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軌上的正義

第6章 - 假象與真相

何天曉無法解釋,張安是怎樣被殺死的——他的上司希望把案件判斷為無法解釋的不幸,等公眾忘記了這事件就能告一段落。何天曉卻不能說服自己,這只是一件意外。他翻閱能找到的所有案例,以往發生過許多奇異的非自然死亡,但這是他不曾遇見的奇事。

 

必定是有人故意所為,而張安在死前知道不幸將要降臨在自己頭上。他想,證據在張安的計程車:他並沒有扣上安全帶,車門也沒有鎖上,如此清道夫才能把門打開。張安整個人都趴在方向盤上,車子卻來不及移動半分。換言之,死亡的來臨非常迅速,他曾經嘗試全速逃離,卻終究失敗,後果是痛苦至極的死亡。

 

但是,他看到了什麼?兇手又是用什麼兇器才能在不損外觀的情況下造成這等內傷?何天曉沒有半點頭緒。

 

邱道曦敲了敲助手席的車窗,說:「師傅,過海去嗎?」

「你再慢一分鐘我就走了。」何天曉答道,昨日見過邱家之後,他約了好友去吃個飯喝酒散心,長年的相處讓他深知,這個總是逞強的傢伙大概撐得很辛苦了。他說:「不過本來我就給餐廳預定了九點,現在去還要等。」

「兩個大男人吃飯定什麼位,你追我嗎?」如此說著的邱道曦卻已經鑽進他的座位,拿出手機在看餐廳的食評,今日想吃辣的、燒雞看上去很不錯,他默默念著。

「你弟弟他今日怎麼了?昨天有嚇到他嗎?」何天曉說,雖然邱正曦的行蹤有點可疑,但推理來說大概是看到那個司機心生不忿,所以在餐廳不願離開罷了,是這個年紀的男生獨有的執著和衝動。

「有啊,嚇得今天約了女朋友找安慰。」邱道曦說,帶著惡作劇般的微笑:「我偷偷看到他的電話。」

「正曦談戀愛了?沒聽你說過。」

「我也是剛剛知道好不好!剛剛他告訴我的,晚上不回來吃飯……弟弟也長大了呢。」

 

邱道曦眨了眨眼,裝作無事地看向窗外,淡淡開口,道:「如果,若曦也能這樣長大就好了。」

 

何天曉沒有說話,他知道此刻好友需要的只是他的沉默。和很多年前一樣,在光叔叔去世的第二天他才從報紙得知,再等一下,他知道。果然那晚上邱道曦提著啤酒來到他的家來,即時那夜二人尚是不能喝酒的年歲。邱道曦喝得爛醉、哭了半夜,日間為了弟妹和母親強撐起來的堅強蕩然無存。他不記得自己有說過什麼話,大概沒有,他負責聆聽就足夠。

 

「若曦有兩次命懸一線了。進了醫院第三天的早晨一次、幾日前晚上又一次……雖然醫生說情況一直在好轉,但誰知道下一次會不會就撐不過去?」他說:「第一次的時候只有正曦一個人在面對,真是失職呢,我這個哥哥。」

 

那樣難怪正曦對於張安的反感這麼強烈,累積下來導致跟蹤這類不理性的行為也非不能解釋的,他說:「你已經很努力了。」

「晚上十一點四十四分,我還記得自己剛剛回覆了個電郵,然後就聽到火……護士們在說『出事了』,往若曦的床跑去,那份無助的感覺……好可怕。」

「知道她沒事之後,我立即給正曦打短訊……好像把話說出來,才可以相信若曦真的安全了。醫生說:『如果這世上,有任何人能夠從這麼嚴重的傷好轉的話,那個奇跡肯定是若曦了。』我也這樣覆述給我弟弟聽,如果是真的話,就太好了。」他說,似笑非笑的。「但是那傢伙就回來了我一句『我知道』,之後就沒理我了,那晚回來的時候也沒說上話,我猜他也覺得累壞了。」

 

等等。

何天曉在紅燈前急急剎車,懷疑溢滿他的心神,他立即開口說:「道,電話借我。」

 

邱道曦抱怨了一句說你真的不是我男友,倒是沒有懷疑地遞出電話。何天曉開啟通訊程式、閱讀名為「正曦」的對話,稍稍向上翻。那晚邱正曦回答哥哥,說:「我知道」何天曉陷入沈思,顧不上後方的車在瘋狂鳴笛,他有一個毫無道理的推斷,和胡言亂語沒有兩樣的推斷,但如果是真的話⋯⋯

 

「曉?」

 

被自己查問之下,邱正曦激動地說,死的本來就應該是張安。那一刻何天曉只留意到邱正曦希望張安去死這一個表面意義,卻忽略了這個句子的深意——邱正曦說的,是「本來就應該」。

 

那如果,這一次邱正曦說的「知道」,是指他本來就知道邱若曦會安然渡過這一劫呢?

 

※※※※※

「今天謝謝你邀請我啊。」Charlotte說。今日她穿了白色的連身裙,塗了淡淡的妝,在平常開朗的氣息上添了少女專屬的甜美。

邱正曦笑著,滿不在乎地說:「最重要的是你喜歡……啊,剛剛的照片,發給我可以嗎?」

「好的!」她把在飯前二人的自拍照傳送給邱正曦,邱正曦接收的同時瞄到了那程式的系統通知,還有三小時左右,目前一切正如計劃進行。他說:「我想發在Facebook,tag你?」

「不是只有老人家才用的嗎?」Charlotte調笑說,卻同時打開了社交軟件等待對方的貼文。

「正正是要給老人家看,刺激一下。」他說,若無其事地。

 

「難得正確的雜誌推薦食店——與@CharlotteShum一起,在銅鑼灣 」照片裡面的兩人愉快地捧著作為前菜的沙拉和冷盤拼盤,角度正好地拍到餐廳的招牌。

 

「誒,你發了?我還想調一下燈光呢……」

「很好看。」邱正曦說:「我很喜歡。」

 

餐廳的地標定位、人證,還有不為意被拍下的手錶指針。這一切是建立不在場證據的第一步。

 

「接下來有空嗎?附近有個商場在做燈飾展覽,拍照應該很好看。」

「可以嗎?會不會悶到你⋯⋯」女孩有點擔憂會為約會留下不盡完美的註腳。

邱正曦笑說:「和你一起啊。而且我也想做一點其他的事情⋯⋯不然一回家就只是想到若若的事情。」

「你是個好哥哥。」她說,漂亮的眼眸直直看著邱正曦,她說:「不要把太多壓力加在自己身上,你已經很累了⋯⋯」

「我沒事的,去吧、趁著還未關門⋯⋯」

Charlotte俯前,把手按在對方的手背上,她說:「別勉強自己,今日先回去吧。」

 

叮咚。

怎麼是現在?邱正曦不明白,他已經把程序設定好,只要安靜地等待時間過去,凌晨一點,那個流浪漢就會被火車輾過死去。為什麼忽然出現了通知⋯⋯該不會,條件?!

 

「怎麼了?」Charlotte問,是若曦嗎?她也迅速拿出電話,看看有沒有被召回去的通知。

邱正曦沒有回答,開啟了系統程式。

 

【條件不符】

 

等等⋯⋯這不可能⋯⋯

在選定了這流浪漢的時候,邱正曦已經檢查過無數次,程式也已經確認了,怎麼忽然就不再符合條件?這一次的條件,是活著就是地獄的人。怎樣的人生能比無家可歸、神志錯亂更加相似地獄?還忽然出現了改變⋯有什麼擾亂了他的軌跡⋯⋯

 

「Joseph?」

 

是我,是我改變了他的軌跡。

 

※※※※※

待續

※※※※※

開學了怎麼辦寫不及了OAO

寫何天曉和邱正曦對陣的情節很有趣〜本來的計劃里何天曉只是個龍套角色,但是大概因為越寫越喜歡,所以慢慢地就變成了第二主角XD

大家覺得這故事有趣嗎?要是覺得喜歡的話請你給我一句留言,這是很大很大的動力哦!ヾ(〃^∇^)ノ♪

那麼,下一章再見了〜

※※※※※

下回預告

「張安是我殺的。」邱正曦翻開底牌。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