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武鬥奇葩傳

第3章 - 第三話

學校的最下層是大型的地底操場,主要用於軍事演練,不過由於羅倫亞從來不會替部下安排演習的關係基本可以說是沒用了。

由於是地底,漆黑一片是理所當然的了。而在燈光最集中的地方… …
莫大:「聽好,要比試是隨得你們,可是禁止使用致命武器和招式,明白嗎?」轉向兩人,說:「特別是你們兩個,嚴禁武器,明白嗎?」
魯道夫、哈雷爾齊聲應曰:「係~」
哈雷爾嘀咕:「不給用弓箭我根本贏不了嘛~」
魯道夫亦細聲說:「對啊,忍刀就算了,手裡劍、飛標、連珠之類什麼的,都應該可以吧~沒多大殺傷力呀。」
哈雷爾:「你的暗器不是都上了毒嗎?」
魯道夫:「沒有全部淬毒啦~而且有些還只是單純的麻藥。」

反正這次這兩個就不出手了。

校場中央…是五個人,倒地的丹爾斯、加黎兒、地域絲、莊子以及立在四人面前的鐵血之子—胡帝。
胡帝稍整理身穿軍服:「不服氣的話就來—四人一起上也沒關係。」
地域絲氣道:「混蛋…﹗居然敢小瞧我們!!」站起身衝去就是一拳,看穿他動作的胡帝立時衝上迎去,地域絲:「!!?」胡帝手刀打掉地域絲的直拳,接著火速的一腳,踢飛地域絲。
胡帝:「少在那邊汪汪的叫了…狗嗎?你們這些傢伙。」
火大﹗四人同上。

先是莊子的氣功彈連射,胡帝瞬即閃去一旁,加黎兒隨之殺到,他大喝一聲就飛身撲向胡帝,胡帝笑道:「嘿,人肉炸彈嗎?」才剛站穩前腳已是由下而上連掃出十多腳,胡帝續道:「可惜呀,你這個炸彈少了點份量呢。」痛得瞇起眼的加黎兒突然張眼,兩手就緊緊的抱死了胡帝這還沒縮回去的腳,而且更是兩手握緊其膝蓋位置,令胡帝不好施力;地域絲哪會錯過這機會?已是殺上去,連擊打向胡帝的另一面,與此同時,丹爾斯亦已由胡帝後方殺至。
胡帝:「!!?」眼見地域絲、丹爾斯二人將要得手,胡帝忽然的往下一縮就消失不見,地域絲三人同時一怔,就撞在一起。
地域絲從地上爬起,摸着後腦、四處張望:「混帳…到底怎麼回事?」胡帝不見了,地域絲氣道:「消失了!?這個膽小鬼—﹗」
「誰是膽小鬼了?」眾望去,就是胡帝,他忽然出現在莊子身後,胡帝:「首先是搞掂你這豆丁。」手刀劈下,莊子才剛死放氣功彈,正是喘氣如牛,哪避得開?就被胡帝一手刀打暈﹗胡帝:「接著咧…」趁地域絲、丹爾斯二人未到,就衝向「半死」的加黎兒,手刀連擊,就將其放倒,之後再迎擊地域絲、丹爾斯二人。

經過最初的「單挑模式」,胡帝已知地域絲、丹爾斯二人同門,估計連結攻擊力不錯,他望下兩人腳程一眼,然後轉身就跑。
地域絲邊追邊罵,但當然是跑得較快的丹爾斯先行追上。
丹爾斯一追上去,見到已進入自己攻擊範圍,就是躍起一腳飛踢﹗才跳到一半距離就見胡帝突然轉身正面自己。丹爾斯:「!!!?」當下心想:咦…不對—這混帳有這麼容易追得上的嗎!?
卻已是收招不得。
胡帝一個後仰反身踢出腳刀就踢掉丹爾斯的奮身飛踢且令其失了平衡,然後胡帝就這樣上下倒轉、雙手撐地、高速旋轉、兩腳不住的從一面橫踢,幾腳就踢破丹爾斯的雙手防禦然後一腳掃飛丹爾斯。
「丹爾斯—!!!」地域絲氣道:「畜生—﹗」就是差了幾步沒有趕上,眼見丹爾斯戰敗。
地域絲就是連環猛拳打去﹗方才立正身的胡帝腳下一緊、踢出,就送自己後退幾步,地域絲大罵:「哪裡逃!?」已是忘掉莫大的命令,連能要命的百烈擊都使出,就向胡帝打去。
莫大本想出聲阻止,但想到一來現在的地域絲聽不見,二來地域絲根本打不過胡帝,就先止住,之後訓話便是。
望着地域絲的百烈擊,胡帝心道:哼,你這小子也就只這招過得去~
胡帝矮身急往一邊閃過去,就完全的躲過地域絲的百烈擊,然後就這樣半蹲在地上掃出連環腳,地域絲只得緊急連續向後輕躍,步步敗退﹗

攻擊範圍本身就比不過用腳的,雖說胡帝踢腳的射程其實比丹爾斯還短,但步法、身法就高於地域絲、丹爾斯二人,胡帝這樣的前後衝突橫掃,攻擊範圍一下成了丹爾斯的三、四倍﹗再者胡帝半蹲在地,地域絲上盤攻勢是完全摸不進去半分﹗
再攻幾輪,就已將地域絲逼進看不到身影的昏暗位置,胡帝憑微弱光線和先前印象猜想地域絲的所在和姿勢,掃堂腿由下而上,踢中十幾腳,地域絲當下是凌空橫飛而出﹗
敗北。

見地域絲反身落地、站好,莫大正要教訓幾句,卻見他又向胡帝殺去,莫大喝罵:「混小子—你輸喇﹗還不住手﹗」
胡帝已無心再戰,幾下退讓就被地域絲搶進拳擊範圍,他左右閃避,但地域絲的連擊拳亦已是頗為爐火純青,又豈是胡帝能完全避去?終得曲臂擋格,當下是重重擊飛﹗
地域絲是火速跟上,免掉了自己的攻擊圈;望到地域絲這欠揍的臉,胡帝頓時怒不可遏,立即手刀劈去,就見一氣功彈打來,撞消自己才剛打出的氣功彈。
地域絲亦是看愣了,與胡帝一同望去…是丹爾斯。
丹爾斯:「算了,地域絲…是我們輸了。」

早聞鐵血之子—胡帝之名,對他,丹爾斯多少有點認識,其武功套路亦有耳聞,胡帝手刀劈出的氣功波,是有著斬擊力的,而且不像杰克的筋斗腳刀光有一般的斬擊力,而是似帶有利刃的斬擊力。
見胡帝這下殺手,丹爾斯是早已出招了。

離開的胡帝在石梯前遇上路亦茲,路亦茲盯着望來,胡帝與其對視一眼就逕自走過、步上石梯,才一走上石梯就見上層的羅倫亞、班寧斯特二人,班寧斯特說:「不是說試試身手而已嗎,用得下殺手?」
胡帝:「哼~原本就弱死了,還不聽軍令,這種士兵根本沒用﹗殺了就殺了。」一邊說一邊走,想不再跟此二人哈拉、回地面去了。
羅倫亞望下走過的胡帝,又望去下面的路亦茲,想了下…就說:「弱死了呢~」
胡帝沒說話,只轉頭望來,羅倫亞續道:「剛才地域絲那小子要是冷靜一點、別將你重拳打飛就能贏你,連擊拳。」
胡帝:「…什麼意思?」
「字面意思。」
胡帝伸手指向操場中央、地域絲等人,問:「你想說這些人比我厲害?是因為太黑的關係剛才沒有看清楚嗎?」再不屑的:「哼,說回來都訓練一個月了,才這種程度呀~請你不要讓艾爾菲斯之名蒙污啊,羅倫亞教官。」就欲離去。
「還差一個啊。」
胡帝:「… …」望下來。
羅倫亞:「不是來試一下這些小鬼的身手嗎?還有一個你沒較量的。」就對路亦茲說:「喂,下面的大塊頭小鬼,給我上來。」
路亦茲:「… …」心道:又幹我啥事了?
但仍是走上。
羅倫亞對胡帝說:「走,我們到地上的訓練室。」

用了大半個小時走完石梯,揭開頭頂的鐵板,終於—重見天日。
由地底走出來的路亦茲置身於學校的地面校場,他,抬頭望天、單手遮蓋許久不見的陽光,四堵高聳入雲的鋼鐵城牆,將天空圍住,一口巨型天井﹗
路亦茲心道:鋼鐵堡壘…就是這所軍事學校的真面目嗎?不…應該是說是這—加里塔裡共和國的真面目才對﹗
羅倫亞只對路亦茲說:「別發呆了,你又不是沒見識過~」
路亦茲:「… …」
羅倫亞:「訓練室在這裡面,走吧。」

訓練室
路亦茲、胡帝對陣。
胡帝:「好了,專程走來訓練室比試,若是你只得半調子我可饒不了你﹗大塊頭—」
面對因氣憤而戰意滿滿的胡帝,路亦茲可沒太多表情,他冷淡的望住胡帝,對他的挑釁心裡沒半點想法。
場邊的羅倫亞一手擋住嘴、裝作不想讓胡帝聽見模樣的對路亦茲說:「輕鬆~輕鬆~的打哦。」另一手指去胡帝,接道:「這小子好歹也是鐵血的兒子,打死了麻煩也不少的~」
胡帝強忍怒火:「好了,足夠了…﹗如果…如果,你的目的是想挑釁我使出全力比試的話…」吼道:「你的目的已經完全達到了喇—﹗」衝上。
已經對打不下千次又上過幾次戰場的路亦茲… …仍舊的慣性膽怯,他心想:胡帝…好可怕哦。

胡帝對路亦茲本身並無怨恨,雖然全力以赴,但仍沒下殺手,察覺到的路亦茲亦因而無意還手了。

路亦茲見過胡帝與地域絲等人打交,知他身法、步法及輕功皆在自己之上,但拳腳也就這點程度,要全部閃避是不可能的,但改為全部擋格卻是輕而易舉。
猛攻了一百回合,胡帝已是將自己最耍家的掃堂腿腳法耍了一輪又一輪,但路亦茲的下盤功夫扎實的沒話說,硬食胡帝最帶勁的橫掃、沉掃等招式依然不當回事,上方至高空等的飛踢、斬首腳等亦被路亦茲的一雙鐵臂堅實的擋住了。

路亦茲體型比自己大,用自己擅長的手刀比上盤功夫多要吃虧,至於最得意的突襲式飛踢方面,掃堂腿已是自己拳腳中最強的招數了,卻奈何不了路亦茲半分,一時間是一籌莫展;又見路亦茲氣定神閒,兼且每下抵擋自己攻擊後的反擊機會都沒有出手,心裡煩躁…再來眼尾瞄到場外偷笑的羅倫亞更是心裡焦急了,只想盡快打贏。
這卻瞥眼注意到路亦茲白衣下的鎧甲,胡帝就立時想到:好厚的鎧甲啊,不用撲劍或是重型的突刺槍這一類的武器根本傷不了他… …唔!!!

對。
面對這堅固的防禦力,一般的攻擊根本沒用。
終於,胡帝立定決心了,他心道:大塊頭,首先—我承認你跟地底那些傢伙是不同的,你很強﹗可是—
胡帝拉開距離,盯住路亦茲看,低聲的只跟自己說道:「我比你更強﹗」
雖說是受軍命所使而進行的普通比試,可是胡帝沒打算輸着回去;面對強敵,心裡已是打算下狠招了。

但~也得要讓人家路亦茲先出招攻幾下才放殺着會比較說得過去。

胡帝遠距離的不斷放出普通版的氣功波,路亦茲不閃不避、就立原地,兩拳打掉,胡帝愈放愈快,路亦茲亦愈打愈密。
也許是沒氣了,胡帝停下來問:「喂,大塊頭—還沒打算出手還擊嗎?」
路亦茲不語。
胡帝:「哼,不還手就算了,好歹也回句話呀,連最基本的禮儀都沒有嗎?」
終於,路亦茲:「我,沒有還手的理由。」
胡帝忽然熱血:「理由~!?哼—需要嗎﹗被人打就只能還擊、主動消滅敵人﹗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一味只知道防守—防守—到頭來什麼都保護不了﹗」想到路亦茲的鎧甲,意有所指的氣道:「嘿~對…你就一世人都穿着你的鎧甲吧﹗膽小鬼—!!」
「… …」路亦茲:「不滿嗎?這鋼鐵城牆…」
胡帝突然眼紅:「明明什麼都不知道…明明什麼都不知道!!大塊頭—﹗」衝前殺。
路亦茲低着頭:「哼,什麼都不知道的人是你吧…你知道建造這兩座巨型的鋼鐵城牆的用意嗎?抵擋敵人?保護自己?」
胡帝已是殺至眼前,一手刀斬來絕命的氣功波,大喊:「死—!!!」
路亦茲迎擊﹗一拳打出綠光擊去—衝光拳﹗
「別說笑了﹗」
路亦茲的衝光拳直拳打去,擊破胡帝的斬擊型氣功波,再衝向他本人;胡帝驚見這罩住自己整個正面的直拳,腦袋空白、本能的往後就退﹗
胡帝愣了,就只背流汗、心驚:這…!!

見胡帝一腳急退,路亦茲本想追擊,但胡帝這一退亦是快過頭了…至少對於路亦茲是這樣子…因追擊而前傾的身體立直,路亦茲側身、向胡帝伸出一掌,內力輸送就轟出家門的鳳凰展翅﹗
面對一出手就是強攻的路亦茲,怎教胡帝不一驚再驚!?這一掌 鳳凰展翅 再嚇得胡帝身體自行往邊一閃避過;身後一聲大響,回過頭就見那堵牆下的雜物被轟散再全都撞上牆、成了堆破爛。

再怎麼說胡帝也是這國軍權頂點的鐵血之子,加上不亞於路亦茲上戰場的次數,即使處於劣勢仍立即反應過來…雖說實質是慢了幾拍。
胡帝兩手打出兩大顆圓滾滾的氣功彈,炸向路亦茲的臉,路亦茲亦即時反應,兩拳打消,氣功彈的一觸消逝,路亦茲就覺不妥:「!!?」心問:怎會這麼無力?
消逝中的氣功彈遮蓋視線,胡帝瞬即消失、出現在路亦茲的背後下方。
感到身後突然出現且聚集的 氣,路亦茲一轉頭就見擺好架勢的胡帝。
路亦茲心道:又是瞬間移動。
一腳立地,另一曲起的腳冒出猛烈的紅、黃兩色的氣焰,胡帝:「昇龍勢。」立地的一腳躍動,腳刀踢起路亦茲、二人就此升上半空;緊接著曲起的腳猛踢出,胡帝:「虎—翔—霸—!!」是整只小腿的飛撞。
猛烈聲響,路亦茲背後鎧甲破裂,口中一甜,吐一口血水…路亦茲亦是被激怒了,他半空中反過身來就見胡帝瞬間移到地面擺好手刀架勢,知他準備連技攻來;路亦茲當下猛扯內力,聚於一足腳下,迸裂出的元氣化作白色雷光,就向胡帝一腳踏落﹗
望得此境,胡帝急退。

「轟~隆~!!」聲去…煙霧四起,加上受影響的電壓導致訓練室中燈光熄滅,只能看見路亦茲纏足的電流向地面四竄…這電光之中可隱約見到碎裂的地板。
雖看不出鳳凰展翅,但衝光拳、落雷霸,這些招式可說是瞎的都看得明明白白。
人稱雷帝、西面大國—索爾啊歌的將軍…雖仍不能肯定路亦茲是什麼身份,但與之脫不了關係是沒錯的了。

胡帝質問:「你是索爾啊歌的人吧﹗來這裡到底是什麼目的!?說—」
「… …」路亦茲的語氣亦不客氣:「我沒必要告訴你。」
胡帝氣道:「沒必要告訴我!?我們兩國現在是交戰狀態啊﹗你知道你家族幹掉了我國多少軍人嗎!?又害死了多少平民嗎!?你知道嗎﹗」
路亦茲亦大聲罵:「你根本就沒資格說這些﹗你我兩國的交戰你又知道多少!?戰爭這東西你又知道多少!?又有多少不相干的人被捲進去,你知道嗎﹗你根本就什麼都不知道﹗」
胡帝已經紅了眼,殺氣騰騰的說:「入侵者居然敢在被害者的土地上盡扯這些鬼話…!!!哼,算了,跟你再講什麼都是多餘的…」就要下殺手:「死吧。」
路亦茲神情冰冷,是肅殺的冷,說:「入侵者?哼,這句話就是你什麼都不知道的最好證明啊。」已是暗地裡運起滿身的內力,想要一招搞掂。

二人將要交手的瞬間,驚見一物出現眼前、分隔二人。
「!!!?」瞥見這物件有著叫人驚嚇的外形… …「轟—!!!」巨響後,整間訓練室都炸毀了。
警報響起,附近的人都跑來看出了什麼狀況。
原來是羅倫亞用肩炮阻止二人交戰。

用瞬間移動逃出來的胡帝喝問:「想殺人啊—!!?混帳—」
羅倫亞一臉得意:「想殺人的是你小子吧~我只不過是想阻止你們廝殺啊。」
一貫以往的胡來,可這次就連班寧斯特也驚怒的喝道:「阻止他們廝殺用得了這麼離譜嗎!?他們沒打死都給你炸死喇﹗」拍打身上的灰塵,氣道:「差點沒把我也炸了。」
羅倫亞答:「不會啦,炸不死他們的,首先,胡帝會瞬間移動,逃得出來,而路亦茲呢~」頭稍擰後,就見路亦茲走出煙塵,羅倫亞續道:「雷帝的盔甲可不是蓋的~」
「再好的盔甲也得來得及防禦才行啊﹗」班寧斯特氣道:「而且—就非要搞這麼誇張嗎!?待會兵部的人來的時候不又是我去擺平事情…混帳﹗」一說完就見遠處來了幾名軍級不低的帶住一支部隊朝這面走來;班寧斯特深深嘆息:「唉…還真的是一次比一次快呢﹗」
「炮彈落在他兩人中間應該來得及反應啊~」羅倫亞指着胡帝、路亦茲二人,說:「而且當時情況危急,我哪有這麼多時間啊?能阻止他們已經算很不錯的了。」只見胡帝、路亦茲二人已沒有交手意思了,但都帶點咬牙切齒的表情望過來,羅倫亞:「看~最快讓他們停止互相敵視的方法就是製造新的敵人,唔嗯。」
班寧斯特氣道:「你讓他們敵視你是要搞什麼啊!?其中一個還是你的直屬部下咧~再講…你都有時間跑去武器庫拿肩炮了,時間會…」卻被打斷說話。

「今次是鬧什麼了?你們兩個…」
同行軍官私語:「可以的話真想趕走這兩個傢伙…哼,根本就是瘟神﹗」
羅倫亞笑道:「要趕就快啊,現在、馬上。」
班寧斯特急道:「喂—羅倫亞,我來加里塔裡的目的還沒達到、回不去啦,你想害死我呀?」

胡帝卻是懶理羅倫亞這邊在胡扯什麼鬼東西,衝過來就插話說:「尚書令—這人是索爾啊歌、雷帝的軍人﹗」就直指路亦茲。
路亦茲雖依舊神情木訥,但心裡卻喊道:這趟糟透了﹗

尚書令驚道:「你…你說什麼!?索爾啊歌…到底是怎樣混進我軍的!?」就命隨行武官:「快給我拿下﹗」
羅倫亞上前一步擋路,問:「你們要帶我的部下去哪?」
「!!?」尚書令面有難色:「這…﹗」
羅倫亞一邊嘴角上揚:「是我帶他進來的…至於…目的呢~」轉身背對眾人,說:「從內部破壞你們加里塔裡…」只回頭邪笑:「嘿、這麼一個說法怎樣~?還滿意嗎?」
「嗚嗚…!!!?」
這番話是任誰也嚇到目瞪口呆了吧。

羅倫亞一邊向路亦茲打個手勢,一邊走回去:「收隊、收隊。」
胡帝見他們三人就這樣子走人了,問:「喂,尚書令—這樣行嗎?居然放他們回去—」
「哼…不然還能怎樣?」

就是這樣,幾天過去,相安無事。
一個「敵人」都混進軍中了,還能安然無恙的靜靜過了幾天﹗很誇張吧!?
不過作者我懶得去解釋其中原因了,麻煩啊。

地下訓練場
「這些花拳繡腿究竟還要學到什麼時候!?畜生…」地域絲氣道:「喂—莫大教官,什麼時候才教我能打敗那個胡帝的武功啊!?」
莫大還未出聲,丹爾斯已說:「我說咧~『大衛』小朋友,憑你現在的功夫要挑戰那小子的話還早了幾年啊。」
「誰是大衛啊?混蛋,想打架嗎!?」接著,地域絲更氣:「哼,當然啦,你小子已經學會了氣功波…嗚…!!混帳—」就衝過去叉住丹爾斯的脖子,喝問:「到底是什麼時候學會的啊!?」
丹爾斯漫不經心的說:「那不過是偶爾使出來而已~就像你上次跟馬克交手的情況一樣…」然後奸笑:「不過呢~」伸手向場邊一塊大石打出一氣功彈、炸出個坑洞來,接道:「不同的是老子我可是完美的學下來了哦,將出招的手感。」
「混帳—憑什麼你小子比我還快掌握這招的啊!?明明是我先學會的!?」
丹爾斯:「地域絲,你那不叫『學會』,你不過是碰巧而已。」
「嗚嗚…!! 你小子…要跟你說多少次呀!?叫我『地域』就好了﹗」地域絲這又對莫大和羅倫亞說:「喂—快教我一些更強的武功啊,這些花拳繡腿什麼的就到此為止了﹗」再針對羅倫亞說:「小鬼,啊、不…隊長,至少教會我氣功波嘛。」
羅倫亞說:「你小子是定力不足啊,知道嗎?你們兩個在最初初來到這軍校之前就已經具備了使用氣功波的條件了,但是因為對氣的認識不足,而且本身的能量又弱到死,但,經過訓練後,丹爾斯打出氣功波的『偶爾』機會增加,並且在走狗屎運的時候~他靠感覺記住了使用的方法…」丹爾斯、地域絲聽到都火﹗
地域絲氣道:「別太多解釋了—我根本就聽不懂你說的話﹗」
「… …」羅倫亞:「一句話—你定力不足,也就是說不夠集中力,明白了嗎?」
「唔唔…」地域絲搖頭說:「完全不。」
羅倫亞望住他眨眨眼:「大概…你這死小鬼一世都甭妄想學會氣功波了,我想…」

一旁的路亦茲心想:就算是以怒火為拳意的武術,「心」也一樣要靜下來,這樣才是「武」。

由莫大指導,地域絲等人都在訓練中;而路亦茲由於已經是遠遠超出要求水平,因而站在場外。
這時,班寧斯特趁機問他:「路亦茲,怎樣了?雖說事情看來是被某人強壓下來了… …還有一個月不到的時間你們就要正式執行任務了,現在…還來得及啊。」
路亦茲慣性閉嘴看人,班寧斯特續道:「我想…你也知道了吧,我們這一隊的隊長是個怎樣的麻煩製造機~」
路亦茲罕有說話:「的確。」
羅倫亞閃過來跟路亦茲說:「你給我一直沉默下去好了,永遠—」
路亦茲:「… …」目珠移來,似是有話。
羅倫亞:「那件事就別問了,我懶得說。」路亦茲的視線就回到前方了,接著,羅倫亞就說別的:「你這大塊頭就給我待下來吧~」路亦茲的視線又移來,羅倫亞:「反正你暫時也不想回家喇,而且你不是想知道戰爭到底是啥回事嗎~?為什麼這種只會帶來痛苦的東西會存在,還要不斷重複?對吧~給我留下來﹗」羅倫亞眼珠瞟一眼路亦茲,再說:「我會告訴你的,小屁孩喲~」

一旁的班寧斯特聽得是頭皮癢癢的~說:「別一臉正氣、鬼話連篇地蠱惑人家小孩子啊~你這臭—死—小鬼﹗」
「真的啦﹗我說~」羅倫亞伸手指去,說:「看咯~人家丹爾斯、地域絲二個小鬼,不都是戰爭中被害的一群嗎,但是他們倆不知活得多麼的愉快咧~」
路亦茲:「… …」
「雖說他們的智商也是其中一個原因。」
路亦茲望住拼命訓練的丹爾斯、地域絲二人…回想起離家後、沿途所見,那因戰爭帶來給兩國人民的種種禍害… …
死亡,傷殘,分離,窮困,飢餓… …是痛苦的,絕望的﹗

丹爾斯、地域絲二人孤兒院出身,但兩人的臉上並不是路亦茲見慣的那種不幸神情。

這時候,地域絲不知又發什麼神經的走來說:「喂,小鬼,告訴我那個雜碎現在在哪?」
旁邊的班寧斯特只問:「雜碎?哪個雜碎啦?」
地域絲氣道:「還有哪個喇!?那個啦—那個﹗」
班寧斯特也氣了:「到底那個是哪個喇!?死小鬼﹗」
「當然是胡帝啊﹗不然還有誰?」地域絲氣話:「哼—還給我是軍事指導員咧~有夠笨的了﹗」
班寧斯特只忍住怒氣:「現在你小子是打不過的,去找打只是討死﹗而且…最近我們隊製造的麻煩已經足—夠—死—了—﹗明白嗎!?少給我去惹事生非﹗」
羅倫亞卻說:「也好,反正你這小子也不是乖乖練武的料,去吧~死乾淨點再回來。」
班寧斯特:「喂—」
羅倫亞一手指天:「你走上去地面然後用力大喊『雜碎—給爺我滾出來﹗』就找到他了。」
班寧斯特惱道:「羅倫亞—混帳…!!你都教他做些什麼鬼東西呀!!?」
「好—﹗」地域絲高興應聲而去。
「去吧。」羅倫亞只豎起姆指。
之後這一堆小朋友也跟住去熱鬧熱鬧一下。

班寧斯特心裡氣道:一大堆的死小鬼…!!!!我已經受夠了,混帳﹗

地域絲本身就不是胡帝敵手,加上與路亦茲的磨擦以及地域絲一甫頭就叫罵,胡帝是將一切的忿怒全部發洩在地域絲身上。
這十多日來天天挑釁,地域絲的臉沒有一天不是腫成猪頭模樣的,丹爾斯就較之為好,只因他沒有罵人,但傷痕累累也是不免的了。

地域絲處理身上傷口,慘道:「混蛋…招招朝我的臉打,害老子我都快要忘了自己長什麼模樣了~他媽的…﹗」包紮成木乃伊。
丹爾斯:「誰叫你嘴巴那麼毒?打架就打架,罵什麼東西咧?你看我~」手摸下自己左右兩邊臉:「打了十多天還是一樣的帥﹗」
「去你的﹗」
丹爾斯見地域絲依舊笨手笨腳的,就說:「都包了十幾次了還包成這樣,唉…有夠蠢的…」又走過去:「我來吧。」就又幫地域絲包紮。
地域絲:「哼…包紮什麼的,是打輸人家、失敗者才有的下場,老子我才學不來咧~」

門口:「那下次就不要再輸。」
丹爾斯、地域絲都望去,是莫大。
莫大:「已經輸了這麼多次,知道自己的不足了嗎?」
丹爾斯、地域絲都低下頭,不語。
兩人有沒有了解自己的不足之處是不知道了,但看來真的有在想問題所在。
莫大:「是連貫性,武功套路。」丹爾斯、地域絲都抬頭來望,莫大接著說:「一看就知道你兩個不旦功夫沒學到家,而且除了對方以外基本沒跟其他的習武之人交手,沒錯吧。」
打最多的就是小混混…丹爾斯、地域絲沉默承認。
莫大望住地域絲說:「還好意思問我那『花拳繡腿』要耍到什麼時候咧~」再接道:「拳腳上就只有招式,一點套路都沒有,當然打不贏人啊。」
地域絲抓起「絕世武功」叫道:「這書上說:『無招勝有招﹗』怎樣?老子我識的字多了吧。」
「混蛋—會認字是應該的吧﹗」莫大:「哼~還給我無招勝有招…等那天你將天下武功的招式都融會貫通才說吧。」
「唔唔…﹗」打擊過後,地域絲問:「那…那我學好了花拳繡腿能打贏嗎?」
莫大笑了,說:「等你學好花拳繡腿~?哼,你以為這麼容易嗎,很多天份不足又或疏於練習的人,學了足足十年—也不見得學好了﹗花拳繡腿…你以為就真的是花拳繡腿呀!?」
丹爾斯、地域絲傻了,問:「能有那麼難嗎?那些招式很普通啊。」
「花拳有八八、64式,繡腿有四四、16式,你們學了多少?哼…」莫大:「而且花拳繡腿真正要處在於招式與招式之間的變化,武功套路中的轉變﹗像你們只懂着眼於招式的困難度和打出來拳腳上的威力,當然不可能學好喇,根本完全理解錯了。」

又過去些日子,三個月的軍訓完了,眾人畢業。
畢業前,地域絲等再次來到胡帝面前。
「混蛋,再來打一場﹗」
胡帝:「… …」

渾身的繃帶,也不得不承認…胡帝:的確是變強了嘛… …而且天天爬上來叫罵,真的煩死了﹗
第三話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