躺,就將她自己一下子送前—這二人相距距離突的~就沒了一半,同時,胡帝頭頂的幾道劍圈頃刻間化作一道長虹躺下﹗
他:「!!?」立馬地上一滾才剛好避開﹗
胡帝站起身來,這才真的見識到她駁的這招嬌軀躺的威力何在…這招一出就縮短二人距離並使劍身改以鞭擊,這招一收就順勢將變得多餘過長的劍身納入劍柄並將圍在身周的劍圈圍攻向自己…胡帝心想:高明—嗚、混帳﹗…幸好這招攻完後留了個瞬間給我﹗
胡帝火速又一瞬間轉移逃出。
女娃看了這麼多次瞬間轉移,已知他又在身後遠方出現,她輕躍一舞步,同時腰扭手轉,吐出長長的劍身化作絲帶般、大圈大圈的套過跳起的她…隨後,她手抖動、左右拉出,就教胡帝見一堵牆般的劍圈極速逼近﹗這乍眼看去就只其中的劍尖位置似是安全;胡帝當下亦無他選,就避向劍尖,劍尖就激射而來﹗
這正正就是美人腰中較前的兩連招—朱唇輕啟噴蘭芳,引你過去受死。
剎那間,胡帝只得反手拔出軍刀去擋,卻被連同手臂一起貫穿﹗
胡帝…忍痛不叫。

見胡帝中招見血,這一招得手~女娃當然想要乘勝追擊,萬幸的是她所出最後一招—噴蘭芳,乃是這路劍法中、連招收尾的一招,打完此招,就意味打完一輪攻勢,不能再接;未待她出手,胡帝當然又是那招~老套卻實用的瞬間轉移﹗閃了~等再次出現,又是那招~氣功波‧斬攻去;女娃望見只嗤笑一聲,手一抖動往前就送,打出一招傾家蕩產,好長一截的劍身形成一個個尖角、往外突出,似大顆針球,衝散胡帝的氣功波,再向他攻去。
胡帝~故技重施…
由於女娃不過是剛學這套劍法,會使的來來去去就那劍訣中段的幾招,美人腰中最後的奪命辣招並未有學,除了幾下劍招連密得胡帝無法故技重施外,其餘都有個瞬間給他故技重施。
結果兩人就按此模式打了一陣… …

照這樣打下去,胡帝肯定吃虧,事關這瞬間轉移先不說,這氣功波可說是十分費勁費力的~又哪來這麼多氣給胡帝出手?偏偏就見他是愈打愈快,女娃的劍未至,他就已經是故技重施了﹗閃身放招、閃身放招—眾人都想…他技窮了。
就只有莫大心下疑惑細想:胡帝這小子…肯定不只如此吧。
這就見到胡帝又是一個瞬間轉移,可卻不是女娃的後方遠處現身了,女娃一個轉身見不到他又立馬回頭一看…咦?竟然一整條通道上都沒他胡帝的影子…眾人都一下愕然…這時,耳旁窗邊就傳來氣功波的聲音,眾望去,原來這次胡帝瞬間轉移到通道旁、戶外庭園放招。
等到女娃轉身望見時,氣功波‧斬已是斬到門面來了﹗

莫大心中想法閃過就是:多次的故技重施原來就是要給這女娃下個既定印象,以為胡帝這死小孩只會在這兩處出現放招﹗
莫大雖是心裡讚嘆,但只得一成,叫苦的就有八成以上,他想着:死了、死了﹗等一下不知道要如何收攤嘞。

突的改了攻擊方向而且距離又短,非中不可了﹗
地域絲等人都心裡叫好、莫大和越門的人卻是衝過去求…又哪兒來得及?
無時間閃避、就要中招;女娃向後拗腰同時以氣御劍,腰間佩劍竟能不拔自出去擋﹗
胡帝的氣功彈雖說不上強勁,但他的氣功波‧斬在形態上已經稱得上一絕,堅實的中這一手功夫~越門女娃是死不了了,可這傷卻倒也是免不了了。
中招受傷的越門女娃倒地時瞄到自己斷作幾截的佩劍,勃然大怒,未全躺下手早已急急去攻﹗內力猛送,劍尖激射而出—鞭子劍彷如一條瀕死反擊的毒蟒,飛身撲出﹗
這一手可就不是什麼劍法了。
女娃躺地、石牆阻隔,外頭的胡帝是看不見她這一手的,剛為胡帝這一手奇招驚艷的地域絲等人見此得叫:「小心﹗」可鞭子劍劍尖已經刺破石牆瞬即貫穿了胡帝﹗
眾人都是一下驚呼,然而聲未落就見劍尖只是刺中殘影、撲空﹗
女娃坐起,見眾人是一個驚嚇接一個驚嚇,也~還未搞清楚就見前方的狄匹向自己飛身過來,同時其餘等人又一個驚叫,她隨眾人目光朝上看,就見胡帝出現在自己的正上方;他四肢抵住天花用力一彈落下,來招前空翻腳刀+旋轉,就化身一個戰輪劈落﹗

越門女娃的手中劍厲害,胡帝又一直都不埋身、只打距離戰,大都以為剛才改變角度與距離的重施故技就是胡帝的最後殺着了,豈知他這一手真真正正的最後殺着,竟是這般!!!

幸好狄匹看得出他~胡帝眼中面對強敵亦不屈的鬥志,及時飛身過來相求,見胡帝四肢撐得天花震裂、留下手印腳印已知他這一下不簡單了,就馬上一把手擲出巨劍,剛好替女娃娃擋住了這招。
隨之,越門的人和莫大都走來勸架了。
一者,兩人都受傷不輕,再者,其實本身也沒有什麼值得拼命的理由;於是乎,終於罷手了。

胡帝回房中療傷… …
莫大一邊幫他處理傷口一邊幽幽的自個兒~說:「媽的…還以為你這小子會冷靜些、沉得住氣,居然是你先出手啊~早知道就把你留下,帶路亦茲去了。」
胡帝「哼~」的一聲,說:「幸虧你是帶我去,要不然的話—」嘴撇去地域絲等人那邊,說:「就他們這點本事,還不知道要給那臭婆娘殺幾遍才夠咧~」
然後,當然少不免和地域絲等人吵幾句了。
聽胡帝這麼說,莫大心想:也對啊…咦?
察覺問題的莫大還沒及說話,狄匹就說:「你不動手的話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胡帝:「… …」

再來,安靜片刻。
胡帝平靜的惱道:「可那…那小妞也太不講理了,哪有人像她這般野蠻的?」
莫大一下嘆息,說:「的確啊…都罵了那麼久了,還沒完沒了呀…唉~」
狄匹:「沒看出來嗎?」
「… …」
狄匹:「那個師姐身穿的衣衫、用的佩劍、使的劍法,都不是其他師姐能擁有的。」
想了一下想,聽出些許眉目,莫大問:「她是…?」
狄匹:「那個師姐是我們越門玄真院下一任院長後補之一。」
莫大來一下更大的嘆息聲,說:「原來如此啊﹗難怪、難怪…」地域絲等小鬼當然不明所以了,但莫大和狄匹都不作解釋。

越楓所收的弟子不多,但,全都是狠角色、憑自身的武藝想要自立門戶完全不成問題的那種,有些會像方小袾一樣自創劍法或是武功心法之類的等等,而~這些武學基本都只傳給自己所收的弟子,故,同門中,某些武藝只有部份人能掌握得到;在好多好多年過去後的現今規模極大的越門裡頭,其中,武藝明顯較之鶴立雞群的都能於越門的領地中建造山莊、院舍等居住,其直屬的弟子在整個門派中也會較之為高人一等。
武林中人非大戶人家、大都沒什麼錢,弟子們粗衣麻布平常不過,但那與胡帝交手的越門女子衣著明顯較他人光鮮,佩劍亦是上品,就裝扮和裝備已經強於他人了,擺明的身份不同;建立玄真院的不是方小袾的弟子後輩,而身為玄真院下任院長後補之一的她卻能學到方小袾遺下的劍法,其在門派裡的位地就更加可見一斑。

所以~她的脾氣比其他同門師姐妹們大—是有原因的~

好,故事繼續推進。

處理完胡帝的傷口後,就有一明顯成熟的女性敲門拜訪;莫大門一開,就見一張嬌艷欲滴的臉,美得只要是男人都會擅自將她藏於披風下的身材想像成婀娜的姿態。
房裡就一個光頭的,盲人都摸得出誰是莫大了。
女人說:「弟子喬音,奉家師—蘇旦時之命,請莫大師傅一見。」
莫大一怔、望去狄匹,狄匹:「是玄真院院長。」
地域絲一聽,氣道:「媽的﹗是來找胡帝報仇的嗎!?」
胡帝拍下傷口,傲氣說道:「哼—放馬過來﹗瞧老子這次將你們通通踢爛成肉醬﹗」
莫大急轉過身,說:「大~白痴﹗報什麼仇啊!?有什麼仇要報的!?人家堂堂玄真院的院長,可是武林裡的大前輩耶﹗」
丹爾斯:「管他什麼人,總不能眼睜睜的看着我們胡帝受人欺負吧?」
「對~對~﹗」地域絲立即接話:「能欺負胡帝的,只有我們﹗」
胡帝惱道:「你倆打得過我!!?」
地域絲:「誰打不過誰啊!?」同時,丹爾斯:「武功比不過、卻不一定打不過,剛剛你自己不是證明了這一點嗎?」接著,地域絲:「喂~丹爾斯,我武功可不比他差啊~﹗」
胡帝先答地域絲,說:「就是你們兩個打不過我﹗」回頭再答丹爾斯,說:「誰說我武功比不過那臭三八了!?」
與此同時,地域絲捲起衫袖:「來啊—現在就來打一場呀﹗」
胡帝也扯起衫袖:「好哇—﹗」
另一邊,只見路亦茲冷冷的對女人說:「找莫大有何事?我們正要回去。」
又見哈雷爾補充:「對~我們只不過是送狄匹回來和他走散的同伴會合而已。」
魯道夫更是大言不慚:「有事的話叫那個叫『院長』的人自己過來~」
終於,忍無可忍﹗
莫大先是一拳一個,叫地域絲、胡帝二人抱頭倒地,然後運起內力喝罵,說:「一堆死小子—!!知不知道什麼叫尊老敬賢!?人家蘇旦時已經是年過半百的老太婆了—要是能好命一點、嫁得出去的話—隨時隨地孫子都比你們大!!!」氣耗盡,就再吸口氣、用喉嚨吼叫:「難道還會跟你們這些死小孩一般見識,耍嘴皮、鬧脾氣嗎﹗」
頓時一片安靜… …
之後有加黎兒說話:「死光頭,你說的話好像…」莫大卻是氣得磨牙低鳴,沒有在聽。
反正最後全部人都跟喬音去了。

落到樓下就見華斯,還有那日被莫大和路亦茲用大石所傷、狄匹的同類。
胡帝跑去和華斯聊天不跟大隊了。
狄匹的身份低,沒有叫喚是無資格見蘇旦時的,還是和同類呆在一起好。
結果弄一弄~所有小朋友都留下,只得莫大一人去見蘇旦時。
孤身上路的莫大忽然只感到一背的冷汗。
莫大心裡罵:嗚…﹗一群自把自為的死小孩~!!

胡帝喜道:「華斯,你怎麼來了?」
華斯:「我是來告訴你們,軍方那邊還不知道你們當逃兵~」奸笑:「嘿,我想啊,你們還可以胡亂遊蕩一段時間呢。」
胡帝不解,問:「為什麼?」
華斯:「不是有兩個大傢伙跑路了嗎?既然落跑的同為第八小隊的成員,我自然要讓那兩個第八小隊的長官負一下該有的責任咯~」
不光是胡帝和炮灰隊的人,就連狄匹也是哈哈大笑起來。
樓上的莫大聽到後,淚流滿面的感激之情,在進入房間前,一手比出、豎起大姆指示意—做得好﹗

之後大伙沒管樓上傳下來陣陣殺豬的吵鬧,只一直不斷的輪流說話,將自己那邊的事情發展交代一下。
不一會兒,莫大回來了。
「聽好,你們這些臭死~小鬼﹗」眾望去,莫大:「我們下一步的行動咧,已經決定嘞﹗就是…」
還沒說完就抱怨聲起…
「吓~!?什麼叫做『下一步的行動』啊?」
「我們都已經不是你的部下了~」
「對啊~對啊~」
「要落命令的話,自己跟這兩個混小子靠邊去說﹗」手指胡帝、華斯二人。
莫大悶氣:「嗚嗚…死小鬼…!!」

這時見樓上下來大堆女人,不用說都知道全是越門人了。
其中一個最拽、最臭屁、趾高氣昂,走在中間的傢伙說:「聽說你們這些小孩子,每一隻都說了一句對我不敬、沒禮貌的話呢。」
只見她是一個八、九歲模樣的小女孩,圍在她身旁的盡是些三、四十歲的女子,再者她一身白衣,更是顯眼。

剛才稚嫩的聲音,說話的明顯是她,至於說話的內容…人人都想:莫非她就是蘇旦時?
正當人人疑惑之際,地域絲問:「喂~小子,你誰呀?」
「!!?」頓時,眾人橫眼望去,心驚:大~白痴—
卻聽見她笑呵呵的:「蘇旦時便是。」
雖說約莫猜到,但聽她明確說出來仍不禁驚訝;莫大不是說蘇旦時早已年過半百了嗎,又怎會…
地域絲只「吓」得一聲,未等他說話、莫大已經是出手又出口制止,免他又再亂說話了,莫大走到他面前,一手蓋住他嘴,然後大姆指在耳邊比後:「這老太婆就是蘇旦時,她小的時候練功失敗、走火入魔,導致身體停止生長,明白嗎?所以你們這些死小孩別再胡說了,特別是地域絲﹗知道不!?」
一時間,一眾小朋友都聽得說不出話來…就只有地域絲一人好沒氣的說道:「知道了~知道了~」

蘇旦時:「好了,既然弄清楚我是誰,那事情就好說了…咳唔~都聽好,你們這些小子替我去找那叫做菲爾的人,將殘暴之血帶來給我。」
丹爾斯一臉嫌棄說不:「媽的~你智障啊?叫我們去替你找人~!?你什麼東西呀?」
其他小朋友:「對喔~對喔~」
地域絲:「你不是什麼院的院長嗎~這麼本事自己去就好啦﹗幹什麼要我們去?」
其他小朋友:「對喔~對喔~」
蘇旦時只笑瞇瞇的說:「這麼說來你們這些小朋友是不願意囉?」
「哼~你、這不是廢話嘛。」
蘇旦時竟然忽然的就鬧起來:「我說要你們去,你們就得去﹗」
「就是不去﹗」
「去﹗」
「不去﹗」
「去﹗」
「不去﹗」
來回的「去」「不去」幾回後,小朋友們都大罵:「你還是小鬼頭呀—你,明明都已經是老太婆了,還像個死孩子一樣來發脾氣咧﹗」
「嗚!!」蘇旦時:「…發脾氣…我…!?」
蘇旦時「呵呵呵」的乾笑幾聲,身影就在一眾小朋友身前掠過,一眾小朋友只感膻中穴微微作痛,皆驚:「你…!?」
蘇旦時賊賊笑道:「知道我們越門的毒功嗎?」
「嗚…沒聽過﹗」
蘇旦時:「沒聽過是吧~好,沒聽過我就告訴你們﹗」
一班小朋友只顧大罵,又有誰聽她說?
「你奶奶的﹗堂堂一個院長,居然來陰的—搞下毒!!」
「你自己不願去,不會派自己的人去啊!?與我們何干!?」
「明明都已經一個要死未死的死老太婆了,還像個死小孩般的…﹗」
蘇旦時笑住罵:「反正你們不將殘暴之血帶回來,就是誰也別想活了~」

終,地域絲等人只有死死氣的去了,越門的人則去救被抓走的同門。

南面的喀答喀薩拉沙漠
地域絲等人已經走出了加里塔裡共和國的範圍,來到人煙稀少的地區。
小朋友們都走在前面,大罵那死老太婆的歹毒,只得胡帝和莫大在隊伍後面…
胡帝驚訝問:「這麼說來…鐵血那混帳東西也、也在找…殘暴之血?」
莫大沉吟半晌,乃說:「唔唔…從華斯和那死老太婆說的話吻合來看…看來不假啊。」
胡帝聽後,精神就來了:「好—絕對不會讓那個混帳得逞的﹗」走前去嚷嚷說道:「喂—小的們,都給老子我聽好喇﹗這行絕對要將殘暴之血收納囊中,明白嗎?」
「笨蛋—超~大笨蛋﹗我們都中了那死老太婆的毒了,不將殘暴之血弄到手,還能活呀?」
「對喔~對喔~」
「人都中毒了,虧你還能有心情跟死光頭打哈哈啊~」
「對喔~對喔~」
「好心你就緊繃一下,想想辦法吖﹗精英大人,這~人都快死了說…」
「對喔~對喔~」
胡帝氣沖沖:「!!?你們這些小鬼…還真是悠悠閒閒的態度啊﹗」握拳向前:「你們就沒有中毒!?吓—」打過去:「還有、加黎兒—你一直『對喔~對喔~』的叫,不太幼稚啊!?」一腳先踢加黎兒﹗

小朋友們是沿途打打鬧鬧的上路。

走了半天,沙漠的夜晚是冷得要死;眾人縮在一起、緊靠彼此保暖…
地域絲發抖的罵:「媽的…死光頭…平時還一句一句的教訓我…現在自己不也成了路痴了﹗」
丹爾斯:「對啊~不是說入黑前就能走到卡濟施城嗎?到底在哪啊?現在~」
哈雷爾:「哈哈,完全迷路了。」
「也怪不得光、莫大啊~看…」胡帝拿來指南針:「指南針都轉傻了。」只見指針瘋狂地轉。
「可~這死光頭不是說…嗚嗚﹗冷啊~」地域絲發抖的說:「不是說、不是說卡濟施城就在南方110公里左右,只要我們一直向南走半天、入黑前就到嗎!?」
莊子同樣的打冷顫:「雖說真的是很冷,但你…地域絲…你…你…你也抖得太厲害了…」
丹爾斯:「哈~地域絲這小子本身就比較怕冷。」
地域絲帶着其餘眾人沖住莊子齊喊:「你抖得才厲害耶—!!!」
加黎兒更是冷得說不出一句話了。
莫大:「好了,都別廢話,看來今晚是只能露宿了,不想就這樣冷死的話快快運功發熱保命啊。」

眾人擠在一起,運功保命,終於捱到太陽出來。

溫度回暖,眾人不等太陽曬熱,起程。
幾個小時之後…熱死了~又…
不見卡濟施城卻見森林,地域絲:「搞什麼鬼啊?這城鎮沒見着,卻摸下摸下摸來森林啦~!!」
丹爾斯:「這個沙漠裡面有森林的嗎?」
莫大也是摸不著頭腦,傻愣愣的「呀…」了聲,拿住舊到發霉發爛的地圖看;望向他就覺得刺眼﹗人人心火盛,齊聲道:「呀你個死光頭啊﹗呀~這裡是哪裡啊!?」
卻是哈雷爾答:「這是喀答喀薩拉沙漠旁邊的瑪亞密森林,我出生的地方…看來我們是完全走錯方向了…」走進林裡:「來,我們先找點吃的。」
聽到有吃的,人人二話不說,跟上。

補充水份、填飽肚子,之後開始靜下來想法子到大陸南部叫做月牙彎的海岸,傳聞菲爾的所在地。
商討後,路有兩條,一、照舊,繼續去找那個不知在哪的卡濟施城,然後到驛站找人帶路、騎駱駝去;二、據哈雷爾所說,這森林南面有個漁港,漁民會將漁獲賣去月牙彎那邊賺錢買點生活用品,可給錢坐趟順風船。
吵鬧一輪,決定用多數服從少數,投票決定;正當人人伸出一根或兩根手指表示自己選擇之時,隱約聽到再往林裡頭去,有打鬥聲傳來。
哈雷爾心中一凜:唔!?這聲音是…﹗
他突然施展輕功,就自行往林裡跳去。
「喂—搞什麼鬼啊!?哈雷爾—」眾跟上。
哈雷爾本乃眾人輕功最高者,再說他地形熟識,眨眼便拋離眾人,來到聲源就見故人—亨達兒,聽他在樹上大叫:「維恩—是有真本事的就別放火啊呀﹗」
地上維恩嗆回去:「你這小子不也就是仗着手上的弓箭嗎﹗有本事你別放箭、下來跟我打啊﹗」
眾人都到齊,就見這兩人只是你一句我一句的叫罵,不打了。

從四周環境來看,他們剛剛打鬥過,而且還頗為激烈的。

第七話 ~完了~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