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軌上

第11章 - 黑夜中的拯救

醫院,單人病房。


邱正曦手上的傷並無大礙,傷口中段略深,幸而沒有割斷肌肉,醫生估計不會產生長期的影響,卻也提醒他要注意清洗護理。
「別擔心,我女朋友是個護士。」他說,朝一旁的女友輕笑。
「護士學生,是學生。」Charlotte出言糾正,但也總算露出笑容,能夠說笑總比不能好。她看看四周,走前、親了親邱正曦的臉龐。


「哥,別再偷看了喔。」邱正曦牽緊女友的手,看著她瞬間紅了腮旁,失笑道。
「單身狗被傷害了呢⋯⋯」邱道曦說,看得光明正大,他朝女孩伸手,說:「邱道曦,這東西的哥哥,辛苦你應付他。」
「Joshua常常和我說起你呢。我叫沈童詠。」女孩有點尷尬地回答。
「我沒記錯的話,你是⋯若曦病房的護士,對吧?」邱道曦說,他對於人的面容很敏感、也許亦是職業之故,他笑說:「我兩個弟妹都拓你照顧了呢。」
「言、言重了⋯⋯」
「喂喂,這是我的女朋友!」邱道曦說,把人拉到自己身旁,道:「要調情找曉哥去。」


邱道曦沒有反駁,坐在弟弟的病床旁,自然地把電話遞出,說:「我幫你充電了,啊,沒有其他女生找他,女朋友放心哦。」
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邱正曦知道哥哥的話中話,回答:「曉哥在局裡面也沒有曖昧的人,你老放心、不用懷疑他。」
邱道曦笑著揉亂弟弟的頭髮,道:「我管他。」不用懷疑他——這才是邱正曦想說的話。


沈童詠也只當這是兄弟倆的玩笑而沒有在意。但就在那個瞬間,兄弟二人已經得出了所需要的共識。


「Charlotte,我想和我哥說幾句。」
女孩笑著點頭,說:「那我不阻你們兄弟談天了,我也差不多該去實習了。」
「嗯,我們明天再聊吧。」邱正曦說,揮手道別。


邱正曦住在單人病房,門外路過的病人家屬偶爾會向他投出好奇的目光。新聞報導裡為了保護他都把他的面容模糊掉,但畢竟門口尚有當值的警察,疑惑的人可不少。
「你可以告訴我嗎?這是什麼一回事。」邱道曦問,目光迴避了弟弟。
「你會阻止我的,所以,不可以。」


邱正曦苦笑,從小到大,哥哥於他來說也是無可達到的榜樣,成績優異、風趣幽默,其人正直得似是童話故事中的英雄騎士。即使如今,他也對自己不離不棄,若說他曾有過丁點的嫉妒,也只剩下敬仰。


「你把我想成什麼怪物了呢?」邱道曦無奈一問:「我啊,是你的哥哥⋯⋯無論發生什麼也好。」


邱道曦略頓,似是回憶起什麼事兒,他終歸笑了,道:「我說過,會保護你的。」
「我知道。」


所以,如今是我保護你們的時候了。
邱正曦想,顧不上前臂的傷口還滴著血,抬手、把哥哥牢牢抱在懷裡,萬千言語融合成一聲嘆息,似是受傷幼獸的哀鳴。


※※※※※


郭千帆已經把邱正曦的Facebook來來回回看了幾次,除了出事當晚的帖子並沒有什麼值得關注的奇異點。自然,那晚是他第一次上載與疑似女友的合照,這是巧合還是有意為之呢?她又轉到女孩的專頁,她的網上生活比邱道曦活躍多了,但在那夜以前,並沒有一言關於邱正曦。


何天曉讓自己調查這人的意義何在呢?


桌上放著幾張打印出來的照片,此刻她已知道何天曉和邱正曦是舊識——在邱正曦的哥哥的畢業禮上,已經看到何天曉的照片。意外地、也或許是毫不意外地,何天曉並沒有個人社交媒體,和那塊木頭的設定真符合呢,她想。


她在警署的線人告訴自己,何天曉目前是因為身有嫌疑而被逼暫時休假,線人所知的極限是在案發當晚,何天曉曾和邱正曦通話,導致了邱正曦出現在案發現場。而通話之時,邱正曦與女友同在,大抵正是照片中的晚餐。


電話⋯⋯電話?
她給自己的線人撥電話,尚未說半句招呼的話,就急問道:「你們有找到邱正曦的電話嗎?」
「啊?你說什麼?」
「他說過自己曾經接了何天曉的電話。」郭千帆抓亂了頭髮,急說:「那電話呢?為什麼沒有找到?」
線人一方傳來翻找東西的聲音,良久,他說:「口供上面他說電話丟了,也不知道在哪裡。」


如果她比警察更快的話⋯⋯也許可能趕在他們以前,找到獨家的線索。
郭千帆隨手把乾糧餅乾掃進皮包,跑出門去。


※※※※※


沈童詠比集合時間早了回到病房,與護士長打招呼以後先去了邱若曦的病房,她想、若曦還不知道家裡發生的事情吧⋯⋯這樣也許是一種幸福。


她也有點疲累了,從來自己的人生很順暢,順暢得毫無起伏一般。當護士並不是她的童年志願,只是公開試的分數足夠而已。不過,如果再選一次的話,也許她也會選擇同一條路。


像是若曦這樣的孩子,如果她能照顧得周全一點,痛苦就會少一點,家屬也會舒服得多。


憶及自己的男友,沈童詠笑彎了眼。自己又怎會預料得到,會在這樣的環境認識他呢?在她從來平淡的人生中,邱正曦帶來了她不曾想像的快樂和刺激:這個人,雖然看似隨意好玩,但眼神中忽而閃過的認真和凌厲,無不為她帶來驚喜。


像是,感覺自己從女孩長成了女人一般。


她按著程序幫邱若曦檢查呼吸儀器,一切良好。這孩子是醫學的奇蹟,已經三次從鬼門關平安回來,暗暗地、她知道主治醫師並不希望她醒來:這是何等奇妙的案例,若能發現緣由、甚至乎複製這奇蹟,他定將能名留青史。


這樣的話⋯⋯自己該怎麼辦?


她按在呼吸器上的手僵住了:如果邱若曦一輩子也無法醒過來,他的哥哥定然會心牽此處,而自己,永遠只能落在次等的位置。


「Charlotte,你今日有見到三號床的家屬嗎?」社工梁姑娘打斷她的思緒。
「啊⋯⋯好像,好像還沒有。」她回答。
「好吧。麻煩你如果見到他們的話和我聯絡一下。」
「是關於什麼的?」她問,像是若曦的家屬一般,如此的想法讓她有點愉悅。


「例行的東西而已⋯⋯你也知道的,這一類的情況的話,我們需要查問器官捐贈的意願。」她回答,向沈童詠展示手中的文件夾。她看一看手錶,轉身離去。


「梁姑娘!」沈童詠喊住了準備離去的社工,說:「不如你把單張放下,也可以讓他們先看看。」
梁姑娘思考片刻,雖說程序上不是最好,倒也節省一點時間,於是她就拿出一頁單張遞給對方,說:「那我放這裡了。」
「好的,我見他們的時候再和他們說吧。」她說。


梁姑娘致謝離去,沈童詠左右一看,把單張收在口袋中。


※※※※※


【提示:推薦新用戶,可獲特殊機會:自由使用一次本程式】


邱正曦有點訝異,這程式還能推薦嗎?自由使用的意思⋯⋯就是說,路軌兩方的人選也能自由決定嗎?


用這個的話,就能剷除何天曉了。他的心中閃過如此念頭。他斜眼瞄一下,哥哥正在為他準備出院手續,聽律師所言,警方決定讓他自由離去,也就是說目前他不被懷疑。邱正曦閉眼沈思,他使用這程式的本意只為拯救若曦,而非害人。就算可以自由使用,也會把若曦置於危險之中。


【系統通知】
【為感謝閣下對本程式的厚愛,進階功能已經開啟,請查閱資訊版面】


進階功能?


他無法禁止好奇心,也許進階功能之中有什麼能夠救助若曦,他如此說服自己,按進頁面去。


「哲學家曾經提出一個問題,名曰火車問題。」黑色的頁面浮現出白色字幕,似是電影的開場簡介一般。
「有一道分叉的火車軌,狂徒捉拿受害者,捆綁他們在兩端。有一輛火車駛過,因為機件故障而無法停止。作為旅人的你來到此地,面前有一個控制桿,拉動,火車將會轉向。」


「你會改變他們的命運嗎?」


字幕若有其事地如此說,邱正曦不屑一笑。既然能夠開啟進階功能,顯然是曾經多次使用這程式的用家,如今煞有介事地再次提出,又有何用?


「以下,為了能使你更加順利地使用本程式,至今隱藏的規矩將會公開。
第一,火車軌上的人,必須是使用者所認識之人。
第二,使用者必須在限時內做出選擇,否則,列出將按原定軌道行走。
第三,如若系統提出任何限制,使用者必須服從,否則將失去資格。」


除了第三點失去這個的懲罰這一點,邱正曦對這些基本規矩並不陌生,只得按捺著不安繼續看下去。


「第四,七次獲救的人,從此,存在於規矩之上。」


螢幕上浮現了如此一道規矩,邱正曦忘了呼吸。

※※※※※

 

待續

 

※※※※※

【閒話家常(誒)區】

※ 好想快點寫完下一章的情節〜下一章要開始新的關卡了!

※ 最近看到了一個說法,說主角是用來推進劇情、配角是用來愛的。思考一下,嗯,我也覺得我對邱道曦的愛要比正曦大好多(懺悔)至於女性角色的話,只能說千帆從無名無姓的小配角一路進軍成重要的女配角了wwwww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