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夫

第1章 - 序

人生在世,最可惜的莫過於是懷才不遇。明明從小接受嚴格的功夫訓練,亦是英雄無用武之地;明明年齡已經三十有五,依然無錢無樓無車無女。他只有一艘可作為家的漁船,「鯉魚號」就是他的家,幾乎他所擁有的一切都在鯉魚號上,不論是用眼看見的物品,還是能用心感受的回憶。

 

 漁夫沒有本名,漁夫既是其表面職業,亦是行內人對其的稱呼。漁夫長年戴著一頂破舊的圓錐型草帽,身穿白色,引人注目的寬身古裝衣服。即使他沒有穿著引人注目的衣服,普通人都應該可以由他自然散發的氣勢,感覺到他絕非一名普通漁民。他四肢略為粗壯而不失靈活,絕非普通同齡男人可以比擬。

 

 在香港,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五日依然是休漁期,嚴格上漁民不可正式用各種平常捕撈方式捉魚,他們只能用排釣,手釣和用魚鈎釣魚,大幅減少魚獲。加上今年經濟不穩,烽煙四起,漁夫今年為組織工作而賺到的錢是往年幾倍,這令他心知肚明今次的世界亂局絕不是鬧著玩的。

 

 他的正職,應該說是他主要賺錢渠道,就是為其組織走私。雖然他的漁船體積不大,但平常運的都是一些貴重物品,有時甚至是一些稀世奇珍、新型武器設計藍圖,神秘藥物和精密機器等意想不到的東西。可是,近年來組織要他運的東西都比較大而重,都放在軍用防護箱中,漁夫無法(也不敢)得知箱中是甚麼。

 

 食這行飯的,因為各種原因,總有各種規條。漁夫的規條是:

  1.絕不運送毒品

  2.絕不運送小孩

 

 漁夫相信組織不會要他運送一些他絕不會運送的東西,他相信。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