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軌上的正義

第2章 - 死刑犯的繩索

「剛剛辛苦你了。」丘道曦說:「抱歉我不在這裡。」

 

幾分鐘前,邱若曦的心臟近乎停頓,所有維生指數急速向下,在醫生急救之前卻在剎那間突然好轉。醫生帶著醫科實習生在為她進行比較詳細的檢查,聰睿的精英無法解釋這樣的情況。一個年輕的護士悄悄從苦惱的同伴身邊偷走出來,笑呵呵地對邱正曦說,病人的情況明顯好轉,是他們也無法解釋的奇跡。她笑得無比燦爛,朝他點點頭,就回去崗位工作了。剛剛抽完煙回來的丘道曦聽到弟弟的陳述,也不禁嚇得刷白了臉。母親和蘭姨在別的樓層,收到邱道曦的電話後也正在回來的途中。

 

「一家人,都說什麼。」邱正曦拍了拍哥哥的肩膀,像是終於有點放鬆了。「那……我去喝杯咖啡。」

「嗯。」丘道曦從錢包掏出了紙鈔,示意對方拿去。長兄為父,這是他為自己選擇的責任,仿佛是理所當然。

 

「哥。剛剛我聽護士說起……病人家屬的意願,是什麼意思?」邱正曦接下錢的時候忽然想到這個問題,他只記得自己一直在喊救她、救她,隱隱約約地聽到護士如此言語,心裡有點疑惑。

「你知道的。」

「什麼?」

「早上醫生說,若曦過不了今日。」丘道曦抬眼,看母親尚未來到才放心繼續說下去:「所以我和媽覺得,如果要勉強延續她的生命,進行急救的話……只是讓她痛苦而已。」

「你的意思是……如果那再發生的話,也是,不去救她嗎?」淡淡的話語是一把雙面刃,是剖開胸痛一般的銳痛。

 

「我們沒有資格,讓若曦這麼痛苦。」

「那我們就有資格奪取她的生命嗎!」

 

邱正曦如此高叫,走道的空氣凝住了。然而,丘道曦沉默地看向自己的目光讓他有點詫異——有點陌生,冷漠得就像是另外的一個人。良久,邱道曦歎了口氣,輕笑一聲,隨即恢復了平常的模樣:「正曦,在這世界,每一個人都有他們的軌跡,將來你就會明白。」

「軌跡?」

「對。總有一日你會明白,不,你會看得到。」

「但是如果⋯⋯」如果那樣的軌跡,是被什麼東西……什麼人所操控的呢?手機就在他的口袋裡,因為連續使用而微微發熱,真實得很。

 

邱正曦搖搖頭,只是自己太累了產生的幻覺而已。那個程式也好、逼真的汽笛聲也好,只是自己的妄想而已,這世上哪有能夠控制他人生命的程式?科幻小說看太多而已吧……

 

「沒喝咖啡人都不運作了喔,快去補充營養。」邱道曦笑說,不動聲色地終結了這讓人不悅的話題。

 

★☆★☆★☆★☆★☆★☆★☆★☆★☆★☆

邱正曦喜歡喝黑咖啡,起初也許是為了模仿自己從少仰望的哥哥,後來倒是喜歡上濃郁的苦澀和乾淨的氣味。等待咖啡的時候,他把手機關上,專注在咖啡師熟練的功架上。等一下重新開啟電話,那個亂來的程式會消失無蹤吧,畢竟就是個幻覺。他揉了揉疼痛的額角,把這莫名的錯覺怪罪在睡眠不足之上。咖啡好了,紙杯的溫熱傳到指尖,邱正曦緩緩喝了一口,腦袋總算有一點活過來的感覺。都只是幻覺而已,這是個不存在奇蹟的世界,他告訴自己。

 

「是她自己不看路!」他身後的男人說。邱正曦轉身,竟是一張他無法忘記的臉孔。

 

這人是撞傷若曦的司機,張安,新聞紙如此報導。

 

男人正坐在邱正曦不遠處,在往電話喊話。灰白雜亂的短鬍子染了焦油的棕黃,隨著嘴巴一動一動,聲音被煙酒熏得沙啞。他說:「不是那婊子我怎麼要停牌?我怎麼吃飯啊!」

 

「現在半生不死的,如果要我賠我怎麼?爛命一條,錢我是怎樣也不會拿出來的!」

「死了?死了更好!讓老子去坐牢⋯⋯啊!!!」

 

邱正曦回神以前,已經把杯子中的熱咖啡潑在對方的身上。縱然清醒過來,卻沒法說出那句應然的抱歉。

 

「瘋子嗎!熱死我啊!」

死了更好⋯⋯

邱正曦眨了眨眼,他聽到腦中的呼喊。

「精神病就死回去!我要你賠⋯⋯」

那你用什麼賠若若?

「看?看什麼看!你們統統都去死吧!我爛命⋯⋯」

 

叮咚。

 

邱正曦慌了心神,全速跑離咖啡廳,錯亂的腳步無法掩蓋心臟的律動。

 

★☆★☆★☆★☆★☆★☆★☆★☆★☆★☆

只是個短信,邱道曦那傢伙忽然想喝一杯泡沫咖啡,發短訊來讓自己當跑腿。路邊的乞丐奇怪地朝他看過去,邱正曦只得深深吸一口氣、撐起微笑,好讓旁人和自己放心……縱然,他清晰地記得自己已經把電話關掉。

 

我就看一下⋯⋯他想,按下電話的啟動鍵,熒幕上卻不是待機畫面,而是一句簡單的通知:

 

【尚餘12小時,請儘快決定】

 

任憑邱正曦再想說服自己,這不過是幻覺,火車的汽笛聲卻猶在耳邊。他撥動控槓的瞬間,若曦的心跳從彌留恢復為正常的奇蹟,如今已深深烙印在他的腦海之中,彷如在聖城求問上帝的異教徒。他想,如果這是迷信的話,我將會是最虔誠的信徒。

 

進入頁面,頁面上顯示了兩條火車軌,在底部連接,像是丫杈一樣。這和方才並無兩樣。若曦的照片依舊在左邊,下面也依舊是一個正在倒數的時鐘:11小時57分14秒,數字在逐秒減少。這一次,邱正曦毫不猶疑地把指尖壓在控槓上,向左劃,要把連接的路軌改向。

 

【操作無效:尚未滿足所有條件】

 

條件?剛剛那一次,只要把控槓輕輕一劃,火車軌就乖巧地轉向了,怎麼這一次卻失敗了?邱正曦再試幾次,操作無效的提示浮現在頁面中央,依然沒有半點效果。邱正曦仔細地觀察螢幕,方留意這一次右邊的路軌並非空無一物,而是出現了一個和若曦的照片大小一樣的空格。是這個的問題嗎?他按進去那個方塊,再次嚇得止住呼吸。

 

手機打開了一個相簿:密密麻麻地顯示著許多人像照,他往上翻,最頂端的是媽媽和邱道曦,還有父親。這些都不是他自己所拍的照片——父親的照片來自家門口的全家福,然而卻不像那照片一樣帶著暗啞的色彩,而是只剩黑白。哥哥的照片是他大學畢業那天的照片,他記得那天邱道曦笑得如何燦爛。這一些照片,都是邱正曦印象非常深刻的回憶,好像如若有人提起某某的名字,這裡面的照片就正是邱正曦腦中、這一個名字的附圖。若若的照片並不在這裡,邱正曦想、因為她已經被放在另一條路軌上了。

 

邱正曦繼續往下翻,看懂了當中的規律:在這個相簿裡的,是他這一生認識的所有人,按著認識的先後排序:名單最後的是剛剛那個笑容甜美的護士,以及撞傷若曦的司機。這個相簿裡有好些灰階的照片,都是已經不在人世的故人:在火場為了拯救受困市民而犧牲的爸爸、病死的婆婆,以及去年進大學沒多久就自盡辭別於世的中學舊友。

 

剛才,他把火車軌劃開,救了若若的命。如此推斷,按下照片的意思就是選擇了一個人物,將會出現在,放在另外一條火車軌。這就是路軌轉向的挑件嗎?

「不可能吧……」他輕聲念道,左右張看,繁忙的都市並沒有發現詭異的自己。「我只是試一下而已……」他想,輕點最後一張照片。

 

【確認選擇:把{張安}放置在右方路軌?】【確認/取消】

 

問題出現在螢幕中心。

 

正在此刻,邱正曦想起了之前聽過的一個殘忍無比的哲學遊戲:在一個遙遠的小鎮,瘋狂的壞人把無辜的人綁在火車軌上,若上帝閉眼不看,這火車將會輾過那人,任他在嗚嗚的火車汽笛聲中變為模糊的血肉。但路過此地的旅人——你,可以為他行一個奇蹟:只要使用接軌器,推下控桿,火車將會轉向,這人將會逃過一劫。故事卻就在這裡出現轉折:

 

如若另一邊的火車軌上,同樣有一個被困的無辜者?

如果在這條路軌上的是五個人而非一個人呢?

如果……如果在這路軌上的,是你最重要的人?

 

在課堂聽到這玩意的時候,邱正曦只是草草抄下了「火車問題」的標題,就耐不住睡意、倒頭拜會夢鄉了。只是哲學家想出來的鬼玩意,和現實差這麼遠,根本沒有思考的價值。這是那一課僅餘殘留的印象。今日,這鬼玩意成為了他的現實,他必須做出決策:儘管他不是什麼哲學家思想家。

 

殺一個人來救若曦,還是任得她死去?

 

【取消】

 

程式回到火車軌的頁面上。邱正曦想不透,這是勇敢還是懦弱。

 

【11小時53分59秒】

 

時間仍在倒數。

 

★☆★☆★☆★☆★☆★☆★☆★☆★☆★☆

待續

★☆★☆★☆★☆★☆★☆★☆★☆★☆★☆

謝謝在閱讀的你〜你的支持是我最大最大的鼓勵!(๑•̀ㅂ•́)و

這一個故事將會以每週一章的速度連載,要是你讀得快樂,可以留言幾句、或者分享給你的朋友嗎?^^我會很高興的!

 

★☆★☆★☆★☆★☆★☆★☆★☆★☆★☆

下回預告

「妳⋯⋯真的相信奇蹟嗎?」
年輕的護士卻只是笑了,邱正曦想,如若把太陽的光芒凝聚在一個瞬間,大抵、能和這個笑容爭豔半分。她說:「我們不就見證了一個奇蹟嗎?」快步跑走了。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