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灘密室謀殺案

第2章 - 一個答案

多年建立的自信和尊嚴好像一下子土崩瓦解;不同的感受,沮喪、忿恨、無奈……一時間雜陳心頭,如同打翻了五味架。若止見我臉如土灰,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感到有點奇怪。我揮一揮手示意無恙,不料碰到了醬油瓶,黑漆漆黏糊糊的醬油汨汨地滴在她那湖水藍色的半截裙上,化開了。她慌忙掀起裙子下襬的一小撮查看,嗔道:「我才剛洗過澡咧,你真是的,討厭!」衝進浴室。

我走到浴室門前,問曰:「對不起,若止,不會很麻煩吧?」

門後傳來沐浴噴頭淅瀝淅瀝的沖水聲,她許是沒聽見。我隨意抓了一個青蘋果咬了一口──剛才只是一樁小事,自己不是當作家的材料,有甚麼好氣的?青蘋果的汁液觸動了我唾液腺,我吞了一下口水。門縫飄來清香的青蘋果氣味,喔,那是前幾天買下的沐浴露。

「讓我告訴你我的推理吧。首先所謂密室兇案只是嚇唬人而已,任何人只要沿着海邊走動就不會留下腳印,因為潮汐的漲退會把腳印洗得不留痕跡。我因此得出以下推論:一,死者獨自沿沙灘漫步,然後被殺;二,死者與朋友沿沙灘漫步,然後被第三者所殺;三,情況同二,但死者被友人所殺。

「接着我留意到,死者曾經跳華爾滋。這是破案的關鍵。死者所跳的華爾滋有兩個特點,第一,我提到的右換步、外側換步是基礎步法;第二,他跳的是女生的部分。很明顯,當時死者在示範女生部分的舞步,他在教導約會對象跳舞──在漫天繁星的夜空下,無人的沙灘上,一男一女在跳舞,這不是約會是甚麼?我因而斷定死者和一位女性同行。他不是被女伴所殺,就是被第三者殺害。

「想像當時的情景,時間是夜深,海灘上只有一丁點兒微弱的燈光,假如兇手是第三者,他必須尾隨死者從後掩至,分開死者和他的女伴,再掄起匕首往死者捅去,這跟本難以辦到。但如果行兇的是女伴,一切就簡單得多。所以兇手是女伴的機會比較大。再說,事發後她一聲不響,沒有報警,嫌疑很大。」若止優雅地步出浴室,窗外陽光剛好落在她的身上,蒙上一層薄薄的、皎潔的炫光。她露出燦爛的笑靨,續說:「我早知道兇手是女人,因為兇案現場太乾淨了,只有女人才做到──把死者騙去沙灘,叫他『閉上眼睛吧』,然後手起刀落把他殺了。如果兇手是男人,現場不搞到天地覆才怪!」

情何以堪!她委實太聰明了,我高舉白旗落荒而逃。

 

留言

    未有留言

分享