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軌上

第15章 - 鐵盒子的秘密

這日,人心惶惶。神秘的連環殺手這次同時殺死五個人,他們身處的地方遍佈港九,沒有人能解釋裝置運作的方法,但所有人也有一個念頭:下一個,會不會是我?政府的發言人只擱下一句警方會全力搜捕,就此離去。政論家況況而談,說這是政府束手無策的意思,被年輕的主持人反問誰不知道?


風暴中的主謀,正坐在醫院庭院的長椅,沈默地喝著咖啡。何天曉沈默地走近,坐在他的身旁。


「我哥哥讓你來?」
「不,我自己想找你。」
「你來勸我收手?」
「你會嗎?」
「那你會嗎?」


二人一句句答應著,彼此也心知對方不會答應這樣的請求。


「我看了那兩個孩子的直播。」何天曉說:「也知道,你在那天見過他們。」藍令監視著邱正曦的電話,也入侵了醫院的閉路電視系統,發現到他的蹤跡。
「我以為你離開了警隊,就什麼也查不到呢。」邱正曦笑說,他自然知道暪不到,又說:「那你發現了嗎,我殺人的方法?」


「手機。」何天曉回答。
邱正曦微微一笑,說:「不錯呢,這也想得到。不過用手機就把人這也殺死,你覺得有任何人信嗎?」
「正曦,你必須停下。」何天曉說,嚴厲地猶如任何的兄長,他說:「你到底為了什麼才做這樣的事情!」
「成功為止。」


邱正曦站起來,何天曉仰頭看他,竟是發現這孩子已經長成了大人。他問:「為什麼?」


「誰知道,為了做新世界的神吧。」他失笑,漫畫的主角為了建立自己夢想中的美好烏托邦而犯下無數可怕的謀殺,但邱正曦的目的可簡單得多,只是為了讓妹妹生存而已。
「放肆!這個時候你還……」
「我還會繼續殺人,如果有需要的話,我就會繼續殺人⋯⋯就算是你。」邱正曦說。


語畢,何天曉竟是聽到了火車的聲響,四處的人竟是沒有覺得半點異樣,火車要來了、要來了!煤油的味道就在面前,他眼前一黑⋯⋯


啊!


何天曉從夢中驚醒,冷汗沿著肌肉分明的後背落下。他扶著額頭深深呼吸,火車的聲響無比真實,他是個久經歷練的警探,這卻是他第一次覺得自己會因調查送命。


鈴鈴、鈴鈴。電話響起,何天曉看一看時鐘,凌晨四點。他拿起電話一看,並無來電顯示,但他還是瞬間接通了。


「誰?」
「我!」電話的另一線氣急敗壞的,他說:「能不問你拿到你電話的還有誰?」
「藍令……怎麼了?」
「捉姦,行不?當然是案件!」他歎氣說:「你快看新聞。唉,算了!看手機!」語畢,何天曉拉開手機,藍令給他發了一條連結。


《郭千帆直播中:碎骨殺手的真相!全民正義大公開》


※※※※※


鏡頭前的郭千帆深深呼吸,不久前才寫好的講稿已經被捏成了紙團,快完成了、還差一點,說:「郭千帆為你報導。」
她朝鏡頭微笑,隨即按掉直播的按鈕,勇氣瞬間被抽乾,她跪坐在地上,顧不上臉上的彩妝蹭在了象牙白的毛衣上,她踡縮作一團,再過不久,大概警察也會找上門,也許她會被拘捕,何天曉那個傢伙能夠幫助自己嗎?但如果那個人說的話是真的話……她根本沒有反抗的可能。


她有點後悔了,為什麼要跟進這個報導呢?為什麼不在應該停下的時候停下來,直至等到今日不能逆轉地被捲入漩渦呢?她深深呼吸,振作、郭千帆,你給我振作,她想。如今能救她的,只有她自己而已。


郭千帆在專頁上公佈碎骨殺手的邀請函:他邀請全香港市民投票選出下一個死者,限時過後,他將會用同樣的方法把他處死。為了顯示這個邀請的確實,郭千帆在回復上首先打上自己的名字。如今,已經有不少網民為她投票,道因為他們不相信——除非郭千帆自己被殺死。她看著這些留言,並非全不能理解,這些看戲的民眾並不知道,那個傢伙所說無虛。


這夜,幾小時前,她在專頁收到了一個短訊,對方顯然是一個臨時建立的假賬戶。對方的留言只有簡單的一句話:「你知道我是誰,下一個是你。」
不祥的念頭閃過腦海,她聽到心跳漸漸加快,終於,輸入回復:「我不知道你是誰。」
「拾手鏈的人。」對方如此回答——邱道曦,她想,胸中邁出的興奮,她並不知道這是驚恐還是愉悅:接近真相的刺激。


對方提出了一個簡單的要求,郭千帆需要開辦一個投票活動,選出下一個死者。他說:「我猜,你也很想知道這個答案。」


郭千帆無法拒絕惡魔的邀請。暗暗地,她知道自己答應邱道曦並非全然是為了逃避被殺的命運,同時,也是因為她深信這將會使她成名之作,她亦比誰也更想知道,如果讓人民自由平等地選擇的話,被送上絞刑台的回事誰人。


「如果你乖乖跟隨命令的話,我保證,死的不會是你。」
「你怎麼保證?」


她盯著手機的熒幕甚久,對方的頭像顯示了三個跳動的灰點,是輸入中的意思。她熱切地期待,暗道:這人只是像在逗寵物地玩我吧……果不其然,對方的信息來到,是很簡單的一句:「你自然會知道。」


※※※※※


邱正曦躺在自己的床上休息,窄小的房間似是要倒在他身上一般。他本來和哥哥共用同一個房間,後來,邱道曦提出該讓正曦有自己的私隱了(也或許,想要私隱的是他自己)那是父親死後不久,他曾經覺得有點過於倉決,但哥哥卻說如果有一點改變的話,大家也會適應得更好。他認同了,縱使說不出哪裡怪異。裝修工把二人的房間一開為二,空間小了,但始終是自己一個人的天地。


後來,有些夜裡,他總會聽到薄牆後傳來隱約壓抑的哭聲——他始終為兄長守住了這個秘密。


「Joshua……你覺得好一點了嗎?」沈童詠推門、側身而進,她捧著一碗熱粥,女孩並不擅長廚藝,但為了深愛的男朋友,總能學習一二。她把杯碗放在書桌上,坐在床沿。
「沒事,你不用留下的。」
「我是你女朋友啊。」她說,親一下他的額角,說:「我答應了哥哥,不讓你餓死自己的。」
「現在就被那人收買了嗎?」他失笑道:「真的沒事,你回去吧。」
「現在是趕我走了嗎?哼!」她裝作生氣,揉亂了邱正曦的髪,就坐在床邊的地上玩手機消磨時間。


邱正曦瞄一眼對方滑動而過的許多畫面,這日的媒體自然是鋪天蓋地的碎骨殺手宣言——他將會殺死得票最高的人,目前,排名最高的分別為特首本人、郭千帆和一個被發現出軌的明星,邱道曦在計劃什麼?邱正曦把頭悶在枕頭上,既然想不到通透,不如乾脆不想罷了。


「說起來,你轉電話了嗎?」
「啊,這是邱道曦的工作電話。」他說:「昨天我把電話的螢幕跌破了,他借我用一下。」
「哥哥工作這麼忙,下一次你讓我幫你就好了啊。」她說,男友只是說一聲好就又躺回去了,似是默認了她把邱道曦喚成兄長,心中有點歡喜。


沈童詠在小房間稍待片刻,直到男友安穩睡去。這短短的日子神奇非常,還真想不到準確的話來形容:像是,被捲入了電影的圈套一般。好在邱若曦出車禍了,腦中再次閃過醜惡無比的念頭,她無神地盯著自己的腳尖,在這段時間,自己也彷彿變成了可怕的怪物。


聊天群組都在說碎骨殺手的事情,她並沒有搭話,即使有一些異常敏銳的同學已經發現,上一次的五個死者中,有一人死在沈童詠當值的病房。但她並沒有回答任何問題。


那個女人死在我的懷裡。


她見證這女人從活生生的人化為屍體,不過瞬間。她握著女人的前臂,堅硬的骨頭像是被死神輕撫一般,吡啦吡啦,斷成小節,手中的手臂忽然變成了豆袋一般,軟綿綿地塌下。由此,她知道這個郭千帆所言不虛:這肯定是殺手的留言。


一個無形無相、無蹤無痕的殺手。


只是⋯⋯
沈童詠眼目一垂,思量片刻,指尖滑過專頁留言裡面長長的名單。這些人⋯⋯大概不明白一件事情:這個殺手,也許,是個仁慈的人。


她仍然清晰地記得,女人臨死一刻的瘋狂,似是為了剖開邱若曦的胸膛,連生命都願意為魔鬼奉上。但又在死亡的瞬間,她的表情只有解脫,甚至乎、也許她在等待這一刻也說不定。她的死亡彷如蝴蝶,輕輕來到、又瞬間離去,大抵沒有什麼痛苦,甚至似是期待已久,讓她有一份錯覺,這是她所期待的事情。

 

※※※※※


邱正曦只是少睡一會,哥哥讓他好好休息,取走他的電話,說以後的事情交給他。他和女友回家去,Charlotte 剛才已經離去,母親和蘭姨在醫院,妹妹的病情如此反復,她已經甚少回家,這個家,如今只剩下他一人。


他知道了什麼?
兄弟二人之間一直沒有什麼秘密——最少,他是如此相信的,即使自己如此欺騙了她。但哥哥如此坦然地接下電話,甚至沒有多問,實在讓他有點奇怪。邱正曦對這個郭千帆毫無認識,反差之下他的確發現了對方是報導連體孩子的記者,但不過而已。按她所提供、關於所謂碎骨殺手的描述,肯定是邱道曦那個傢伙所告訴她和指示的,換言之,他已經準備好背負和自己一樣的責任了。


七次——他想。他已經成功救了若曦四次,終點越來越接近,他本打算獨自承擔這個罪孽,但如今他的身邊多了一個同伴,他可笑又可悲地覺得有點高興。很快這一切都會結束,哥哥並不需要知道自己最後的計劃,他將會活下來,把兄弟二人的秘密帶進墳墓。


他失笑了,笑聲中帶著哭的餘韻,哈哈、哈哈……笑聲在狹小的房間迴蕩,直至,他聽到一個段熟悉無比的聲音。
火車的鳴笛,似是還在很遙遠的地方,他無法辨認車是在往自己走還是遠離,但他確確實實地聽到了。他從床上跳起,胸中滿是不安的預感,在屋內四處張望,火車的聲音仍在,似有若無,距離的感覺卻很平均。他又疑又驚,回到自己的房間準備聯絡邱道曦的時候,他止住了腳步。


這個聲音,在邱道曦的房間傳來。


哥哥……和這,有什麼關係?他想要推門而進才發現房間鎖上了。他從來不會把門鎖上!邱正曦想,肯定是有關聯的,火車的聲音越來越清晰,錯不了,也來不及和他問個究竟了,邱正曦撞向木門,幾次過後,門鎖咔嚓一聲被撞開,他立即衝進去。邱道曦的房間很整潔,似是家具店的模板房,甚至還掛著一幅海洋的照片,他檢查四周,火車的聲音……在這裡傳來,他跪在地上,在床底下。邱正曦伸手進去,拉出了一疊又一疊的舊書和筆記,終於,他摸到了一個鐵盒子。鐵盒子傳來規律的震動,和火車引擎的聲音大概同步,邱正曦一把拉出。


鐵盒子上了一把鎖,邱正曦暗罵一聲,猛拉著鎖頭想把他扯開,自然不果。只是隨著鐵盒子的震動,老舊的箱子似是開了一道縫,生鏽的鐵皮微微翻開。他想要徒手把鐵皮扯開,只在手心割開了一道血痕,他顧不上疼痛,拿起桌上的鐵尺子用力拔開,終於,鐵蓋子彈起,落在他的腳邊。


邱正曦曾經見過這玩意,無法生出什麼懷念之情,只覺得自己的滿身顫抖。


這是一套玩具:斷成碎片的木軌道,被打得陷下的鐵皮小火車,和一個操縱方向的控制箱。


鈴鈴、鈴鈴。
很久不曾撥通的電話響起。這個年代,除了廣告相已經沒有人會使用固網電話了。邱正曦立即跑去接下,電話對頭的人並沒言語,但邱正曦聽到火車站常有的報站告示,這是……


「列車即將到站、列車即將到站。」對方說,似是毫無感情的機械人。邱正曦想,如果那個程式可以發聲,肯定也是這樣的聲線。
邱正曦往話筒大叫:「你是誰!是誰!」

 

「這是怎麼一回事……」「火車軌上!有人!火車軌上有人!」「啊!啊啊!」
另一方傳來許多人的呼救尖叫,慌亂的腳步聲淹沒報站的提示。


「是個女孩!天啊!火車軌上有一個女孩!」有人如此呼喊,通話就此結束了。

 

※※※※※

待續

※※※※※

寫這一章寫得自己超緊張的(認真臉)好想知道之後怎樣ww 雖說手上有一點概念將要發生什麼事情,但也是在寫下的那一刻才知道到底結論會是什麼:例如這一章,大概,就只有郭千帆的一段是設計以內的呢~

火車的故事差不多到一半了,邱正曦和邱道曦兩兄弟開始聯手,哥哥懷抱的秘密也開始暴露人前,到底他的過去和今日有什麼關聯、兄弟倆又要怎麼拯救邱若曦呢?請看下回分解w (喂)

最近的工作越來越忙呢OAO 上班好累w 好想多寫文啊~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