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之境

第6章 - 第一章─封鎖行動(五)

時間是六月三日下午六時零五分,距離發表講話延遲了五分鐘。

這時,領導人緩緩走出來,站在講台前,整頓好心情,先微笑一下點頭,然後開始是次的講話:

「大家好,盛夏時節,有幸能夠以中華民共和國國家領導的身份發表講話,這是我一生人最大的宏願及理想。故此,為了中華民共和國,今日我決定公開一個關於國家一直以來沒有澄清的秘密,是關於重大的『六四事件』。在這裡,我可以用一句說話來總括成事情……」

他停了一下,再吞一根水,說:

「這次的事情,我們沒有傷害熱愛自由的學生生命,他們一個也沒有死去!」

說完這句,領導人長嘆一聲,再說:

「六四事件是一個悲劇,是國家重大的悲劇,大家都辛苦了……受苦了……一心為國家效命的軍人,視學生如己出,愛護眾位被開放社會蒙騙了的學生,縱使屢勸不聽,但國家還是包容了他們的天真、他們的任性,相信只有愛國、愛黨的人民才會不顧安全積極勸諫。所以……國家一直沒有忘記他們,還一直栽培他們成材……如今,終於可以將這個真相說出來,為國家洗脫污名,真是大快人心!哈哈哈……」

之後的演說大約有三十分鐘,內容大概都是由他親口去解釋六四是當年的一個大陰謀,影片、相片,造假的訊太多,誣陷國家的規模之大是當時的領導人難以想像,亦因此在高官內部引起分岐。而國家為了保護這班同樣愛國的人民,只是將他們收監,重新再教育,表面上他們都死了,其實真相是國家包容了他們的罪,重新給他們機會重回正軌,繼續為國家服務。

其後,國家的媒體亦播出當年失蹤了的學生如今的生活,大家分別在中國不同的地方服務國家,有過著簡單的輕鬆生活,有的當文職人員,亦有為國家出力的士兵。縱使,故事內容有點荒誕,但他們真的做出來了。

而就在片段直播時的三十分內,四處的華人已經急不及待準備反抗,事實上不同的組織早早已經明白中國不會對「六四」說出什麼平反真相,只是沒想竟然將事件扭曲得至兩個極端,激發大家更強烈的不滿,想更早作出反抗的回應……

 

在香港,講話更是直接喚起大家的怒火。不滿的並非「六四事件」,更重要的是當權者的隻手摭天,多年來的怨氣令大家沖昏了頭腦,滿腔熱血地再次上街佔據主要道路。而經過多年來不停上街遊行的經驗,警方也加強了防暴訓練,目的就是不想再有佔領中環事件發生。等抗爭者尚未成氣候,警方已先發制人,強力驅逐群眾聚集,不單令大家無法搶得據點,甚至只是有輕徵象徵意義的標誌或動作,也被警方迅速制服,避免大家有重新組織起來的可能性。

爆發戰線的主要地區有西環、觀塘海濱、西九高鐵站三個地區。西環主要是一班想佔據金鐘的人發起,但未開始已經被警方封鎖好範圍,應對也十分迅速,過程中不少人被捕或軟禁在內。有見及此,大家只好退到中上環地區。而有帶頭者提出直接去西環,所以大家也跟著大隊出發,為求只有落腳點。

西九高鐵站與觀塘海濱最大的好處是有廣闊的空間,但亦由於對社會影響作用不大,參與者也感覺上去了一個遊藝會。未幾,在內的示威者內鬨,其他人也沒趣地四散離開,最後由準備就緒的警方輕鬆地拘捕所有人。

唯獨是觀塘那邊,最後一班示威者一直在郵輪碼頭的主要通道守住,可是隨了越來越多人選擇在網上聲援外,示威者的體力一日比一日差,就算網上有多少個十萬讚好,堅持的也不足二百人。

甲與乙都是身為組織發起人,一直留守在最前線,面前的防暴警察已經輪班換上了幾次,樣子也分不清楚,但甲乙還是一直坐在由長椅翻轉過來作為障礙物的後方,跟數十人一直守住。

「啊……不如你先回去一下,了解其他組織有什麼行動?我們長此下去也只是沒完沒了的等待……」

甲對乙說,他便從守候的地方離開,回到大廈之內。甲從長椅堆成障礙的隙縫中看著完善裝備的警察,心中大嘆無奈,為中國死去中國學生在堅持,而對抗的卻是香港警察……這算是什麼的抗爭?

「……其實我到底在幹什麼……」

「嘩……」

突然從建築物那邊傳來陣陣的叫聲,撕裂的聲音傳到天空中散開,直傳到守備在一邊的警方人員,眾人也感到奇怪,而甲更多添一份驚嚇。

「……裡面發生什麼事?」

乙從樓梯跌撞下來,一直跑向甲那邊逃命:

「逃啊!快逃啊……」

甲不顧前線,跟大家一同走回乙那邊,想了解之時,突然從位數十米高的建築物平台跳出兩個人影,令甲與其他人也不敢上前。二人安全著地後一位對著甲那方,一位盯著乙。

「……什麼人來?竟然可以從這麼高跳下來……」

甲未說完,便看著乙被其中一人打了正臉一拳,不止是退後,還跌下來滾在地上。

「幹什麼打人?是警察嗎?」

甲那邊的人一同上前阻止,但卻一一被攔在前方的一員用拳腳擊退下來,而每個中招的抗爭者也似乎受了重擊一樣,血流披面的倒下,只剩下甲一人。甲見乙被執著頭髮,繼續虐打的同時,還拖回到建築物內,一級一級地拉到樓上去。甲自知無法打敗對方,只好向警方求救,而在前線的警員似乎也有動搖……但下令的是白色制服的警司說:

「別理他,是騙局!就算真的有危險也只是他們內訌……不用理會!」

「幹!你瘋了嗎?騙局有必要流血嗎?內訌也只是對你們有利,快阻止那二人!結束這次的對峙!」

被甲痛罵一番後,警司卻發怒上前,一手掐著甲的衣領罵著:

「這裡容不到你命令我!這是你們咎由自取,為什麼要我們警察為你們收屍?」

甲想用力反抗,但被對方的警想擊在左膝,令他痛得失去平衡倒下。之後被警司翻身壓下,用棍繼續壓在頸後,令他無法反抗,只能聽到同伙被那二人虐打的聲音。

「……救……救他們……」

警司還是沒有理會。突然,其中一位藍色制服的警搶身叫到:

「我們是警察!立即停手!」

他提著盾牌衝前跳過障礙,衝向正在虐打抗爭者的神秘人。

「啊!你是那一隊的?幹什麼?」

警司叫到,那警員沒有理會。就在快要跟神秘人接觸時,突然被那人閃身一腳,警員令人帶盾的跌後,感受到那一腳的蠻力,警員再次站起來時也小心站穩想著:

「他的腳力很重,是什麼來頭?」

「你不是自己人嗎?我是來處理這班犯顛覆國家政權罪的犯人。」

那神秘人說的是普通話,警員馬上回道:

「我不知道你是誰,我的責任是保護香港市民,無論他有罪或是無罪我也要保護他們的性命財產。快給我停手!」

警員護在抗爭者前,那人卻無意退後,更搶身一拳打在警員的護盾之上,這一擊威力不及剛才,但因為警員沒料到對方竟然真的出手,令他失去重心跌後。

「自己人有事!衝啊……」

另一位守住防線的警員早已按耐不住,見機會也衝前協助,而其他同隊的幾位也應稱衝去。警司不悅起來:

「啊!又是你們四個……作反了嗎?」

四人沒有理會,學著第一位衝亢的警員,但有點笨拙的跨過障礙,為同袍支援。神秘人見對方人數增加,也不想節外生枝,突然跳進水中,潛下去後失去蹤影。

「他……他懂得閉氣嗎……」

「白痴!你估是武俠片嗎?只要在下方有潛水裝備,就可以不用上水面,快點去看看被拉到樓上的抗爭者吧!剛才見他已經死了一半……」

四位警員分成兩隊,兩個留下來的照顧甲及首先衝前的同袍,另外二人走上樓上。可是當他們上去後,已經不見了二人。

第五節、第一章(全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